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于成年人社交圈的剧本杀,正悄然演变出“儿童版本”分支,成为家长们遛娃时一个新奇选项。其高昂的收费搭载各种理念,被不少商家描述为下一个投资红海。热闹背后,却难掩从业者水平不一、剧本质量参差不齐、运营时间,形式更待规范细化等问题。萌芽中的儿童剧本杀想要蓬勃正向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制图 宋溪

现状 昂贵的角色扮演游戏

“在游戏中得到启发,在推理中锻炼表达!”“学会高尚品德、构建自立信心”……伴随剧本杀的风靡,北京一些剧本杀店面也陆续开始为儿童提供专场服务。五彩缤纷的环境布置,配合着富于教育意义的宣传语,看起来很是令人心动。

儿童剧本杀营销宣传

“每场6个小朋友,不需要孩子阅读故事情节,老师给安排角色。”朝阳区一家主打儿童剧本游戏的店面,目前有4个主题可供挑选。店员介绍,孩子们参与时会换上相应服装,按照老师要求扮演各自角色,过程中会有一些主题知识的讲解,最终完成任务。

记者注意到,若从费用方面来看,与成人剧本杀普遍不少于5小时、人均150至200元区间的主流票价相比,儿童剧本杀显然高出一截。多数游戏的时长控制在1至2小时以内,最长不超过4个小时,单人票价则以250至300元为主。有的店面还提供亲子剧本游戏,一大一小票价直逼400元。

浏览多款儿童剧本,记者发现较之成人剧本迷案、推理等核心,儿童剧本的含“杀”量为零,侧重于换装、听主持人讲故事、问题解决、闯关比赛等环节。例如一场“松鼠过冬”主题,就要求小朋友分为不同家族,按规则收集道具,以及“捣乱”抢夺对方家族道具,最终分出胜负。从这一角度来说,将儿童剧本杀描述为“角色扮演游戏”似乎更为贴切。

“可以理解,太复杂的也玩不了”“有点像我们小时候分角色朗读课文,就是场景环境更沉浸了,羡慕现在的孩子。”对于儿童剧本杀,一些家长表现出了好奇,称有机会愿意带孩子体验。已尝过鲜的家长,评价则不尽相同。

为了能尽量和同龄小伙伴一起玩,小米妈妈曾带自己5岁和8岁的孩子体验剧本杀,“店员说可以一起玩,但实际上大宝玩得很高兴,小的就比较迷茫。”在她看来,儿童剧本杀主要面向学龄前和小学阶段的孩子,两三岁的差别,就会在理解表达,身体素质等方面相差巨大,店家对剧本参与年龄划分应更为细致。而现行的剧本游戏,对建议年龄通常只表述为3至6岁,7至12岁,或6岁以上、8岁以上等,过于笼统宽泛。

此外,组织儿童进行游戏,主持人的引领尤为重要。“老师组织节奏不行,给很短的时间思考,一直在催……只是以在时间内完成任务为目的,孩子说以后不会考虑剧本杀。”社交平台上,有家长在体验过后给出这样的评价。而出于“保密”考虑,大部分剧本杀“家长止步”,也为不少家长所诟病。“一般来说应该先给家长介绍下环境,有个可视窗口或者摄像头。”“咱也不知道怎么玩怎么杀的,有什么教育意义,孩子参与程度啥的全都不知道。”

观察 剧本质量暂不能令人满意

从业者徐玮宏,手里运营着三家剧本杀店面,今年暑假前夕,他将其中一家作为试点,开拓了儿童剧本杀业务。事实上,他印象中剧本杀店里出现孩子的身影,最早可追溯到去年10月。“以10岁以上稍大些的孩子为主,那时候儿童剧本产品不多,没什么可选的,他们玩的其实都是成人本。”

经过数月耕耘,如今开设儿童试点的店面,来玩的儿童占比约10%。即每周店里平均开30车(车:指剧本杀的一局)的话,儿童主题能占到3车左右。出于对新业务的重视,徐玮宏常亲自上阵为儿童“带本”,组织游戏,积累了不少经验与观察。

在他看来,剧本杀最重要的应该是剧本,但在儿童剧本杀这个新兴市场里,剧本质量还远不能令人满意。“可以说目前为止,我买的本我都不喜欢,只能去改本和调整。”

由于儿童剧本杀中没有凶案,也不似成人剧本题材多样,又受儿童认知所限,往往以历史故事、生活常识作为展开背景。下半年伴随部分教培机构入局,闯关题目中又加入了算术、做手工、单词拼写、古诗词填空、归纳成语典故等内容,但从表现形式上看仍旧比较单一。“比如安排好的角色常带有成人施加的刻板印象,直接告诉孩子该做什么,忽视了孩子的想象力。除了表现欲较强的儿童会在游戏中尽情展现,大多数儿童都沦为听指挥的配角,参与感很弱。另外剧本套路化严重,常利用儿童的胜负心强调竞争、对抗,却高估了他们的情绪控制能力。玩着玩着情绪上头,就会闹出矛盾。”

针对这些缺陷,徐玮宏有意识地在“带本”时进行更改调整。例如为儿童留出表演环节,鼓励他们发挥想象,让自己更像扮演的角色。多关注话少、内向的孩子。以及有意识减少分组对抗的强度,引导孩子们共同对抗主持人这个“大敌人”。他认为,让孩子亲口说出“我们要团结、我们不能轻易言败、我们不能抛弃同伴”这类话,比分出比赛的输赢更有价值。

加盟 行业“画大饼”小心被诓

较之线下仍处尝试探索阶段,在线上,围绕儿童剧本杀的营销已然一片火热。社交平台、短视频平台上,均可搜索到数万讨论帖与相关视频。除了经验交流,大部分是各类儿童剧本杀运营品牌发布的招募加盟商、合伙人等内容。

儿童剧本杀营销宣传

“236场营收200万”“3个月带来150万+”“招生话术,没有拿不下的家长”……这些内容中,儿童剧本杀普遍被描述为轻资产创业,可用于教培机构销课、书店吸引儿童顾客等诸多场景,具有入局门槛低、收益高、资金回笼快等优势。仿佛只要加入其中,就能踩中“风口”,实现盈利的美梦。评论区内不少网友心动不已,纷纷留言“求分享”“求加盟”。

记者联系数家儿童剧本杀品牌,了解到加盟的主要形式即购买剧本。根据本子是电子版还是实体版,购买数量、道具丰富与精美程度等,报价从四五千元到两三万元不等。

某品牌三套名著本开价上万元

此外,品牌通常宣称,买了剧本的话,会同步提供一系列配套支持方案。如开本培训、账号涨粉引流、营销推广技巧……即“围绕产品的相关赋能”。有的品牌还称每年缴纳一定会费,可以持续得到老师的创业帮扶。

某品牌提供的运营课程内容

虽然店里已有了一部分儿童流量,但在徐玮宏看来,这一赛道还远称不上红火。“行业鼓动声音过大,是否加入仍需自身清醒判断。比如我发现都是运营品牌在说这个行业赚钱多么容易,却看不到多少已经在做的店家,包括我自己在内,能够说经营状况有多好,这就是有问题的。”

他分析,运营品牌通过“画饼”,只是努力想要将剧本产品、营销模式等货卖出去,但不能帮助加盟商解决最关键的线下销售端的问题,即充足稳定的儿童客源。从这一点来说,天花乱坠的宣传不排除有诓人加盟的意味。

从游戏时间上来看,大部分剧本杀店尚未对儿童游戏时段做出具体限制。但在9月初发布的《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围绕新近兴起的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剧本娱乐经营活动,规定剧本娱乐经营者除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外,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剧本娱乐经营服务,这对儿童剧本杀无疑提出了又一重限制与挑战。

(原标题:调查丨低门槛高收益?剧本差缺规范!剧本杀别拿孩子当“风口”)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魏婧

流程编辑:u029
 

本网受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委托,声明如下: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未经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或本网书面授权的情况下,不得转载、使用、编辑刊登在本网上的文章、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版权侵权联系电话:010-8520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