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艺绽

《见字如面2》最后一封信催人泪下 周迅黄志忠读到哽咽

2017-09-13 10:18 编辑:任一湃 来源:艺绽

昨晚,艺绽君(ID:bjvariety)在看完《见字如面2》第一期节目后,心情很沉重,因为首期节目,就抛出“生死”主题。第一个出场的周迅,读了太平轮事件幸存者周侣云1949年写给双亲的家信,开头的红字,就是信中的催泪句子。

太平轮原本是“二战”时期的铁壳运输船,船运公司为扩大营运,改装投入客运仅几个月,每星期往返上海、基隆两次,客货两载,票价极贵。1949年1月27日中午,千余人挤上太平轮,有票乘客508人、船员124名;更有600吨钢条、《东南日报》印刷器材、100多吨纸张、中央银行重要文件1317箱等。船舱早已客满。另外,还挤进没有船票、偷偷夹带上船约300人,整条船水泄不通,“全无缝隙”。

这些人,有名震一时的各方大员,也有家财万贯的富商,还有打算回台过年、收账的商人。在连金条都不一定换得到船位的时刻,很多人走后门、靠关系才挤上太平轮,急着到台湾与亲人相聚。

但悲剧终究发生,成了当时动荡时局的一个缩影。

因为信件内容过于沉重,一向开朗的“迅哥儿”读信时竟然落泪。

早在8月份这期节目录制的时候,艺绽君就在现场。周迅在念信时突然停顿,长时间静止,在被观众掌声唤回的瞬间,她眼泪倾泻而出,一边摆手一边对观众低语:“别鼓掌,别鼓掌。”

大家有没有注意,周迅是在哪里停住的?不是最惨的时候,而是已经获救了,安全了,马上就要见到表哥的父亲时,自己活着,而表哥已经死了。这是幸存者的灾难。别人都死了,为什么我活着?

我们看到的是重逢的结局,我们看不到的,却是幸存者无法消弭的灾难。

艺绽君在第一时间为大家拿到了这封信的周迅现场朗读版,大家不妨读一下,哪一句打动了你?

亲爱的父母亲:

此信到时,估计你们一定是已经收到电报了。关于我死而复生的消息,将会让你们怎样地高兴呀!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十一点五分,我被船的猛击撞醒了。听船员说:我们的船和建元轮相撞了,建元轮正在渐渐地下沉。跑出了舱门,就听见一片悲苦的呼救声,我眼看着建元轮在五分钟之内就沉没了,好多人都浮在水面上呼救。而我们的船,仅救起了他们两个人,就预备继续前进。我和我一起的功哥说:假使我们像那些人一样浮在水面上,呼救不应,那将是何等不堪设想的事情啊!

但是,建元轮完全沉没之后,我们的船根本无法前进,后舱已经充满了水。功哥说,我们得赶快准备。于是抢了两件救生衣,他先自己穿好。我不会穿,于是他帮我穿好,叫我竭力镇定,不要怕,并且教我下水后不要因为慌张而乱动,用两只脚好好地打水。他自己是会游水的。船上的人因为慌了,大家都挤在救生船上,船主毫不管事,结果救生船并未放下水,等到船已万分倾斜的时候,救生船还是没能放下水,绳子用刀也割不动。我们觉得脚下全是水,忽然水到半身,再忽然,船就完全沉下去了。

起先,我的手还和功哥牵在一起,但是一阵海水涌上来,大家失去知觉,我只觉得身体往下沉,可以听见水从耳边滑过的呼呼的声音,好像身体被夹在什么东西里,水不断从嘴、鼻子、耳朵进入肚子,我想,什么都完了。但是我感觉在海水里淹死太难受了,我觉得这样死太不值得,我还想到你们将如何着急。奇怪得很,我淹在水里,脑筋一直很清楚,很镇静,一直认为不会死,只是一场梦。我心里一直在想,我真的死了吗?真的就死了吗?总之,我还没死!我忽然想起功哥教我怎样浮出海面,我真的用两脚不断好好地划水。说也奇怪,人便真的渐渐向上腾起了。浮出了海面,我便想我是得救了。抓住一块木板,但是木板太轻,又沉下去了。又抓了些死尸,还是不行。结果不知怎的,被冲着接近了一个大方木块,有四五个人坐在上面,我抓住一个铁抓手,但是气力又用尽了,而且棉袍子浸在水里又太重,无论如何爬不上去。我拼命向那几个人呼救,他们毫不理睬,一来他们的气力也用尽了,二来方木块上人坐多了,容易下沉。我叫了好久以后,才有一个人肯拉我一把,总算爬了上去。

原来,这块木块就是浮筒,不容易沉,这时我才开始觉到冷,浑身颤抖。一直挨到翌日早晨七点多,才有一只英国船来施救。我浑身都失去了知觉。他们把我拉上救生小艇,再用绳子吊上大船,然后把湿衣服都脱掉,用毛巾和热水擦,穿上干的浴衣,喝了一杯酒,两杯咖啡,睡在了他们有火炉的寝室的床上。

下午两点钟,到了吴淞口,上了中国的船,然后到了外滩。棉袍等依旧很湿,他们把浴衣送给我了。船到码头时,看见功哥的父亲走来,他要哭了,但我有什么办法安慰他呢?我们两只船上那么多人,只有三十八人获救。四个人被救上来时已经冻死了。不过我听说一部分人被救上另一只船,开往香港去了。还有些人被冲上附近的小岛去了。舅舅把我送回交大就回去了。现在我眼睛一闭上,就觉得身体漂浮在水里,渐渐往下沉,往下沉。我想,一定是上天不允许我去台湾的。

周迅在读完《太平轮家信》后,看到全场观众起身为其鼓掌时,吐吐舌头“害羞”地躲到了讲桌后面,让现场的观众忍俊不禁,也让现场刚刚因为信件内容而低落的情绪一下得到了释放。

节目中接下来朗读的几封信件,各有亮点。有父亲在孩子自杀一年后写给孩子的信,有战乱年代烈士家属书写的大义信件,更有父亲被敌军俘虏后儿子写给父亲的信件。不过最打动艺绽君的信件,出现在首期节目的最后。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