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成长文化站

江东少年的18岁魔咒:东汉末年东吴孙家三杰

2018-01-02 08:49 编辑:TF009 来源:三国月旦评

汉熹平元年(172),于西历为172年,时年帝国虽已衰微,但宇内尚勉强得以承平,朝政一如往日,实则暗流涌动。

继两次党锢之祸后,宦官与公卿大臣之间的争斗仍在持续。五月,曾迫害士人领袖李膺、杜密的大宦官长乐太仆被控告专权骄奢之罪,下狱后畏罪自杀,时人拍手称快。夏六月,京师洛阳连降暴雨,先皇帝桓帝之妻窦太后在雨中的孤寂苦闷中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一病不起,死于云台。曹节、王甫等宦官首领对窦氏一族深恶痛绝,于是将堂堂太后尸首用推车搭载弃置于城南的市井之中,并提议将其以贵人之礼安葬于别处,改以冯贵人与先帝合葬。太尉李咸、廷尉陈球等官员当庭与宦官展开激烈辩论,认为窦氏生前贵为太后,与当今天子有母子之礼,“子无黜母,臣无贬君”,坚持应与桓帝合陵。皇帝支持了公卿的提议,于秋七月葬窦太后,追封桓思皇后。

太后归葬之事看似过去了,但并没有完结,有一天,人们发现皇宫朱雀阙大门上不知何人书写了几个大字:“天下大乱,曹节王甫幽杀太后,公卿皆尸禄,无忠言者。”皇帝下诏命令司隶校尉刘猛调查此事,刘猛却认为这句话是正直忠言,拖延追捕。皇帝大怒,废刘猛而以御史中丞段颖代之,段颖认为此事多半是京师中吃饱了没事干的太学生所为,抓捕在京太学生千余人,但仍未找出诽谤朝廷之人。

帝国北境,鲜卑人于是年入寇并州,桓灵之时,边关弛废,时有胡人入境劫掠,但多为小股袭扰,于庞大帝国而言不过是癣疥之疾,不在话下。帝国南疆,十一月有会稽妖人许生、许昭父子叛乱,自号“越王”,攻略郡县,为患一方,朝廷派扬州刺史臧旻、丹阳太守陈寅带兵讨伐,不日即定。

讨伐军中,有一名初上战场的年轻人表现十分英勇,受到上司长官的格外器重。他叫孙坚,吴郡富春人,那一年十八岁。

江东之虎

富春江畔,山水旖旎,元代画家黄公望传世名作《富春山居图》让这里名声大噪,江水流过的吴郡富春县便是孙氏的老家。

孙坚出身贫寒,其父孙钟是个农民,种瓜为业。有一日来了三位服装华丽的翩翩少年,孙钟请他们吃瓜,招待他们非常有礼数。这三个吃瓜少年十分感动,自称是神仙三人组,可以满足孙钟一个愿望。孙钟在“世代封侯”和“数代天子”中选了后者,三位少年化为天鹅翩然而去。

孙坚从小生得容貌不凡,性情豁达,爱交朋友,十七岁那年,孙坚在当地搞了一个大新闻。当时他正和父亲坐船沿钱塘江航行,路遇海盗劫掠商家。来往船只冷漠,都不敢管闲事,孙坚不顾父亲阻拦,提刀上岸独身吓跑贼寇,还砍了一颗人头下来,一时名声大噪。

孙坚见义勇为的事情传入官府,不久孙坚就被提拔做了编制外的武官,由此走上武将之路。武将升迁则必有军功,会稽郡原本并无战事,恰在孙坚十八岁那年,爆发了许氏父子的叛乱。孙坚以郡司马的身份募集了千余名兵勇,跟随扬州刺史臧旻前往,成功荡平叛军。臧旻上表为孙坚请功,孙坚被封为盐渎县丞,自此离开江南,踏上闯荡中原之路。

此后,帝国凡有战事发生,必有孙坚的身影,他在宛城征讨黄巾叛军,在西北镇压韩遂叛乱,在荆南平定区星叛军,成为帝国最强救火队长,于三十三岁时如愿封侯,光耀门楣。

天下大乱已经悄然临近,这个激荡的时代将成为孙坚纵横驰骋的人生舞台,也终会将他彻底吞噬。

长兄如父

汉初平三年(192),孙策也迎来了自己的十八岁,比起他的父亲孙坚而言,他不仅更为英姿俊朗,还更具有人格魅力。

自董卓乱政、天下纷乱已经有四年了,孙坚在讨董之战中立下首功,被袁术表为豫州刺史,旋又与袁绍、曹操等群雄在豫州争战,无暇顾及家室。自他征伐黄巾军起,他就留家室在寿春,以免成为行军拖累。长子孙策时年仅十岁,已经开始广交好友,小有名声。在这期间,他结识了同龄好友周瑜,两人一见如故,义同断金,遂结为通家之好,孙策甚至在周瑜的建议下,举家迁往周瑜的老家舒城定居。

十八岁的孙策,散发着迷人的雄性荷尔蒙,尽管此时距他遇见自己未来的妻子尚有数年,但不妨碍他成为当地迷妹们追逐的对象。在舒城的日子,孙策事母至孝,同时也呵护照顾几位弟弟孙权、孙翊、孙匡、孙朗,以及自小好弓马格斗、与同龄女子殊异的妹妹尚香。长兄如父这句话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然而他在外征战的父亲孙坚,已经与当年那个离家的热血少年渐行渐远,在乱世中沦为了军阀袁术的打手小弟。这一年,袁术恨刘表趁乱袭占了荆州,派孙坚前往征讨。孙家军久经沙场,一路势如破竹,殊不知危险已经步步逼近。在襄阳城外的岘山,三十七岁的孙坚,依旧像当年十七岁钱塘江面那个少年一样,自恃武勇,单枪匹马地面对人多势众的敌人。然而此时的孙坚再没有那般好运气了,一阵如飞蝗般的箭雨之后,孙坚命丧于此。

孙策在迎来自己十八岁这一年的时候,同时迎来了父亲的遗体。为了从一个江东武人跻身中原上流社会,孙坚挤破了脑袋往上爬,并因此赔上了自己的性命。这血的教训已足以让他的儿子在今后的更加残酷的斗争中明白,在这风云变幻的乱世中,不要试图去相信任何人,也不要寄希望于依靠任何人,那三个吃瓜少年的预言虽然诱人,但这一切都必须在浴血之中换取。

孙策将父亲葬于曲阿,举家迁居江都。孙策将家族部曲交给舅父吴景和从兄孙贲统领,仍旧依附袁术,父亲的侯爵他也让给了弟弟孙匡。这一年的孙策很丧、很失落,当他差点就要自甘平庸之时,他在江都遇见了人生中的贵人、广陵人张纮。张纮对他献上南下割据之计,让孙策顿时眼中闪耀着光芒。

坐领江东

汉建安五年(200),这一年孙权十八岁。

过去的这八年,时局持续动荡,天下割据也在剧烈地变化着。在北方,曾经不可一世的公孙瓒、吕布、袁术等势力相继被消灭,曹操迎汉帝都许县,与河北之雄袁绍的决战可谓一触即发。而在江淮之南,孙策辗转千里,逐一吞并丹阳、吴郡、会稽、庐江、豫章,尽有江东之地,威震中原,让曹操都不得不派天子特使前来册封,笼络孙策。孙策嫌册封的骑都尉太低,坐地起价,特使照单全收,当场代行天子命加封孙策为明汉将军,认可了孙策对江东的割据。

孙权比兄长孙策小八岁,他出生于孙坚担任下邳丞的时候,从小就很少见过父亲,在家族颠沛流离之际,他始终在长兄孙策的庇护下长大。兄弟的感情很深,孙策平定江东的过程中,孙权紧随其身边,参与谋划,锻炼见识。孙策很注意培养孙权在军中的威望,他经常在诸将面前夸赞自己在计谋上不如弟弟,也曾直白地对孙权说:“这些人将来都是你的将领。”

但孙权心里明白,随着孙策在江东威望的日益显赫,自己与兄长的差距也越来越大。他曾经跟着孙策打刘勋、打黄祖,表现平平,自己独立引兵打陈登又遭败绩。在许多江东将士甚至孙氏宗亲眼中,孙权不过是个文弱的公子,缺乏孙策那种豪气干云、勇猛无畏的气势。孙策注定将成为孙权一生的阴影。

孙权十五岁就被举孝廉,为阳羡县长,朝廷派了一个叫刘琬的使臣前来册封,他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看孙氏兄弟几人,一个个都是人中俊杰,可惜寿命不会太长,唯有这孙权,相貌不凡,骨骼清奇,有大贵之相,而且还能长寿,你们且看着吧。”

这句笑谈,听起来荒诞不经,根本没有为孙氏兄弟在意。然而,随着孙权十八岁生辰的到来,孙氏家族可怕的诅咒再次应验了。一日孙策在丹徒打猎,与大部队走散,迎面遇到三个行踪可疑的人,孙策上前问话,三人眼神躲闪,自称是韩当将军手下。孙策更加起疑了,说韩将军手下我都认识,你们到底是谁。那三人迅速交换了眼神,忽然从怀中抽出刀刃,向孙策刺去。孙策饶是勇力过人,也无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等到救兵赶至,孙策已经面部中箭,重伤倒地。不久,孙策伤重而死,年仅二十六岁。

孙权跪在孙策病床前,颤颤巍巍地用双手接过印信和宝剑,他在一脸懵逼之中,已经成了年轻的江东之主。他还想沉浸在悲痛之中,顾命大臣张昭则一把将他提了起来,推到马背上,吼道:“现在天下纷乱,到处都是强敌,孝廉您怎么能像匹夫一样哭啼啼呢。”

十八岁的孙权擦掉泪水,陈兵出阵,接受众将的跪拜,以及他们充满怀疑的眼神。

图片来源:

1994年电视剧《三国演义》

2010年电视剧《三国》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三国演义》连环画

光荣公司游戏《三国志》

 

来源:微信公众号 三国月旦评 作者 成长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