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北京

炎炎夏日,公园成北京市民纳凉好去处,赏美景别煞风景

2019-07-04 10:51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不久前,德胜门公交枢纽北边的跨河桥上,几位游泳爱好者跨到天桥栏杆外练习“跳水”的一幕令人惊讶。炎夏已至,不仅护城河边,大大小小的公园也成为市民放松身心、消暑纳凉的好去处。同时,一些夏季“老问题”也随之凸显出来。而在公园执法强度有限,加之不断倡导文明游园的客观条件下,游客更需多几分自觉,乃至对安全的珍视。

玉渊潭里“野泳”的初学者

景区“冒烟”,无视提醒烟头随手扔

作为“老少咸宜”的景点,即便是工作日,北京动物园也颇为热闹。上午十时许,“拖家带口”的游人渐渐增多。正门附近,一种四面透风,既凉快又能饱览园中景色的小观光车很受欢迎,用不多时,游客便会坐满一辆。

等待其他游客陆续上车的过程中,有位坐在观光车倒数第二排的男子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并抽了起来。戴着红袖标的安全巡查员来回指挥游客乘车,几次经过男子身边,对其吸烟行为却没有作出反应。

“这位先生您要是抽烟就坐到后面去吧!”伴随烟雾飘散,最后一排的一对母女不可避免被“笼罩”其中。母亲向男子提出“抗议”,并欠身做出想要带孩子换座位的姿态。“掐了,掐了”,男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边应边将香烟用脚踩灭。身旁与他同行的女士也忍不住埋怨,“你说你抽啥烟呢!”

不远处,草原狼笼舍外,一位黑衣男子手指间夹着香烟,边吸边观赏着狼的一举一动。突然草原狼向玻璃墙走来,与游客近在咫尺。男子赶紧猛吸几口,将烟头扔进一旁草丛中,踩了一脚,转身掏出手机来拍照,此时烟头的火光尚未完全熄灭。

同样是工作日,下午一时许北海公园里游人寥寥。但从南门一进来,记者看到一位戴眼镜的男子凭栏望水,同时吸着烟,显得很是惬意。伴随一阵微风,烟味飘散出数米之远。与该男子同行的还有两位女士,正以白塔为背景合影自拍。等待她们拍照的几分钟内,男子从容吸完了整支香烟,并将烟头直接扔在地上。

记者发现,依据《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多家公园已成为禁烟单位,也均设有明显禁烟标识。但囿于园区面积、管理人手、游人自觉等因素,“冒烟”状况目前仍无法完全避免。

仅上半年,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的“网上信箱”栏目就收到两封反映游人吸烟问题的信件。其中4月8日的信件中,写信市民表示“本人于2019年4月6日去动物园游玩,游玩过程中发现有4处7人次游人吸烟情况。”另一封3月25日的信件中,写信市民反映,“近期去天坛、北海、景山、动物园等公园游玩,发现有大量游客在游览区域内吸烟。”

针对相关声音,公园管理中心也作出了回复。表示正从“加强宣传力度”、“加强网格巡视管理”等方面努力改进。主要措施包括“设置大型禁烟牌示,公园广播循环播放‘禁止吸烟’提示语,公共卫生间内张贴控烟宣传海报”以及“责成护园队、保安加大巡视力度,特别加强门区、古建等重点区域巡检频次。巡查园内游人稀少且容易隐藏吸烟者地点,利用园内监控设施,对吸烟行为进行检查”等等。

音响“轰鸣”,园内几无清静所在

在“文静榭”唱歌跳舞的人们

炎夏傍晚,伴随天色微微转暗,位于西城区的宣武艺园迎来一天中最“热闹”的时段。隔着院墙,便有阵阵歌声飘荡传出。

园内一处名为“文静榭”的小亭子,这会儿可一点不“文静”。一男一女正在卡拉OK机伴奏下,十分投入地进行对唱。旁边一位熟识的围观者介绍,他们几乎每天都来,从7点多一直唱到9点。

一曲终了,男子切换出鼓点强劲的动感音乐。受气氛驱使,四五位围观者忍不住在亭子里跳起舞来。记者使用分贝测试软件进行测试,发现此时音量平均值为106分贝。

“一次次吹起竹笛……”与文静榭“隔水相望”的对面凉亭旁,身穿粉红上衣的大妈正举着话筒,在另一台卡拉OK机伴奏下,声情并茂地演唱着。粉衣大妈唱完,坐在她身后的一位黑衣大妈——卡拉OK机的主人,鼓起了掌。

“这机器可不便宜,要2000多呢!里面的歌都是我自己下载的,每晚用小推车把机器带到公园里,结束后再带回家。”黑衣大妈略带骄傲地告诉记者,有了这台机器,她“以歌会友”,周围慢慢聚起了几位老伙伴。“我跟你说,公园里大概固定下来唱歌位置的,少说也有七八伙儿呢!”

沿公园小径踱步,记者意识到大妈所言非虚。后方歌声刚一减弱,走不多远,前方立刻又是一台卡拉OK机……对于这个占地面积仅7.37公顷的小公园而言,想在园内寻得一处清静所在,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除了陶醉于音乐中的诸多“唱K团体”,宣武艺园中还有不少散步市民。一位推着婴儿车的母亲表示,因为住得近,孩子又喜欢看大白鹅,每晚都会来这里走上几圈。“但唱歌声音确实挺大,经过音箱的时候怕震到孩子,我得紧走几步推过去。”

晚上八点,东门附近广场舞跳得正酣。紧挨东门的长椿里小区,走远几栋楼后仍可听闻“咚咚”鼓乐声。一位带小孙子在楼下坐玩具车的大爷表示,他家住得还要更远些,依然能听见声音。“至少得到晚上九点,甚至超过闭园时间。”

宣武艺园不在市公园管理中心管辖范围,记者联系西城区园林市政管理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噪音问题市民时有反映。但由于公园方面缺少执法权,平日巡视中发现问题只能“劝说”,力度确实有限。

“像公园看到市民带大喇叭、大音响入内都会制止,但市民会把它们放在小推车、手提包里带进去。公园方面特意使用分贝测试仪去测音量,市民看到他们来测试时,就把音量控制在‘降噪令’允许的范围内。另外宣武艺园不需要门票,晚上不会像有门票的公园那样去清园。以前曾采用关一些灯的方式‘劝离’活动者,还会被投诉。”这位工作人员坦言,公园方面就现实困难向区管理中心表达过多次,“目前能做到的就是敦促他们加强巡视,努力劝说。”

露天“畅游”,4个月治理野泳2081起

玉渊潭里“野泳”和垂钓的人们

周四中午,玉渊潭公园游人不算多。从南门进来一上桥,记者便见到八一湖里有数名泳者,正分居于桥的东西两侧,在如火骄阳下来回畅游。

桥西侧,一位大爷头戴黑色泳帽、泳镜,仅穿一条泳裤,以约50米长度为限进行折返式自由泳,足足十几分钟也没有停歇之意。“这算什么,要是体力好,能一直游到三环呢!”岸边,一位正在休息的大爷告诉记者,他住得不远,常来玉渊潭游泳。“从早到晚都有人,这会儿就我们这四五个,算人少的。”

多年野泳,大爷“经验丰富”,一条毛巾随时擦身,还有一桶用带盖子塑料桶装的净水,是游完之后用来冲洗的。记者称提示牌写了不让游泳,大爷不以为意,“你自己身体自己知道,那干点什么没风险啊?”

桥东侧,一位看身形和衣着像是女性的泳者设备更为齐全。她用头巾将面部包裹严实,穿着长衣长裤的紧身泳衣,脚上戴着脚蹼,双臂还搭在浮板之上,分明是处在练习阶段的初学者!

湖边暂时没有工作人员,记者继续向园内寻找,将有人下湖游泳的情况告知遇到的工作人员。对方坦言管理起来确实比较困难,其原因同样是没有执法权。“比如我们劝阻之后,有的根本就不听,有的先是上来,过一会儿又下去了……公园里水域面积特别大,一旦有意外状况,我们很难及时发现。”

事实上,近年来北京因野泳发生意外的事件频频见诸媒体。就在去年7月,还有一位老人去玉渊潭游泳后失踪,经119指挥中心搜救,一天后被发现漂浮于水面上,已无生命体征。

6月10日,针对市民反映的玉渊潭野泳问题,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在“网上信箱”中予以回复。称在野泳现象集中的时段和重点地区,公园管理人员会采用手持式扩音器进行警示宣传并规劝野泳人员上岸。对新加入的野泳人员及青年、儿童进行重点防控。针对常年野泳人员,采取谈心、家访等形式,力争形成工作突破。

此外,公园还将配合属地政府综合施治,同时向公园水域河长制的上级机关甘家口街道办事处及海淀区城管等行政管理部门申请进园开展执法工作。呼吁相关部门对北京市辖区内公园河湖管理适用条例进行法律解释,为公园湖面野泳管理提供法律依据。回复中透露,2019年1月至4月,玉渊潭公园共治理野泳2081起,野泳区域缩小范围,人员数量基本没有增长。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魏婧 文并摄  编辑 辛宏

流程编辑 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