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历史

意大利传教士送给皇帝的礼物自鸣钟,是何时移入交泰殿的?

2020-09-08 16:51 编辑:TF017 来源:北京晚报

如今,故宫交泰殿里的西侧和东侧,能看到一座大自鸣钟和铜壶滴漏。这是嘉庆年间大火之后重新制作的。嘉庆二年(1797)十月二十一日,交泰殿发生火灾,殿内的一座大自鸣钟和一座铜壶滴漏等被烧毁。嘉庆三年八月二十二日,重新制作的大自鸣钟和铜壶滴漏陈设于殿内,一直保存至今。

王子林


交泰殿内的大自鸣钟 图片提供 王子林

那么,被烧毁的原大自鸣钟和铜壶滴漏是什么时候制作,又是何时陈设于此的呢?据清宫造办处活计档记载,那座被烧毁的大自鸣钟在雍正时就已在交泰殿。那么,它是从哪儿移来的呢?

根据史料,它是明代时利玛窦带入宫中的。利玛窦是意大利传教士,于万历十年(1582)来到中国,传教团负责人范礼安主张利玛窦去北京争取皇帝对传教的认可。那么,携带什么礼品,就至关重要了。据《利玛窦书信集》下册附录《罗明坚神父致卖尔古里亚诺神父书》记载:“他们还说,最好的礼物应算一架体积大的钟表,每小时皆报时,将放在皇宫中,可以听很远。”

利玛窦来中国传教,得到广州官员的指点,携带两件一大一小的自鸣钟进京,就能得到皇帝的接见。万历二十八年(1600)十二月二十一日,利玛窦一行抵达北京,果然万历皇帝对自鸣钟赞叹不已,他将小自鸣钟放在自己的寝宫里,喜欢看它并听它鸣时。但大自鸣钟体积太大,找不到一座合适的宫殿安放它,故于第二年,万历下旨让工部按照神父们画的图样为大自鸣钟专门建造一座装饰精美的木阁楼,按照《利玛窦中国札记》所记,“这座楼修建在第二道墙之外的一个很漂亮的花园里”,当时紫禁城有两座花园,一是交泰殿后的御花园,二是慈宁宫前的慈宁宫花园。慈宁宫花园是太后的花园,建在很隐蔽的角落里,王公大臣们不可能到那儿去。只有御花园,皇帝和他的显贵们才可随时到这里散心,欣赏景色,所以这座大自鸣钟是安放在御花园里的。当时交泰殿已被烧毁,万历三十二年(1604)三月才建成,故利玛窦进献的这座大自鸣钟,当时并没陈设于交泰殿里。

利玛窦携大自鸣钟进宫献给万历皇帝一事,万历四十四年(1616)的进士袁中道《珂雪斋集》卷三九亦记:“看报得西洋陪臣利玛窦之讣。利玛窦从本国航海来。凡四五年始至。初住闽,住吴越。渐通华言及文字,后入都,进所携天主像及自鸣钟于朝,朝廷馆谷之。”

大自鸣钟何时从御花园挪进交泰殿的呢?据《清实录》记载,交泰殿重建于顺治十二年(1655)三月,顺治十三年五月竣工,而短短十六年后,乾清宫、交泰殿因质量问题而无法居住,可想而知,顺治帝是无法把大自鸣钟搬进交泰殿里的。

康熙八年(1669)正月,康熙帝重修交泰殿,同年十一月十五日入居乾清宫。而康熙帝又酷爱西方科技,曾主动向西方传教士学习几何学和数学。他还成立制钟作坊,聘请西洋有技艺之人专门负责制造、维修钟表。

康熙五十年(1711),康熙帝作《咏自鸣钟》:“法自西洋始,巧心授受知。轮行随刻转,表指按分移。绛帻休催晓,金钟预报时。清晨勤政务,数问奏章迟。”在诗中他把时间与勤政联系在了一起。康熙帝住在乾清宫,交泰殿在乾清宫后,将自鸣钟陈设于交泰殿中并准确报时,对于一位勤政的帝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虽然康熙之后,雍正帝也勤于政事,但他不住在乾清宫,养心殿是他处理政务和燕寝的地方,故雍正帝没有必要把大自鸣钟挪进交泰殿里。从以上诸多史料分析,笔者认为大自鸣钟在康熙时,就已从御花园挪进交泰殿里。

交泰殿内有西洋大自鸣钟后,乾隆皇帝又在其东边陈设一座由宫廷造办处遵照古制而制作的报时器:铜壶滴漏,以便与西洋大自鸣钟配成对,形成一中一西,互为补充的报时工具。不过,铜壶滴漏的核心部分水法机芯仍由西洋人调试修理。

因为大自鸣钟和铜壶滴漏不是同时陈设的,二者一开始也不是处于东西对称的位置。造办处活计档记载:“乾隆二十六年一月十三日,郎中白世秀、员外郎金辉俩说太监胡世杰传旨:交泰殿现安铜壶滴漏亭子着往后挪,要与西边自鸣钟分中,钦此。”这说明铜壶滴漏最初陈设于东边靠前的位置,乾隆二十六年(1761)时才挪至现在的位置,原因是为了与西边自鸣钟对齐。

大自鸣钟自从安设于宫内后,就具有对时功能,乾隆时,宫中供职大臣沈初《西清笔记》记:“交泰殿大钟,宫中咸以为准。殿三间,东间设漏刻一座,几满,须日运水贮斛,今久不用;西间钟一座,高大如之,蹑梯而上,启钥上弦,一月后再启之,积数十年,无少差,声远直达乾清门外。”也就是说,大自鸣钟每月只须上一次弦,就可按时响铃,准确报时,数十年来分秒不差,入值大臣身上佩戴的怀表均以此响声来校准时间。

铜壶滴漏则须每日运水注入,如遇寒冷天气,则无法注水,也就失去报时的作用了。而且它还总出毛病,如龙口出水急等问题。不过,档案记载,乾隆十年和乾隆二十五年两次请西洋人收拾水法,冬天还根据天气情况添水、夏至用翊坤宫井水以及冬至用温度高的玉泉山泉水注水,从这些情况来看,它并不是完全成为摆设,仍有报时功能。所以不能用沈初说的“今久不用”来看待交泰殿的铜壶滴漏。

(原标题:明代自鸣钟是何时移入交泰殿)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7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