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画廊 > 在线画展

田迎人黑白油画《农家日子有滋有味》

2017-04-21 09:00 编辑:子衿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农家日子有滋有味(黑白油画)

 

如今的城里人总爱往乡下跑。

每到周末,一家老小像逃难似地驱车狂奔,一溜烟儿地出城,只有钻进深山老林才住脚,好像自己遗传基因里有野狼的成分。进了肯留饭留宿的农家像遇到亲人,欢喜忘形,脱鞋上炕,要吃要喝,不把自己当外人。
当然,钱还是该付多少是多少。

你别误会,画家田迎人可没有这个——吃农家饭、睡农家炕的爱好。说白了,她不喜欢农村,也不爱吃蔬菜,更不愿意十几口人眼巴巴地排队,等候,上一个狭小的卫生间……
但是,画家终归是画家。

田画家可以抛开个人的情感因素,来面对任何一个临摹的“模特”。也不管你在她心目中是美是丑,她都可以画得惟妙惟肖,好像你在她心里,一直占有至高无上的位置似的。一旦进入造型艺术的领域,她可以拥抱人世间一切有形状的物体,并无私地灌注自己生命活力于其中,完全不避远近亲疏,也忘却一己好恶。她的这幅黑白油画《农家日子有滋有味》,画的是北方农村的农舍,让人看来也有滋有味,且越是咂摸,越是有味……

对于农村和农村生活来说,从小在城市大院儿长大的田画家,愿意做一个无牵无挂的旁观者,她不可惜自己——“不是归人,只是过客(见诗人郑愁予《错误》)”。可是,她那颗拥抱天地之心,她那罕有的质朴无华的人性的光芒,足以使她能够采撷与挥洒万物的灵光……于是,她画面中的农舍如此温馨,屋檐上悬挂的老玉米如此丰盈饱满,院子里聚集的酒缸如此光滑溜圆,栅栏与树丛如此婀娜有致,正午的阳光如此洁白鲜亮……

乡村入画,总比城市更显得亲切,正像农家茅舍的袅袅炊烟,更比厂房高大烟囱吐出的黑烟要纯净的多。古往今来,油画家们一画乡野就带劲儿,最知名的有法国画家布雷东(1827年~1906年),其代表作是《拾麦穗的女人》,他夸张地说:农人过的是“艺术家的生活”,而他本人不过是“画家农民”;同属法国的画家米勒(1814年~1875年)则出身农民家庭,以农村题材见长,其代表作《播种者》、《拾穗者》,尽显农民儿子爱农民的情愫;还有英国画家康斯泰勃尔(1776年~1837年),其代表作是《干草车》,他生于山村,熟悉麦垛、风车和磨坊;当然还有荷兰画家梵高(1853年~1890年),他的杰作《麦田》,画出了天堂里才有的田垄,而他一生画了几十幅麦田题材的作品,堪称“麦田守望者(塞林格著长篇小说《麦田守望者》)”。

相比而言,中国古代的诗人比画家更爱农村和农民。唐代李绅的诗歌《悯农二首》,白居易的《三吏》、《三别》,李白的《宿五松山下荀媪家》,宋代陆游的《游山西村》等,为我们勾勒出一幅幅乡村风俗画卷;然而画家留下的珍贵画卷却鲜有农村生活风貌,历历在目的名画有《洛神赋图》、《步辇图》、《唐宫仕女图》、《五牛图》、《韩熙载夜宴图》等,皆与农民与农家无涉,足见这些古代画家们的眼里只有宫廷贵胄,宴饮游春,宝马香车。倒是现代画家,画出一些泥土中庄稼汉的形像,如画家徐悲鸿的《九方皋》、《愚公移山》。

回到油画史上的农村题材,我们发现每一位画家都有自己所偏好的“模特”,如果说布雷东和米勒爱画“麦穗”,康斯太勃尔爱画“干草”,梵高爱画“麦田”,那么,画家田迎人则爱画“酒缸”。我们在她这幅题为《农家日子有滋有味》的画作中,看到光着膀子群聚的酒缸,各个敦实,腰圆肚鼓,“酒量”也好大好大。人生幸福酿造的欢欣不必亲见,却完全可以想象,大块儿吃肉、大碗儿喝酒正是北方农村大汉的风采。含而不露的画家没有直接在标题中说酒缸,却说出了酒缸带给人们的联想,那是需要我们细细品尝的“滋味”。

相关推荐:【田迎人油画作品评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彭俐/文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