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今日主打

大观园疏于修缮经营粗放 失落的初代大“IP”红楼梦

2017-08-02 11:33 编辑:郭润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8月2日讯,30年前的1987年,电视剧《红楼梦》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掀起全国范围内的“红楼热”,而作为拍摄基地的大观园也开国内文学主题公园之先河,开放经营四年时就以创园林收入近2000万。

大观园里各院中的人物展示,是二十年前的玻璃钢雕。

在《红楼梦》大IP的加持下,30年过去,大观园仍是不少来京游客的目的地,更是红迷必去的“朝圣”之地。然而,近日有读者发帖称“现在的大观园‘景是人非’,景观虽然还很漂亮,但人物塑像破旧、失真等问题让红友失望。”

北京晚报记者探访发现,除了上述硬件问题之外,大观园内的导览服务差强人意, “红楼文化艺术展”缺乏吸引力,相关的纪念产品更是少得可怜。

相对于迪士尼乐园、环球影城等外来主题公园,我国的初代大IP未能获得足够的文化和商业效应,令人惋惜。

导览服务不到位

白墙已经变成了“斑马”墙

北京大观园坐落于菜户营桥东北角,1984年为拍摄电视剧《红楼梦》,经红学家、古建筑家、园林学家和清史专家共同商讨,采用中国古典建筑的技法和传统的造园艺术手法建造。

北京晚报记者本周探访发现,尽管已经开放30余年,大观园的导览服务体系仍对游客不够友好。
从大观园南门进入,“曲径通幽”映入眼帘。然而,在游人必经的大门内,没有全景导览图和方位指示,只有简单的指路牌,指示往左走是怡红院,往右走是秋爽斋。

不仅是大门处,园内的所有景点处,都没有全景导览图和方位指示,游客只能通过门票背面的简单示意图了解大观园内的景点分布情况,在不借助手机地图软件的情况下难以判断自己当下所在的位置。

记者询问南门检票处的工作人员是否有比较大、比较详细的园区地图或游览手册售卖,工作人员表示没有,但游客可以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来听取园内景点讲解。

工作人员所说的二维码,印在“曲径通幽”假山两侧的提示牌上,但有很多游客会直接从“曲径通幽”中穿过,很容易忽略这两块提示牌,而从检票到入园,工作人员亦不会主动提示游客去扫描二维码。并且,该讲解公众号虽然会自动识别游客和园内各景点的距离,但也没有全景导览功能和方位指示,游客只能走到哪儿算哪儿,无法主动安排路线。

塑像破损展品蒙尘

蘅芜苑里,宝钗的手指缠满了胶带。

怡红院、潇湘馆、蘅芜苑、省亲别墅……在大观园内的各座院子中,为还原《红楼梦》书中的经典场景,园方制作了红楼人物的玻璃钢雕塑放置在建筑中。
然而,由于年代久远,这些玻璃钢雕塑已经落后于当下的审美标准,再加上灯光普遍比较昏暗,人物表情显得僵硬而诡异。

除此之外,这些雕塑中有很多已经“伤痕累累”:蘅芜苑中,薛宝钗雕像的左手被层层胶带缠着,而莺儿雕像的右手食指已经断掉。

除了雕像,园中游廊门槛也是诸多破损,表面斑驳龟裂;省亲别墅建筑群中,多处横梁及梁上彩画都已破裂;颇具意境的青瓦白墙,也被雨水痕迹侵蚀。

而在位于省亲别墅建筑群的“红楼文化艺术展”中,诸多展品已蒙尘:红楼服饰展中,曾经的戏服落满灰尘;各界人士所赠书画背后的展板纸已经破碎坠落;曹雪芹家史展中的曹氏世系简表上,用来表示父子关系的红线已经褪色至无法看清,地板与雕塑也污迹斑斑无人清理;各版本《红楼梦》及研究著作被锁在陈列柜里,久未开启。

文化艺术展水平欠佳

红楼文化艺术展中的服饰展品已落满灰尘,背景板也已撕裂。

大观园又名红楼文化艺术博物馆,省亲别墅建筑群中常设 “红楼文化艺术展”,其中顾恩思义殿正殿与东西偏殿是三位艺术家的红楼主题艺术品,大观楼中设有大观园展、曹雪芹家史展、红楼影视展、红学研究展。

乍听内容丰富,细看则会发现这些展览内容单调,在形式上也缺乏亲和力。以红楼影视展为例,其中陈列了大量红楼相关影视作品的照片和介绍文字,但没有充分利用音频、视频等已经非常普及的技术手段更生动地展示这些作品,与此同时,屋中却放置着两台带显示屏的科普机器,久未使用,讲的却是“生活中的色彩心理学。

又以大观园展为例,其介绍了大观园建园的全过程,使用俯瞰模型来展示园中全貌,按下标有景点名字的按钮,相应的建筑就会亮起灯来,然而凹晶溪馆、芦雪庵等处的按钮已经失灵,按下后毫无反应。

再如顾恩思义正殿中的汪某泥塑作品展,西侧展柜为红楼人物泥塑,东侧展柜中的泥塑则跟红楼毫无干系,汪某还在展柜中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和QQ号,称“这里的作品可以定做,价格合适也可出售”。更令人惊讶的是,在象征着“元妃省亲”这一重要故事情节的顾恩思义正殿中,汪某竟然直接摆起了摊,现场作画出售。
北京晚报记者在官网中查询得知,大观园长期承办名人名家作品展,但直接允许艺术家在大殿中做生意,妥当与否,值得商榷。

红味儿淡薄纪念品缺乏

红楼影视展中,放置着早已无人使用的科普仪器。

北京大观园门票,淡旺季均40元/张。相对于颐和园(30元/张)、天坛公园(34元/张)等古迹公园,在园内建筑并非古迹的情况下,这样的票价离不开《红楼梦》这一大IP的加持。然而,大观园内如今的红味儿能支撑起这样的票价吗?

独占87版《红楼梦》拍摄地的优势,北京大观园却未能充分利用该剧创造的人物形象、经典音乐、影像片段。记者8年前曾游览大观园,对潇湘馆中随处可见的黛玉像及馆内播放的《枉凝眉》音乐印象深刻,此次探访中却都不见踪影。

整个园区风景如画、园林精致,但也静默无比,除了园内各处景点门口几百字的文字介绍,这里与一般市民公园无异。

更令记者感到遗憾的是,在迪士尼乐园、环球影城等主题公园通过贩售纪念品周边大量“捞金”的今天,大观园内却几乎没有《红楼梦》纪念品售卖。

园中唯一的一处商店位于省亲别墅大门处,东侧房中出售的书画作品无论花鸟人物,均非红楼主题;西侧房中出售的纪念品里只有一组盘子和一副扑克是红楼主题,其余都是首都景点常见的低端小商品。

记者致电大观园管委会咨询,工作人员表示园内不让进行商业活动,所以没有纪念品卖。当记者表示纪念品对于红迷很有意义时,工作人员表示“会跟上面反映”。
初代大IP还需深耕开发

大观园管理委员会主任马俊潼在其博客中介绍,北京大观园属于自负盈亏的单位,生存压力很大。因此大观园通过多元化经营,如开设大观园酒店、举办庙会、承办展览、举办古典婚庆、与影视项目合作、出租办公用地等方式,努力实现盈利。

但北京晚报记者探访后认为,立足于《红楼梦》这一大IP的大观园,并未充分发掘其文化内涵提升大观园的旅游体验,自然也就无从开发其商业价值。

北京旅游学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德谦在接受北京晚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大观园在经营管理上下的工夫不够,有种‘我是老牌,我维持现状也能吸引到人’的感觉。”

刘德谦认为,在如何体现《红楼梦》文化以及中国传统文化方面,大观园还有很多提升空间。“就比如说‘旧’,其实旧也可以,有破损不一定非要花很多钱去修葺一新,但可以考虑如何旧出味道,如何在年代久远的基础上展现出原有的格局和气质。”

而关于纪念品,刘德谦认为大观园做得也很不足:“像故宫,现在开发了无数的纪念品,不仅可以渲染文化氛围,也能大幅增加收入,如果大观园能在这方面下功夫,会帮助其改善每况愈下的经营现状。”

刘德谦表示,除了政府拨款,大观园可以考虑吸引社会资本来对其进行市场化的运作,包括提高管理效率、深挖红楼文化去开发纪念品、开展多样化的体验式项目等。“大观园是《红楼梦》书中园林建筑一定程度上的再现,也体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诗词艺术、古代高阶层人士的生活面貌,所以理应是一个久盛不衰的主题公园。”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白歌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