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北京

河长制在北京实行两年,示范河段洳河怎样做到水清岸绿鸟盘旋?

2019-09-20 09:09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洳河河口一处三角洲上,秋日的晴空下,一只只白鹭在苇丛中跃起身子,缓缓飞过一人多高的草丛,在遛弯的人们身边盘旋一番,在清澈见底的河水里站定。秋风吹得水面与草丛一起泛起阵阵波浪,与蔚蓝的天空组成画作般的美景。这条洳河是平谷区一条普通的河流,曾几何时,他担负着附近村镇排放生活用水、饲养场排废水的功能,是一条臭得人们都不愿走近的脏河。

洳河岸边美如画

日前平谷区开展了河长制示范河段创建工作。洳河的新城河段作为首条河长制的示范河段,将为其它河湖管理、保护提供参考和样板。河长制在北京实行刚好两年,这条示范河段是如何打造的?与其他的河长相比,示范河段的河长们的工作有何过人之处?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访了洳河的多位河长。

7.1公里的生态画卷

作为全市首批优美河湖,洳河示范河段的长度为7.1公里,这段河道旁,既有种着庄稼的村子,也有新建设的小区、体育场等城市建筑。秋季的午后,来河边遛弯的市民络绎不绝。周村的几位村民老先生,骑着小三轮、搬着小桌,来到了巡河路旁的大柳树下下棋。“村子里的环境也挺好的,但是我们更喜欢河边。”这是因为河边略带湿气的小气候,让老人们倍感舒适。

而住在附近高层楼小区的几位女士,则是吃过午饭后到平谷城区里逛完超市,拎着大包小包地从河岸上走过。前些年走过这段路程,她们习惯乘坐公交车,但河岸边环境好起来之后,她们更愿意从沿河路上步行一段,遇上好天气,则直接到离水面更近的景观小道上走过。

近年来河水的高度一直保持在与河边景观小道落差1米左右,河道里较高的灌木如菖蒲芦苇,把枝条伸到了路边。虽然是秋天,但河道里仍然可见各种盛开的小花。平谷区河长制办公室的李春梅介绍,在河道绿化之时,专业的工作人员曾经做过细致的规划,哪里合适来片水中绿地,岸边植物究竟要多高,这些都是仔细考量过的。菖蒲芦苇身材高挑,又有吸收其中有机物净化水质的功能;连翘不高不低,乍暖还寒时候就能给河道增添姿色;波斯菊低矮,恰好与其他植物形成错落有致的绿洲景观。

京郊常见各种野鸟,但在河道污染、缺乏绿色的年代,迁徙的鸟类也不愿在河边驻足。但现在,这里常见白鹭、黑鹳。胆子大的直接到河里捕食小鱼,胆子小的成群躲在灌木深处,不时一哄而起飞过天际,“一到晴天,有不少从城里来的摄影爱好者成群结队地在这儿守候拍鸟。”一位遛弯的大爷说。

一张展板见证河长制发展

今年53岁的王清是大兴庄镇周村的书记,也是一位河长。曾经的洳河在他的记忆中是鱼虾成群、河岸上柳树成荫的乐园。“小时候嘛,我和小伙伴们到河边捉鱼虾,架起个铁皮罐头筒随抓随吃。”

快乐的记忆在上世纪90年代被打破,随着经济发展,河边逐渐出现一家家饲养场和工厂,污水排进洳河;村民们生活水平提高后翻盖房屋,建筑垃圾在岸边随处可见。多年不曾清淤,加之降雨量减少,洳河逐渐断流,而仅有的河水变成黄绿色泛起臭味。

为提升城乡水环境,2012年起,政府分阶段开展洳河治理,河道清淤、铺设河堤、绿化美化、栽花种草,几年之后,曾经脏臭的河道焕然一新。大笔的投入让治河看上去并不难,然而怎样才能把治理的成果保持下去,成了各地都要面临的一个新问题。“过去有句话,叫做‘水务不上岸,环保不下河’,‘管水量的不管水质、管排水的不管治污’。”李春梅说。

洳河白各庄大桥 天蓝水清

河长制的实行,实现了河湖从“多头管到统一管”、“从管不住到管得好”、从“多龙治水为合力治水”的转变。别看村书记权力有限,但作为村级河长,发现问题上报之后,按要求甭管是水务、环保还是其他涉及的部门,大家都要会商合力解决问题。这让每次发现问题后的管理都有了更明显的成效。

平谷区大兴庄镇政府的会议室里,保留着一块墙报展板,这是整整两年前北京刚刚开始实行“河长制”的时候,镇里所辖各位河长呈交的巡视结果,一张张小纸条上写着各位村级河长在巡视中发现的与河道有关的问题。“河边发现一堆建筑垃圾”、“岸边树木倒伏”、“施工单位大门紧闭”,以往难以解决的难题汇总上来。

那一段时间是大兴庄镇的副镇长董海波最为忙碌的日子,既然新制度已经实行,解决这些问题便有了难得的好机会。如今两年过去,展板汇报的方式改进成了手机软件上报,“我们当河长的,手机里都有专用的软件,手机定位保证巡查不会偷懒,发现问题直接拍照上传,谁工作干得不好也逃不掉责任。”与情况有关的部门随即便会接到通知,协同解决。

所以现在,“再也不会有这么多纸条了,再也不会有这么多破坏河道的问题了。”有些河段长期保持整洁,一连几个月都不会出现问题;有些河道偶尔会发现夜黑风高有人倾泻建筑垃圾的情况,也很快会被清理。

至于曾经排污的单位、饲养场,经政府多部门合力治理,小规模的直接关闭,政府帮忙另谋出路;规模较大的,建设粪污处理设施,实现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村庄生活污水进行统一收集治理,达标排放,确保了入河水质的安全清洁。

亲水便民写进工作要求

不久前,平谷区水务局已经初步拟定一份“河长制示范河段标准”。这份文件并不算长,但其中分类写明了河长工作需要达到的效果。

首先的要求是“安全流畅”,保证防洪排涝的要求;接着是生态要求,如保证水生植物的种类、景观效果;水质的要求当然必不可少,通过水质也能监测到是否有人偷偷排污;河长按规定巡视河道,看护与管理河道有关的设施等等。

洳河新城段

与过去管理河道最大的区别在于,“河湖亲水便民”也作为标准写入了这份文件。岸边是否有足够的休闲设施?设置是否合理?照明的亮度是否让遛弯的人们感到舒适?安全警示信息是否明确?

“多少年来说起水务管理,总是‘泄洪排涝’;后来环保意识提高,保证水质也逐渐成为一项要务;直到这两年,我们发现前面两个目的达到后,人们更喜欢到河边乘凉遛弯,原来水环境好会给人们的生活增加不少乐趣,我们明白,“开展工作要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和感受出发。”李春梅说。

影响水质、河边生态的另一大因素是降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北京降雨量持续偏少,河里水质就特别差。“但现在咱敢说,即便降雨少,平谷城区污水处理厂处理的高品质再生水也能保证河道水质和水量。”

城区有污水处理厂,那么村庄咋办呢?大兴庄镇的几个村子,已经使用了多年“生态湿地”来净化处理本村的生活污水,“最大的运营成本不过是排水泵的电费。”两亩地的芦苇铺上陶粒,让生活污水变成了清澈的河水,顺便就有了绕村小河。

保护水环境的教育,也延伸到了附近小学的课堂里。水脏的年代,老师们不会想起带着孩子们到附近的河边去体会什么,但现在,到洳河边捡捡垃圾、辨认一下动物植物,已经成了周村小学等附近学校颇受孩子们喜爱的课外活动。

“不仅是政府职能部门,也是各位河长的功劳,更是全社会重视环境带来的成果。”李春梅说。漂亮起来的河道,逐渐让广大市民形成了从提高认识到自觉保护到主动参与的良性循环,“今后我们要想更多的办法,让更多的生态建设成果惠泽百姓。”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硕  摄影:王玉梅、张文平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