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迟迟,树影流动,宜移一把藤椅置于树荫深处,读几首与夏日佳果紧紧相连的古诗词,品味那独特的清凉与甜蜜。

荔枝 资料图 来源 新华社

夏天的味道,从一颗莹莹可爱的樱桃开始。樱桃的种植历史可追溯春秋时期,《礼记》中已有“仲夏之日以会桃先荐寝庙”的记载。樱桃以其婀娜玲珑的身姿、娇艳光洁的色泽、甜酸适中的口感,深受众人喜爱。白居易曾写过一首《吴樱桃》,记录他在亲历樱桃熟时的所见所闻:“香色鲜浓气味殊”引众人纷纷前往采摘,硕果累累的樱桃园一派“鸟偷飞处衔将火,人摘争时蹋破珠”的热闹景象。与白居易借樱桃感叹自身机遇相比,杜牧则是被樱桃的味道深深吸引,不仅盛赞“新果真琼液,未应宴紫兰”,更发出“流年如可驻,何必九华丹”的赞叹,樱桃的美味连九华仙丹都不可比,可谓挚爱。宋代诗人杨万里也是樱桃的“真爱粉”,他不仅写过七言绝句《樱桃》,记录采摘樱桃后小心翼翼、十分珍爱的心情,更以一道名曰“樱桃煎”的美味入诗,记录下樱桃蜜饯的做法:“何人弄好手?万颗捣虚脆。印成花钿薄,染作水澌紫。”只因“北果非不多,此味良独美”。

最能代表夏天的水果,当属西瓜。“杨晖发藻,九彩杂糅;蓝皮密理,素肌丹瓤;甘逾蜜房,冷亚冰霜”,绿皮红瓤、甘甜多汁的西瓜最早从东汉刘桢的《瓜赋》中走出,带着沙沙香甜的味道,轻易便能驱散夏日的闷热。经历过沙场百战的文天祥,也会急不可耐地抽出佩刀,切开用冰凉井水浸泡过的西瓜,“下咽顿除烟火气,入齿便作冰雪声”,好不痛快!吃西瓜亦看心境,“南宋四大家”之一的范成大曾出使金国,途经开封时,看到西瓜园里“碧蔓凌霜卧软沙”的景象,顿感亲切,只可惜南宋国力不振,作为使节的他,心中弥漫淡淡的愁绪,原本内心十分钟爱、年年都会大快朵颐的西瓜,也只觉“形模濩落淡如水,未可蒲萄苜蓿夸”。

盛夏时节,一想起酸甜可口、饱满多汁的解暑佳果杨梅,便会口舌生津。喜食杨梅的古人常深入梅林,采一篮“玉肌半醉生红粟,墨晕微深染紫裳”的杨梅,先用食盐渍浸片刻,既能杀菌,且能减少酸味。“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持盐把酒但饮之,莫学夷齐事高洁。”透过《梁园吟》可以看到,李白用食盐渍浸过的杨梅佐酒,还取笑朋友说,人间美味当前,莫要客气。杨梅的味美,可见一斑。清代文学家李渔以善于生活著称,在他的《闲情偶寄》里记录过多种美食,而杨梅却颇受偏爱,时时刻刻让他惦记着,“红肌生粟初圆白,紫晕含浆烂熟时。醉色染成馋客面,馀涎流出美人脂”,他笔下的杨梅流淌着夏日山林的醇美滋味。

在岭南,夏天是荔枝味的。在交通、种植和保鲜技术不成熟的古代,享用荔枝只是少数人的特权。细品肉如凝脂、味香清甜的荔枝,心中也升腾起几许历史的况味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唐明皇用荔枝博得妃子一笑的背后,是唐王朝高层的腐败乃衰败之由,杜牧对历史的反思与诘问,使人越发冷静。苏东坡虽一生颠沛流离,却从未失去对生活的热爱。贬谪惠州时,他有了舌尖上的新发现,笑吟“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夏日渐深,品味佳果的同时,也在诗文与历史中丰盈自我的精神。

(原标题:古诗词中的夏日佳果)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 李钊

流程编辑 U003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