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观点

约车外卖等流行打分给星评价 互评功能如何保护用户隐私?

2018-05-15 11:09 编辑:TF009 来源:北京晚报

2018年5月15日讯,如今,基于互联网科技和大数据功能的进步,人们享受着越来越多新的服务形式。与之相伴,诸如“打分”“给星”“留言”等服务评价模式也渐渐流行。然而,在指尖轻点评价的背后,用户的个人隐私和人身安全可能被危及。

最近,一起网络约车案件的发生,引发了人们对网络互评的讨论。记者发现,约车、快递、外卖等行业都流行打分给星等评价,但模式有所不同。网络服务评价,究竟该往何处走?你我的隐私和安全,又能何依?

约车  “互评”引质疑,仍有车主群流传用户图片

打开某App的“顺风车”频道,康永勤的手机上,显示着“5月12日零点起顺风车业务停业整改一周”的字样。

断断续续开了一年多顺风车,康永勤只为贴补一些交通费用。他从未想到,打着最为流行的“共享”标签,顺风车竟会遭受如此质疑:“都不好意思跟人家说开顺风车了,好像我也有问题似的。”

一切似乎缘于一场悲剧,又似乎并非如此简单。直到停业整改,康永勤才意识到,自己早已习惯的“顺风车逻辑”,多多少少存在问题。

这其中,“互评印象”已成为公众、媒体眼中最为尖锐的矛盾之一。据报道,当顺风车行程结束后,车主和乘客均可通过App为对方“打分”,并选择“印象标签”评价对方。然而,诸如“美女”“颜值爆表”等与乘车无关的信息,或多或少泄露着用户隐私,甚至埋下了危险隐患。

直到问题发生前,该功能设计还被作为顺风车的特色--相对于专车、快车,顺风车价格更低廉,也被运营方赋予了更多社交功能,打打“暧昧”的擦边球,也成为许多顺风车主的小癖好。

“最初的半年,我只拉异性,没有太脏的想法,但说多纯洁也谈不上。”顺风车主王德福表示,在许多车友群中,常能看到将异性乘客的照片等发到群中与其他车主分享,“一些是开车时候偷拍的,有些是事后加了微信,从朋友圈扒下来的。”

案件发生后,仍有车友群在发送此类信息。在王德福展示的一个车友群中,5月12日,该群网友在讨论顺风车整改问题。聊天记录显示,有网友晒出乘客的照片,随后有多名网友发信息对该女性品头论足。

“如果知道有这么大风险,坐车之前就要掂量掂量。”孙莉乘坐顺风车有两个理由,一是价格,二是觉得顺风车更安全。“原来觉得开顺风车的都是有其他工作的,至少不是开黑车起家的,现在看也难讲。”孙莉坦言,在曝出“互评功能”前,从没想过自己的隐私会如此容易泄露,更没想过自己的相貌信息会出现在软件中。

据报道,由于软件功能设计的差异,顺风车的评价机制更为自由,除了可以点击已有标签快速评价外,也可自主编辑新标签,这一功能被多名受访车主证实。由于顺风车乘客常有重复乘坐同一线路的需求,通过该功能所暴露的个人信息,远不止长相、习惯,更可能是住址、工作单位等信息。

“交通是交通,社交是社交,希望可以分开。也不要一棍子打死顺风车这个功能。”康永勤表示,希望软件可以顺应公众意见,改变功能,更凸显其共享交通资源的本质。

快递外卖 未有明确的双向评价,普遍单向评价

那么,快递物流行业、外卖送餐行业,评价又是怎样操作的呢?

杨鹏从事快递行业有两年多。他告诉记者,自己所在公司的软件,并没有可以评价用户或给用户打分的功能。“只有用户评价我们送货的,怎么可能快递员评价用户?”

杨鹏的说法得到另一家快递公司员工黄先生的确认。“我们公司也没有这个功能,顾客至上,快递员不可能去评价用户的。相反,用户倒是可以评价我们,比如送货快慢、是否超时配送、包装是不是完好。一般都是在网上打星给分反馈,也可以文字留言。”对于用户是否有另类或者与快递服务无关的留言,黄先生表示没有见过。

记者采访了多家快递企业员工,发现目前普遍未设置给用户打分评级的功能。但对于是否应该建立双向评价机制,快递员们意见不一。支持者认为建立后可能“更公平”,反对者认为“没有多大用处”。

而在外卖送餐行业,也大多只有单向评价。外卖送餐员吴振平说,“顾客可以给我们和商家打分评级,也可以写文字,但我们不能给消费者个人进行打分啊。如果可能超时,我们有个备注栏,比如商家出餐慢等等,而且这些缘由也是平台设置好的选项,就像选择题一样去选。”

这种用户和送餐员之间的单向评价模式,在送餐员贾志高看来,可以适当改进。“送餐员其实也挺弱势的,可以设置几个常用的标签,让我们也给顾客打分吧。”

观点 应严格限定评价内容,不能无聊低俗有害

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护宪律师事务所律师卫爱民认为,不论网约车、还是快递、送餐等行业,设置评价功能是可以且必要的,但内容需限定在一定范围和边界内。因为不恰当的操作可能危及用户个人隐私、人身安全等。“核心应是围绕企业管理和服务水平,而不能是无聊、低俗、有害,甚至是当事人不愿公开的某些信息。”

卫爱民认为,企业应建立清晰的监管和处罚措施,包括批评教育、罚款、直至警告开除、注销账号等。但他同时提醒,不能因为产生某些极端事件,就对某个企业、行业完全否定。卫爱民说,企业或平台设置评价的宗旨,是为提高企业的管理水平和服务能力。如果发生突破边界的行为而未加以限制,责任应该是企业的。“企业一定要自律,这个责任只能先由企业承担。如果企业自律失灵、管理不到位,政府部门就可以追究企业作为管理者的责任。”“接下来,不论哪种行业或平台,除了规范评价内容和功能细节,最重要的问题是真正落实好实名制。”

服务行业应该只采取单向评价

在上海社科院互联网中心首席研究员、资深互联网专家李易看来,包括顺风车在内,很多概念最初都是舶来品。“在一个比较完美的环境中,今天我是司机,你是乘客;明天则可能相反。乘客和司机的身份是可以充分互换的,所以才有双向评价机制。”

李易说,双向评价的设立初衷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酷。而之所以会有双向评价,他分析是因为在产品设计时,企业就发现这符合利益最大化。然而在我国,顺风车并不是可以充分双向互换的,更多只是个职业。因此,他认为对于服务行业来说,没有必要采取双向评价,而应该是单向评价。“双向评价模式只对企业有必要、有好处,它可以获取更多的数据。特别是,一些评价标签涉及个人信息,对被服务者来说可能就很危险。”

李易解释说,诸如网约车、网络送餐、快递等服务业,只能采取单向(反向)评价,让消费者去评价为他服务的人,但提供服务的人没资格评价或看到消费者的信息。“因为我评价他,对其他用户是有帮助的,可以丰富消费者的选择;但如果提供服务的人评价用户说什么‘年轻貌美’、‘长期一个人在家’,则可能对顾客或用户构成威胁。”

“不是什么东西都是双向、对称的,就是好的。”李易提醒,对于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和平台,有关部门要依据发展情况强化监管。“要勇于担当和监管。因为行业不太会自律,行业自律的话就不会出那么多事了,行业更偏好利益最大化。”(受访顺风车主为化名)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李松林 吴楠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