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嘀嗒……时光分秒不停,无论人们做什么、怎么做,它一直向前。

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国古人很早就发明了计时器,如公元前一千年左右的“土圭”,立起一根垂直地面的竿,立竿见影,以知时节。机械钟表由西方传入中国,是明朝末年的事。1601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将两架自鸣钟送进中国皇宫,得到万历皇帝喜爱,从此开启了西方叩开中国特别是中国宫廷大门的步伐。这其中,钟表扮演了不寻常的角色,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火车头式表

轮船式风雨表

2022年春夏之际,故宫博物院推出“钟鸣盛世:紫禁城和承德避暑山庄藏钟表联展”,将故宫博物院和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馆具有代表性的钟表收藏合璧展出。在一众装饰华美、设计独特、造型别致、集多种工艺于一身的钟表中,两件个性鲜明、时代感强的法国钟表颇令人瞩目:一件是火车头式表,一件是轮船式风雨表,均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产品。

法国是欧洲比较早制造钟表的国家之一。标志着钟表技术巨大飞跃的冠状擒纵机构,便是钟表师在为法国国王查理五世制造一个大钟时发明的。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和发展,19世纪末,法国钟表的生产和使用已经非常普遍,专门销售法国制造钟表的公司已在上海、北京、天津设立了分号。故宫博物院所藏法国钟表大多为这一时期及之后的产品。这些法国钟表与英国、瑞士等国钟表的较大不同之处在于其所呈现的时代感,特别是工业模型钟表,展示了当时世界先进的科技成果。火车头式表和轮船式风雨表便是法国工业化较为成熟后,一种新兴的装饰审美风格与钟表制造相结合的浑然天成之作。

19世纪后半叶至20世纪初的中国风雨飘摇。内忧外患之际,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左宗棠等洋务大臣,奉行“师夷长技以制夷”,引进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机器生产乃至军事装备,探索自救之途。之后,中国自己设计制造的第一艘蒸汽轮船“黄鹄号”于1866年在南京下水试航,中国制造的第一辆蒸汽机车“中国火箭号”于1881年在唐胥铁路用于运煤。从救国之途的探索,到艺术品摆上案头,代表当时先进科学技术的新鲜事物逐步走进中国人乃至中国宫廷的视野,中国一步步融入世界的律动之中。火车头式表和轮船式风雨表进入清宫,当年不知曾摆放在哪一座宫殿内,都有谁曾以好奇的目光打量它们。但这一缕来自世界的风,扎扎实实地吹进了紫禁城。

火车头式表和轮船式风雨表均安设于大理石座上。因为法国出产多种多样的大理石,法国钟表大多配以色彩和谐的大理石座,以增强其庄重感和可观赏性。火车头式表底座为黑色的大理石,与火车头机身的金属质感相呼应,一眼看见,浓厚的工业气息便扑面而来。轮船式风雨表船身置于绿色的大理石座上,与铜船舱的金色形成对比,于工业气息之外平添了许多时尚感。两件钟表均巧妙地嵌有两针钟表、风雨寒暑表和温度计,兼具了钟表的多种实用功能。资料显示,轮船式风雨表的烟筒顶端甚至还水平放置有指南针。不仅如此,两件钟表还各有机巧。火车头式表在上弦后,驱动杆会带动车轮转动,看起来犹如火车在铁轨上行驶。轮船式风雨表在开动船尾舵之后,船身上的圆筒会转动,船尾的驱动轮亦会转动。值得一提的是,轮船式风雨表还有较为特别的中国元素,船尾较大的铜质旗帜上刻有龙纹图案,船头较小的铜质旗帜上则刻有“万寿无疆”四个字,研究者认为这一钟表进入清宫或与为帝后祝寿有关。

有这样一种说法:钟表在中国传播和被认知接受的速度是其他任何西方物品无法比拟的。替代了日晷、刻漏的西式钟表不但改变了中国传统的计时方法,更为重要的是对中国人的时间观念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来自欧洲的钟表,在彼时中国,是精巧的计时器,是精美的陈设艺术品,亦是惹人惊奇和喜爱的伴手礼,是接近并走进中国宫廷的敲门砖,见证了彼时中国逐渐落后于世界大潮的一段历史。伴随展厅中播放的钟表叮叮当当之声,让人恍若置身另一重时空。好在,一切充满希望,尽管不时风雨来袭,但风雨无阻。

(原标题:宫廷计时器里的五味杂陈)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福宁君

流程编辑:u017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