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笔者介绍了明清北京城东北隅、昔日皇家粮仓富新仓一带有陆军军医学校。实际上,在这一带还有一所学校:陆军兽医学校。它们犹如一对孪生兄弟,见证了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变迁。

清光绪三十年(1904),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决定由北洋军政司军医局总办(局长)、军医学堂总办(校长)徐华清在河北保定筹办马医学堂。同年十二月,北洋马医学堂正式成立,徐华清兼任马医学堂总办(校长)。1904年,学校分别招录2年速成学制与4年正科学制的学生,这些学生分别于1906年、1908年毕业。

《北平内外城详图》中标有陆军兽医学校

1907年4月,清廷陆军部接管北洋马医学堂,易名为陆军马医学堂。1908年,第一批四年制学生毕业,有不少学生到新军中担任兽医官。其中朱建璋、刘葆元、竹堃厚、李家骥、吴家鹏等五人还被陆军部派往日本东京帝国大学进修,另派黄岐春等十人到日本种马场学习马政。

1912年民国成立后,陆军马医学堂更名为陆军兽医学校,次年9月,学校创办铁蹄科。1919年3月,陆军兽医学校奉命与陆军军医学校迁往北京富新仓新校址。

刊载于1982年第1期《养马杂志》的《北洋马医学堂——近代兽医教育的历史沿革与发展》一文详尽地介绍了陆军兽医学校的情况。

陆军兽医学校设立之初,“为养成陆军兽医人才,编纂教科书……并军马卫生试验之所。”陆军兽医学校的设立使中国有了中、西兽医学之分。陆军兽医学校培养一批专业人才,如朱建璋、刘葆元、王毓庚、杨守绅、崔步瀛、崔步青、谢成侠等人,他们经过历练后,又回到陆军兽医学校教书育人,特别是刘葆元、朱建璋、王毓庚等人还分别为陆军兽医学校第四、五、六任校长。他们为中国培养了大批兽医工作者。

朱建璋(1889-1961)为这所学校的发展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新中国成立后,朱建璋还任北京军马卫生研究所特聘研员。

为新中国兽医事业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崔步瀛、崔步青兄弟俩,当年也是毕业于陆军兽医学校。

崔步瀛(1888-1964),191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19年到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兽医学校深造。1921年回国,并在陆军兽医学校从事家畜内科诊断和内科教学工作。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北京农业大学教授。

崔步青(1901-1969),1922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27年任东北讲武堂马学教官。崔步青曾任句容种马牧场场长,选购良种阿拉伯马30余匹,用于杂交育种改良军马,对中国种马育种技术的改进做出了贡献。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北京农业大学、吉林农业大学教授。

谢成侠(1914-1996),浙江杭州人。1932年陆军兽医学校首次分南北两地招考学生,谢成侠于1932年8月被录取,入学北平。1938年广州沦陷,当时在广东惠阳种马场工作的谢成侠,赶着种马群,一路翻山越岭,历经九死一生,将种马群护送到广西桂北宜山。他是中国养马学和家畜繁殖学奠基人和开拓者。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浙江农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教授。

陆军兽医学校也历经变迁。上世纪二十年代,学校在富新仓期间,直皖、直奉军阀连年混战,校舍屡被侵占,教学器材也受到损失,政府内阁频繁更迭,教学经费长期拖欠,教职员工生活困苦,但学校仍坚持正常工作。尤其在1925年第二次直奉战争期间,学校几乎陷于停顿,朱建璋校长在艰境中努力维持,并保护学校财产避免损失。

1928年,陆军兽医学校由南京国民政府军政部接管,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陆军兽医学校在西郊成立后方兽医院。1936年陆军兽医学校奉命迁至南京小营,以原骑兵学校为校址。1937年,南京遭日军飞机轰炸,陆军兽医学校部分校舍损毁。学校迁址湖南益阳、洪江等地,1938年冬,最终迁址贵州安顺。

抗战期间,教育长杨守绅负责学校的实际工作。杨守绅,字毅之,祖籍湖北宜昌,出生于北京。毕业于第六期(1919年),分配到陆军军医司兽医科任科员。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接收陆军兽医学校后,杨守绅被任为陆军兽医学校生理学教官,兼任该校附设之病马场场长。1933年他在协和医院生理学系从事教学及研究工作,被该系主任林可胜先生所重视,1934年林可胜向国民政府卫生署推荐杨守绅接受国际联盟奖学金,赴法国巴斯德研究所进修兽医生物药品制造。1945年抗战胜利后,杨守绅任陆军兽医学校第九任校长,并奉命到上海、南京接收日本兽医器材。

抗战胜利后,陆军兽医学校准备返回北平。1949年,人民解放军挺进大西南,国民党政府多次命令位于安顺的陆军兽医学校师生,将物资、图书、教具等先行装运至重庆,等候命令准备迁移。时任代理校长的贾清汉根据全校师生意愿,拒不执行国民党政府命令,将全套教学资源保留给了解放军。11月18日,安顺解放,该校改组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兽医学校,1951年10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兽医学校,1953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二、三、四兽医学校合并,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兽医大学。之后又经过多次调整,于2004年8月并入吉林大学。

前段时间,笔者查阅民国时期《北平内外城详图》地图,在南新仓、旧太仓、兴平仓的位置上被涂成黄色,上面标注为陆军医院,富新仓被涂成粉色,南部标注为陆军军医学校,北部则标注为陆军兽医学校。

如今,东四八条东口斜对面有北京燃气公司的服务站,这是继陆军总院西门外,少有的开在仓墙上朝西的大门。居住在东四八条的老住户姜先生证实,1949年之前这是国民党陆军军需仓库的大门,它是否也曾是陆军兽医学校的校门呢?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芦金轩

流程编辑:U065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联系电话:010 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