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纸袋,用订书机摁死;漂亮的无纺布袋,用贴纸封死;卡通图案的束口包装袋,用胶条缠好……CBD一栋写字楼前的小桌上,堆着各式各样的外卖,它们中绝大部分都使用了封签。

昨天,是“外卖封签”新规落地第一天,记者在午餐时间进行了现场调查,发现大部分外卖都进行了较好的封签,只有约10%的外卖没有封签。

写字楼外 约10%外卖没封签

中午的CBD,人潮涌动。写字楼里忙活了一上午的白领,出楼“觅食”。有些白领愿意走动,去饭店堂食。有些白领更愿意动动手指头,在手机上下个外卖订单。

写字楼之间,总是能看见“噔噔噔”一路小跑的外卖小哥。有的写字楼,外卖小哥可以走进大堂。有的写字楼,外卖小哥只能把餐放在门前的小桌上或者外卖柜里。

能从放在小桌上的外卖看出来,大部分外卖都已经使用了封签,有的用订书钉、有的用贴纸、有的用胶条。半个月前,记者也曾调查过外卖封签的情况,那时观察到使用封签的外卖大约占总数的六七成。昨天,使用封签的外卖大约占总数的九成。但是,还是有些外卖没封签,只是把包装的塑料袋简单系了一下。

下楼取外卖的白领,络绎不绝。他们忙于找寻自己的午饭,不是很在意封签。

小丽不但要找自己的外卖,还要帮同事找,她拿着电话,不断跟同事对话,“哪个是你的啊?找不到……哦,给挡住了,找到了找到了。”她表示,中午时间紧张,没有太多工夫管封签的事。

记者发现,这种在写字楼外小桌上暂存外卖的形态,很难实现对封签的查验。“对啊,外卖小哥把东西往这儿一放,给我打个电话,人就走了。我下来,封不封签,都不会再去找他,赶紧拿上去吃饭要紧。”小强终于找到了外卖,转身就拎上了楼。

写字楼前等待被取走的外卖,更新地很快。一般小哥放下三五分钟,就被白领们取走了。记者记下了几个没对外卖封签的饭店名字,按图索骥。

一家牛肉汤店,在大望路某超市地下一层的美食排档内。小店不大,服务员忙着给堂食顾客打饭,还要兼顾着外卖包装。她把汤装进塑料盒,盖上盖,保鲜膜缠了一下,虽然外包装没封签,但也算是包装得不错。

一家焖面小馆,在郎家园路一个地下美食城,中午的时候,非常忙碌,油烟有些呛鼻。焖面的包装,就比较简略了,装进塑料盒,塑料袋系一下就算完成。

一家胡辣汤小店,在日坛公园北侧的美食街。从窄窄的小门进去,正好迎头遇到取完餐的外卖小哥,他手里的外卖包装,没封签,也是简单地用塑料袋系了一下。

发现 

只有“下单时间” 未见“建议食用时限”

在“外卖新规”中,还提到,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应随餐提供食品制作时间、建议食用时限等与食用相关的信息。

CBD一个商场内的米粉店,主打的是现场磨制的米粉。店员很认真地说:“为了保证顾客的食用口感,我们的米粉外卖时,都是把粉和汤,分开包装的。一般客人拿回去,都会重新加热,这样能保证最大限度接近堂食的口感。”当记者提到制作时间和食用时限时,店员皱起了眉头,表示目前没有这方面的信息提供。

在一家奶茶店,店员明确表示,建议在“两个小时以内”食用为最佳。但是具体时间信息,也没有随餐提供。“如果有客人问,我们会告诉他们,两个小时内喝完。”

一家明炉烧鹅店,在店门前挂着清晰的时间信息,烧鹅一天出炉两次,一次11点、一次17点,每一次都是售完即止。店员说,外卖上并不会随餐提供时间信息。“一般我们建议顾客,半天内吃完,吃不完影响口感。”

记者还没有发现随餐提供食品制作时间和建议食用时限的外卖,外卖上多数只显示“下单时间”。

(原标题:探访|写字楼外,约一成外卖没封签)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毅

流程编辑:u025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联系电话:010 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