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服务 > 健康

保护患者隐私,看看北京各大医院都有什么高招儿

2019-10-16 10:11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对于患者来说,看病是一件非常私密的事儿,不仅需要向医生讲述自己的病况,有时还会涉及个人隐私信息。在做检查时,患者往往还要暴露身体特征或隐私部位……这种涉及个人健康状况的“绝对隐私”,如果不能被好好保护,很可能会导致患者讳疾忌医,贻误病情。在今年启动的医耗联动综合改革中,北京市卫生健康委专门将保护患者隐私列入医院改善医疗服务的重点任务。连日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本市各大医院纷纷行动起来,为保护患者隐私,亮出了各自的高招儿。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

患者进入诊间后护士会反锁并看门

在就诊过程中,如果有陌生人在场,患者很可能会非常紧张、焦虑,甚至会隐瞒真实病情,导致医生无法做出正确诊断。

“有一次,我在一家医院的妇科看病,诊室里还有其他患者,大夫就让我上诊床了。”采访中,患者由女士谈起自己过往的就诊经历,无奈地摇摇头,“当时医生检查过程中,诊室门也没关。尽管有围帘,我还是忍不住很紧张,走廊里有人接电话声音大一些,都会被吓一跳,全程战战兢兢。后来,我对妇科检查就特别抵触,能不去就尽量不去。”

日前,在北京清华长庚的妇科门诊检查后,由女士感慨良多。“真的没想到护士还会帮患者锁上诊室的门。诊室是个套间,里面还有一个独立的检查室。两道门,完全不用担心其他患者会推门进来,心里特踏实。”

与其他医院诊室推行的“一医一患”有所不同,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实行的是“一医一护一患一诊室”。除了医生,医院每间诊室还配备了一位跟诊护士,只要患者进入诊室,护士就会把门反锁,中途如果有患者敲门,在不影响当前患者就诊的前提下,护士会到门外协助处理。直到结束一名患者的全部诊疗,才会请第二位患者进入。这样一来,就避免了其他患者推门就进、中途打扰医生诊疗的尴尬情况。

“只有患者信任医护人员,才会把自己疾病中比较隐晦的真实情况说出来。”北京清华长庚医院门诊护士长宋美娜说,我们给患者创造一个免除打扰的私密就诊空间,为的就是让他们放松心情,与医生进行充分沟通,这样才能帮助医生对疾病做出全面诊断。“在一些特殊科室,如普外科的乳腺门诊,患者通常以女性居多,如果赶上男医生出诊,那么诊室里有一位女护士陪诊,则可以大大缓解患者就诊时的紧张、尴尬情绪。”

记者看到,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的出诊表上,患者名字中间的字是隐去的,包括患者病历号的最后两位,也都会用※号来代替。此外,医院所有诊室的挂号单等带有患者信息的单据,都会统一收集并用碎纸机碎掉,以确保患者隐私不会被泄露。

首都儿科研究所:

护士巡视宣传“一医一护一家长”

对于医生来说,问诊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要与患者和家属充分沟通具体病情,还要为患者进行细致查体,才能做出准确的诊断。

“过去,我们在临床诊疗中常常遇到,一大家子人陪着一个孩子看病的情况,有时是两大一小,有时是四大一小,有时甚至有更多家长陪诊。”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消化内科主治医师郝建云说,谈到孩子的病情,家长们可能东说一句,西说一句,最后也抓不到重点。有时候家长之间还会存在意见不合,弄得医生还得负责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这样不仅会打扰医生的诊疗思路,还会降低诊疗效率。

不仅如此,诊室患者人多拥挤,环境嘈杂会让人情绪烦躁,很容易因为一些摩擦而产生医患矛盾。

如今,首儿所不仅将诊室的透明玻璃改为磨砂玻璃,还在诊室门外张贴了“请一位家长陪同就诊”的提示标语。

“患儿就诊时,请进入一位熟悉病情的家长陪同。”医院走廊里,护士会随时巡视,每隔半小时,还会以广播的形式劝导家长,做出解释。这样一来,有效避免了以往诊室内“一人看病众人围观”的情况,使患儿的隐私得到保护,有效改善了就诊环境,提高了医生诊疗效率。

过去,儿科医生经常会碰到这种情况:正在给这个孩子看病的过程中,然后另外一个患儿家长拿着自己孩子的化验单,推门就火急火燎地让医生看结果。

针对这一现象,首儿所推出了复诊扫码措施——那些取完化验单回来复诊看结果的家长和患儿,需要先到护士站去扫码,重新进入新的分诊流程。之后,他们需要在门口等待大夫点击叫号,再进入诊室。这样能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前一位患儿的就诊过程被中途打断,同时也减少了患儿之间交叉感染的几率。

在首儿所,每张病床都加装了彩色卡通小隔帘。

“孩子们的隐私保护也很重要,这些卡通隔帘发挥的作用可不小。”郝建云说,尤其像一些处于青春期的大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会非常敏感。医生在为他们查体时,需要特别注意尊重和保护孩子们的隐私。

北京地坛医院:

艾滋病患者病历信息全部上锁保存

作为一家以传染病为特色的三甲综合性医院,北京地坛医院经常会接诊一些患有艾滋病、乙肝、丙肝等患有传染性疾病的患者。对于这些有着难言之隐的患者,其隐私权更需小心呵护。

“我们科每一位医护人员都要签署涉及患者隐私的‘保密协议’,绝对不允许在医院公共区域讨论患者的病情。”北京地坛医院皮肤性病科门诊护士长吴冬玲介绍,以艾滋病患者为例,由于要进入国家免费抗病毒治疗系统,医院需要对患者进行相关信息采集,比如患者的身份证复印件、艾滋病的阳性确诊报告等,这些资料都会收藏在专属文件夹里,上锁保存。

涉及一些私密检查时,对于一些希望由同性别医生接诊的患者,地坛医院也表现得非常人性化。吴冬玲说,假如女患者在诊疗中涉及一些私密检查,恰好赶上的又是一位男医生。那么,只要患者提出需求,医护人员可以带她到其他女医生那做相关检查,无需再重新挂号。

有时候患者看病难免遇见熟人,这时,地坛医院的医护人员办公室就成了患者临时的“避风港”。吴冬玲说,“由于担心被歧视,传染病患者往往更加在意自己的隐私保护,尤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疾病信息。对于这一点,我们特别理解,平时也愿意帮他们打些小掩护。”

专家:

保护患者隐私体现医院文明程度提高

“尊重患者,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尊重患者的隐私权。不管是成年患者还是未成年患者,这种隐私权都应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采访中,北京护宪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市人大代表卫爱民表示,医院对患者隐私权的保护,一直备受社会关注。现在北京市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和一些医院开始将患者隐私保护放在议事日程上,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体现了医院文明程度的提高。

他指出,保护患者隐私权,首先体现在就医环境的私密性上。医院有责任使患者的隐私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比如患者就诊的诊室应该是单独隔离的;在性别保护方面,应该尽量把男女患者分开就诊;医生问诊时也应尽可能做到性别回避,例如在涉及一些隐私部位检查时,应考虑尽可能让同性别的医生来提供诊疗。如果实在不避开异性医生,也应该对患者的隐私部位进行适当遮掩或者让其他同性别的医护人员在场。有关这些内容,卫生行政管理部门都应该从制度上进行一定保障。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卫爱民说,医生在诊疗过程中,言谈举止都应该尊重患者的隐私,不应使患者感觉到尴尬、难堪。比如,医生问诊时,要仅仅围绕诊断需求进行询问,不逾越半步,严格遵守医生的职业道德。

此外,他还建议,对于因诊疗收集的患者病历信息,医院应该实施严格的保管制度。尤其是一些性病、艾滋病等传染性疾病患者的病历信息,医院在采集和保管过程中,一定要非常小心、谨慎。

(原标题:保护患者隐私,北京各大医院有高招儿)

来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   作者:刘欢 监制:丁肇文、王然 编辑:匡峰

流程编辑 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