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体育

祖立军伤病严重,为热爱而坚守到今天,希望能在东京遇到这位朋友

2019-10-26 10:43 编辑:TF011 来源:北京晚报

昨天的武汉阴雨绵绵,气温骤降到十几摄氏度。第七届军运会公开水域赛场、武汉东湖的水温也只有21.8摄氏度。在完成了男子5公里比赛后,祖立军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上岸来,在志愿者帮他围上毛巾保暖的空隙,他留意到刚刚上岸的的一名外籍运动员。“在水里,我没注意到是他。”祖立军说,“当我看清是他的时候,心里觉得挺欣慰的。”那位参赛号码是06号的外籍运动员来自叙利亚,名叫萨莱·穆罕默德,他和祖立军是老相识了。

2008年时祖立军与萨莱都是公开水域项目初出茅庐的新人,但那时萨莱的成绩要比祖立军好,是第一个拿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公开水域参赛资格的亚洲运动员。正因为如此,祖立军从那时起开始关注萨莱,对这位叙利亚同行也心生敬仰。祖立军说:“我们俩的友谊要从2010年开始算起,那时在亚洲沙滩运动会上,我们在赛场上相遇,那时我已比他游得快了。从那时开始,我俩几乎每次比赛都能遇到,这是一种缘分。”

不过,在这次军运会之前,祖立军已有几年没见过萨莱了,他不知道这位叙利亚朋友是否还在从事公开水域训练。“当我在参赛运动员名单中看到他的名字时,我特别高兴。”祖立军说,“他的祖国是叙利亚,他的年龄比我还大,我觉得他坚持到今天真的特别不容易。”

赛后脱掉泳衣换上运动服后,祖立军立刻找出了一枚纪念章,来到运动员休息区送给了萨莱。“你还记得我吗?”“你现在在哪儿训练?”“还会坚持下去吗?”祖立军通过翻译问了萨莱一连串问题,当得知萨莱目前就在叙利亚国内训练,关于未来是否参加奥运会,是否继续坚持公开水域游泳仍未最终下定决心后,他说:“我希望明年还能在赛场上遇到你!”

“再遇到他,我希望是在东京!”祖立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真地说,“其实我自己也还在为参加东京奥运会而努力。”如果祖立军能够参加明年的东京奥运会,那将是他人生中的第二届奥运会。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第四个抵达终点的祖立军留下了遗憾,他与冠军选手的成绩只差2.2秒。“其实公开水域这个项目,只能用名次来衡量。”他说,“我现在伤病比较严重,训练不能再和以前一样了。但我会在训练上有所改变,希望自己能够在明年东京奥运会上有新突破。”

今年30岁的祖立军从2017年天津全运会后,已经差不多两年没有系统训练了。“就是因为伤病的原因。”他的颈椎有严重的问题,脚踝目前还打着钛合金的钢钉,“其实从开始恢复到这次来参赛,前后不到两个月,对于我而言这次比赛就是来‘交学费’的。”祖立军并不认为自己这个年龄和目前的状态是一种羁绊,他认为这恰恰说明他对这项运动的热爱。“参赛是一种享受!”他说,“这次比赛后,我会进入正常的备战状态,包括今年的冬训。至于东京奥运会,我还没被选上呢,但我希望自己能行。”

(本报武汉今晨专电)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李远飞 文并摄

流程编辑:tf011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