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画廊 > 在线画展

田迎人抽象油画《钢琴协奏曲(之一)》

2017-11-14 16:07 编辑:子衿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钢琴协奏曲(之一)(抽象油画)

 
不懂音乐的画家,不是好画家。对于画油画的人来说,尤其如此。

画家田迎人在作画的时候有一个习惯,以立体音响发出的西方古典音乐为背景。不音乐,不油画。她的一幅幅绘画佳作,得益于一首首经典乐曲多多。没错,她喜欢听弦乐,沉醉于小提琴的柔美,大提琴的深沉,同时,她也欣赏钢琴的宏大气魄与铿锵力度。室内乐,抚慰她进入深度睡眠;交响曲,则陪伴她挥洒绚丽油彩。

田画家的这幅抽象油画作品——《钢琴协奏曲》(之一),看了使人激动,因为画者冲动,它是典型的绘画与音乐的联姻,二者眉目含情,情投意合,新婚燕尔,同入洞房。在此,我们欣喜的看到——色调与音调的相互融合与渗透,它是一管画笔与一支银色指挥棒的交接或对接;它以纷繁绵密、交织翻飞的线条和星星点点、迷离斑斓的色彩,演绎着音乐家头脑风暴中——如海啸般飞速席卷而来、欢蹦乱跳的万千音符……

是的。

无论是画家还是音乐家,当他们的灵感如旭日东升、喷薄而至时,哪有不眸子迸射光彩千丈、内心澎湃激情万端之理?!正襟危坐的都是尊贵的律师和法官大人,而历史上,不乏因贫穷举债成为被告的画家和音乐家。一句话,误打误撞成为涂鸦者与捉蝌蚪者的所谓艺术家,于实用社会无补,对物质创造无益,最多不过是逢场作戏,抑或游戏人生罢了。不疯不癫,不执画笔;不痴不苶,不谱乐章。

今天,我们更加清楚地知道:

一幅油画,可以用乐曲来命名;一首曲子,也可以用一帧油画来形容。

以乐曲命名的油画,此时,有了田迎人的画作——《钢琴协奏曲》(之一);以油画得名的乐曲,从前,则有贝多芬的《田园》(即F大调第六交响曲,与梵高的名画《田园》同名)。

油画与交响乐,简直就是一对双胞胎,他俩诞生在欧罗巴大陆——这片文艺复兴时期的沃土。

油画,是空间艺术的典型;交响乐,是时间艺术的代表。最初,两者的创作动机与母题,也大多源于宗教——基督教文化。

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个个钟情并信奉耶稣基督。达•芬奇(1452~1519)的耶稣故事情节画(如《最后的晚餐》)、米开朗基罗(1475~1564)的教堂天顶壁画(如《创世纪》)、拉斐尔(1483~1520)的圣母肖像画(如《西斯廷圣母》)等,无不取材于基督教经典——《圣经》,膜拜于上帝,植根于信仰,并传播在天之父的宝训及福音。稍后时期,鲁本斯的名画《亚当与夏娃》、《竖起十字架》,伦勃朗的杰作《以马忤斯的晚餐》,大卫所图的肖像《教皇皮尤斯七世》等,也还是与宗教以及宗教信仰息息相关。

交响乐的鼻祖——海顿(1732~1809),作为维也纳古典乐派的奠基人,从6岁开始就加入教堂的唱诗班;天才音乐家莫扎特(1756~1791),身为萨尔茨堡宫廷乐师的后代,经由大主教的首肯,才摆脱宫廷的束缚,成为自由职业者;贝多芬更有大型交响曲《庄严弥撒》等作品传世。的确,宗教音乐是欧洲艺术音乐的源头,最能说明问题的是音乐家巴赫的存在,他的作品《马太受难曲》和《B小调弥撒曲》标志着古老宗教与近代音乐的血缘关系。

我们在田画家的这幅油画中,同样能体味高贵、圣洁的宗教情结与意味。那些长长的、殷红的线条,仿佛耶稣基督被钉上十字架时所留下的血痕;那些明晃晃、洁白闪光的线条,宛如教堂里、圣坛上纤细而柔软的白蜡烛的光芒;那些悦目的、金黄色的线条,就像是圣诞节或复活节投射于教堂百叶窗的阳光;而那些宁静的、蓝色的线条,则代表着《圣经》所载“信望爱(即有信,有望,有爱)”理想的天蓝或地中海蓝……

油画、交响乐、基督教,三者的联系是密不可分的,而我们在田画家的一幅油画里,能够同时找到绘画色彩、音乐曲调与宗教信仰——这三种元素与符号,也是一种难得的愉悦和享受。

相关推荐:【田迎人油画作品评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彭俐/文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