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城市副中心雪景。方非 供图

儿时,很喜欢丰子恺的一幅《冬日可爱》的漫画:一位穿着棉袍、头戴棉帽的老人,揣着手坐在门前的大竹椅上,同样打扮、同样姿势的孙子挨坐在旁边的小竹椅上,祖孙俩乐呵呵地晒着太阳,看着院子里的鸡鸭觅食、小狗玩耍,身旁还蹲着一只被太阳晒得眯起眼睛的小猫……亲情融融,时光悠悠,暖暖的气息直抵人心。

后来才知道,“冬日可爱”竟是一个成语,出自《左传·文公七年》:“赵衰,冬日之日也;赵盾,夏日之日也。”杜预注“冬日可爱,夏日可畏。”自此,冬日可爱这个成语便被我牢记于心。

因为冬日可爱,我爱上了冬天。在我看来,凛冽寒冬虽没有春的鸟语花香、没有夏的蝉鸣蛙鼓、没有秋的硕果累累,却有纯洁的白色童话、有醉人的雪中傲梅、有惬意的围炉夜话。虽山寒水冷,草木凋零,虫鸟静寂,但天空却有纯净又璀璨的瓦蓝,暖暖的日光就像一罐蜜糖,诱得人总想出去走走。

此时,远处田野的身躯一览无余,还原生命的本色;院里的柿子树上一个个“红灯笼”点缀着满目萧瑟;金黄的玉米高高堆起,讲述着丰收的故事;鲜红的辣椒挂满了檐墙,点燃了火红的日子……一切都那么生动、可爱。

资料图 北京大兴拍摄的雪景。新华社图

《诗经·小雅·四月》中说:“冬日烈烈,飘风发发。”冬日里,夜来得早,故而漫长,但夜长风寒却让我们有了充分的理由守在家里,陪伴家人煮火锅,吃饺子,聚团圆……用欢声笑语冲淡万物沉睡的寂寥,用灯火可亲驱走冰雪寒风的凛冽。“天寒地冻、万物闭藏”并不可怕,人心温暖,就很可爱。

参军时的新兵营在东北长白山脚下,那里的冬天有落不尽的雪,却从未缺过暖意。每到训练间隙的短暂休息,班长都允许我们并排蹲在围墙下,尽情沐浴阳光。此时的班长会收起严肃的表情,笑盈盈地模仿着我们的各种方言俚语。有一次,我赞美到:“班长,你真的是冬日可爱。”班长未解其意有些困惑。

午休时,班长独自跑去阅览室查阅词典,弄明白了冬日可爱的寓意,回来后满脸笑容地宣布了一条规定:“以后周末休息,尽量都去阅览室看书。咱们尖刀班也要在文化上当尖刀!”那一刻,我看见班长的眼里泛着亮闪闪的光。后来我去过很多地方,经历过很多冬天,却依然记得那席话,那道光。

或许,有人会说冬天是寂寥的、寒冷的。可我却偏偏贪恋冬日的可爱。在那些慢悠悠的时光里,泡上一杯茶,端坐在暖阳下;捧上一堆书,随意游荡其中。可以去找寻茅盾在乡下“放野火”的冬,去感受老舍在济南老城晒太阳的冬,去寻觅郁达夫在江南的乌桕树下散步的冬;可以去朱自清的冬天里尝一口“小洋锅”白煮豆腐,去汪曾祺的冬天里嗅一下脚炉里焦糠的香,去鲁迅的冬天里捕一只雪地觅食的麻雀……那些妙趣横生的文字,如同寒冬里的光与热,焐热了岁月的苍凉。于是,我学会了接纳寒冷,热爱生活。

冬日可爱,愿你我皆成可爱之人。

(原标题:冬日可爱)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马庆民

流程编辑:u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