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轮疫情,孩子已度过半个多月的居家生活,一道道“关卡”摆在面前。对于身在封控管控区的学生来说,作业或试卷无法打印,成为日常网课中的“拦路虎”;对于平时很少进厨房的中小学生来说,秋季即将独立开设的劳动课,被早早提上日程;而对于正为中高考冲刺复习的毕业班学生来说,如何调整心态从容应对,无疑是最大的挑战。

学习关

物业帮忙破解“打印难”

孩子居家学习,小区尚未解封,作业或试卷无法打印怎么办?最近,不少封控管控区的家长遇到“打印难”的问题。

“各科老师都留作业,一套试卷少则八九页,多则十来页,之前剩的不到100张打印纸,两天工夫就用完了,把之前单面打印的拿出来继续用也不够。”小区被划入管控区后不久,苏女士就意识到,家里的打印耗材已经告急,“之前只顾着囤菜,没想到这些也要囤。”

几轮疫情下来,苏女士家的打印机倒是早就配上了,但纸张和墨盒存货有限。“一旦突然要求居家,很快就捉襟见肘。”发现形势不妙,苏女士赶紧到网上补货,一口气买了1000张A4纸,还下单了墨盒,“幸好快递还能送,不然‘断顿儿’可就麻烦了。”

对于还没来得及采购设备的家庭来说,突如其来的打印需求让他们措手不及。前些天,家住通州区的王女士就遇到了这样的难题。

“孩子上小学一年级,老师发来电子版的学习资料,要打出来才方便练,可家里没打印机,小区又因为疫情处在管控中,不能到外面去打。”在业主交流群里,王女士发现为‘打印难’发愁的家庭还有不少,“倒是有热心邻居愿意提供帮助,但不太熟的话,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一次要打挺多张,怕影响人家正常使用。”

一筹莫展之际,王女士看到有业主建议去物业试试看。“在微信上问了下物业的工作人员,对方很爽快地说‘可以’。我这边只用把电子版资料发过去,趁着下楼做核酸的机会过去取就行,真是帮了大忙。”

这些天,物业管家部主管皮文宇没少帮家长打印作业或试卷。“小区比较大,中小学生挺多的,居家学习期间难免会遇到这种问题。刚好我们物业有打印机,耗材准备得也相对充裕,可以给大家解燃眉之急。”

物业工作人员免费帮忙打印

每当有家长捧着厚厚一摞打印资料边道谢边准备付钱时,皮文宇便笑着摆摆手,“疫情期间大家都不容易,互相能帮就帮着点,我们也希望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尽一份心。”

劳动关

放手让孩子做“小厨师”

“孩子都要上初中了,还不怎么会做饭,这下得抓紧练起来。”得知劳动课将在今年秋季正式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程燕着实有些心急,“过去总觉得他学习忙,就没让他干过,结果动手能力严重退化。”

相比起上学时的紧张节奏而言,程燕和孩子共同居家的这段日子里,多出不少闲暇时光。“趁着现在有时间,先带他做点简单的菜,省得到时候太被动。”

在这方面,刘乐琼并没有太多担忧。身为幼儿园园长的他,从女儿丁丁一两岁起就开始进行劳动启蒙。“对小孩来说,厨房里的食材和佐料是非常有意思的,只要家长创造机会,他们都会愿意尝试。”

前些天,丁丁迎来八岁生日。“按照惯例,生日当天会吃长寿面,我临时提议让孩子自己试着做一次。”由于事先并没有太多准备,家里食材有限,再加上住在老人家里,没有女儿专用的小刀,刘乐琼心里其实也没底,“这边只有一把很大的菜刀,她又是左撇子,用起来很费劲。”

八岁的丁丁自己切菜

令刘乐琼感到欣慰的是,女儿愉快地接受了提议。“她之前经常在厨房打下手,像择菜、洗菜这些都很熟悉,还帮着蒸过馒头、包过饺子,所以只需要我在一旁口头指导,确保安全就行,全程可以独立操作。”

第一次用大菜刀,丁丁很难掌控得好。“本来打算切丝儿,后来有块儿也有片儿,好在做的是炝锅面,炒熟了会变软,也就没太大影响。”刘乐琼发现,女儿在加荷包蛋时特意数了数家里的人数,“从姥姥姥爷到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和自己,一个都没落下,这个小细节恰恰可以看出,劳动有助于培养孩子的责任意识,让他们学会站在全家人的角度去想问题,而不是只关注自己的需求。”

八岁的丁丁自己下厨做长寿面

看到家人对自己做的面赞不绝口,丁丁满心欢喜。“如果她现在需要写一篇有关烹饪的作文,相信亲自体验以后一定能写出更多生动有趣的细节,甚至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反思和收获。”刘乐琼观察到,女儿对火候这个抽象的概念有了初步理解,“她吃荷包蛋的时候,明白了煮的时间长短会影响蛋心的口感,下次再做就知道注意火候。”

回想起自己儿时的经历,刘乐琼感慨道,“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也已经可以自己做饭。既然我们那一代能做到,那孩子这一代也没问题,关键还是家长要放手。”在刘乐琼看来,并不需要刻意将劳动当成一门课程,“那样的话,孩子容易觉得有负担。劳动本来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孩子可以自然而然地享受这个过程。”

心理关

给孩子留空间“调状态”

当青春期遇上更年期,不少中学生家庭都很难在长时间的居家生活中上演“母慈子孝”的美好画面。面对近在眼前的中高考,亲子关系更是要经受严峻考验。

居家学习的高三学生李灿

“在学校考试的话,还能眼不见心不烦,现在一些低级错误直接摆在面前,实在很难压得住火气。”顾欣在心里反复默念,孩子即将中考,能忍则忍,但还是感觉快要憋出内伤,“学校也注意到这个问题,还专门搞了家庭成长赋能的专题讲座,引导家长做好亲子沟通。”

在谢芳家里,稳定情绪同样是当前的首要任务。“孩子再有半个多月就高考了,在这时候居家,难免会有压力,但不能乱了阵脚。”4月底突然接到通知让收拾东西离校时,谢芳从儿子李灿脸上读出了满满的失落,“毕竟本来是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在学校可以有老师带着查漏补缺,氛围更好一些。”

居家学习对高三毕业生来说并非易事。“早上7点10分就要点名,一直上到12点,下午又要从1点半上到5点,晚自习从6点半上到8点半,孩子差不多12点才睡。”尽管节奏紧张,但谢芳庆幸,老师和校长都特别负责,“老师会对着试卷上的错题逐一剖析,过程中没有指责,更多的是朋友般的关心,副校长还用微信给他们发了长长的一封信,鼓励他们保持良好的心态。”

谢芳理解,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更喜欢跟同龄人交流,压力大的情况下容易焦躁,语言上可能有一定攻击性。“一般我不会在他情绪激动的时候跟他顶,而是利用晚上捏脊放松的机会,跟他聊聊今天有哪些不开心的事,或者陪他一起锻炼身体,用运动来排解不良情绪。”这段时间,谢芳也会跟其他妈妈一起聊聊天,互相宽慰一下。

中午和晚上短暂的休息时间,李灿偶尔选择玩会儿游戏,谢芳并不拦着。“我会给他留一定的空间,他需要用自己的方式来放松和调节。”谢芳相信,未来的路还很长,只有建立起真正的自律而非他律,人生才能有更好的状态。

几天前,李灿的爸爸背上行囊离开家。“他从事建筑工作,为减少疫情影响,单位要求进驻工地封闭式管理,家里只剩下我们娘俩。”谢芳坦言,虽然孩子希望爸爸能陪在身边,但考虑到他的工作接触的人比较多,在特殊时期住出去也是对孩子的一种保护,“爸爸一直惦记着孩子,我就向他远程播报每天都吃了什么,让他安心。”

从一模到二模,李灿的成绩稳中有升,但谢芳此刻更在意的是他的身心健康,“这才是一切的基础,比考什么学校更重要。”

(原标题:调查|居家上课已半月,孩子们都“闯”过了哪些关?)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宗媛媛

流程编辑:U016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