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思和他的小东西哲学》是一本童书,不过它更像是用童书的方式讲给所有人的故事……这是我读完这本书之后最强烈的感觉,也是我把这本书分享给很多大人的理由。

大人嘛,自然不容易像小朋友那么有趣,这时候作为推荐人就免不了要多说几句。于是,我会说到阅读过程中的联想:“孔子的故事,一定知道吧?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趁着大人恍惚之际,我又说:“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也是这个意思喽……”没错,这本法国童书作家尼古拉·德洛和画家伊乐娜·博纳西娜合作的娃娃书,正是在说我们的孔子和杜甫呈现的主题——看世界的方式和人生的站位,只是他们借用了男孩马可思的经历。好的童书,有浅显直白的面貌,也自有其深刻的涵义,这本书就是这样。

马可思不是孔子更不是杜甫,他就是个小男孩,他的困惑和对困惑的解决方案,自然不会像两位中国先贤那样从感受到思考再到总结出思想性。马可思要解决自己的问题。城市太大,大到让他害怕,他太小,每每看到的都是生活中的小细节。马可思在上学路上看不到路多么长,只看到流浪汉张开的大嘴里一颗小小的牙,地铁轨道上跑动的小老鼠、卖金鱼阿姨的金丝边眼镜……所有的一切,对马可思来说,是细节,而不是整体,是部分,而不是全貌。那么,这条上学的路究竟是什么样呢?有上学路的城市又是什么样呢?直到他遇见动物园里的大象朋友巴鲁。

要知道,在童书里,从来没有语言不通的问题,小朋友可以和花花草草对话,可以和桌椅板凳对话,自然,马可思也可以和大象对话。不仅对话,他们还可以一起玩儿,一起探究问题。马可思先看见巴鲁腿上的小飞虫,看见巴鲁的大坨粪便中的甲壳虫,然后,才是巴鲁的大耳朵、大眼睛、大牙齿、大脸。细节的巴鲁是马可思“小东西”世界中一个又一个组成部分,整体的巴鲁那么大,无论如何不能叫做“小东西”。那么,巴鲁怎样才能变成小东西进入马可思的小东西世界呢?人类总是从发现现象来提出问题,然后试图找到规律再解决问题,这一点,大人和小朋友没有什么不同,研究学问和过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同。马可思和巴鲁的追问,就从怎样把巴鲁变成一个完整的小东西开始。

儿童探索世界的历程是多么妙趣横生啊!在巴鲁的引领下,马可思借助望远镜,发现了世界变大和变小的秘密,也学会了尝试站在不同的位置,观看细节之外的整体。一本书读到这里,读者该多么佩服作者简单而又深邃的创意,巴鲁的细节在望远镜里纤毫毕现,望远镜调过来,整体的巴鲁遥远而清晰。更令人欣喜的是,这个有神奇发现的夜晚,马可思站在窗前,远眺整体的城市,近观楼下的花园,这是他此前从未尝试的看世界的方式,这一天,意味着他的成长——他学会了换位,学会了改变视角。他的心牵引着他的眼,变成了无形却可以随意使用的望远镜,这架望远镜,他一辈子都用得着。

《马可思和他的小东西哲学》是一本温暖可爱而又幽深复杂的书,每个人都可以读懂马可思的故事,在愉快的阅读中,每个人也都会欣然想起自己怎样在长长的生活之路上步履不停,小朋友会追问“城市之外”“山那边”“海那边”有什么,我们这些大人啊,也会想到世界与人生的“无限”和“无限的可能”。我想,这正是这本看起来这么薄的小书出人意料的厚重之处。

(原标题:“小东西”探索哲学世界)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安顿

流程编辑 U003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联系电话:010 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