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人文

《长安十二时辰》中何监实为大诗人贺知章,狼卫与府兵有何说法?

2019-07-19 09:38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在《长安十二时辰》中一重要角色便是赫赫有名的大诗人贺知章(剧中改称何监)。贺知章在天宝三年时已八十多岁,向玄宗告老还乡,因其是太子李亨的老师,太子在朝堂上处境不妙,李林甫与永王李麟等多方攻讦,太子地位岌岌可危,便请老师掌管靖安司,以便在朝争中斡旋,抵挡明枪暗箭。

大人物的宅邸

右相李林甫的宅邸与贺知章的宅邸坐落的位置便可看出二人身处状态。长安城因北边是宫城禁苑,故北边繁华南边萧条,不少达官贵人都会选择与皇宫住得近些。“张小敬嘿嘿一笑:‘那里原是李卫公的宅邸,如今住得却是右相。’‘李林甫?’年轻人心中一寒,再看那宅邸上的脊兽,陡然也多了几分阴森气质。一朝之重臣,居然住得离平康里这么近,日夜欣赏映红柳绿,可也算一桩奇闻了。”李林甫的宅邸不但邻近皇城,更靠近青楼密布的平康坊,暗示了李相沉溺声色的日常。

另一边贺知章的宅邸在离权力中心稍远的宣平坊中,静谧却风景大好。书中这样介绍这篇闹市桃源:“宣平坊这里地势很高,坡度缓缓抬升,远远望去就像是在城中凭空隆起一片平头山丘。这片山丘叫乐游原,可以俯瞰整个城区。乐游原和曲江池并称‘山水’,是长安人不必出城即能享受到的野景。原上的乐坊、戏场、酒肆遍地皆是,又有慈恩寺、青龙寺、崇真观等大庙,附近靖恭坊内还有一个马球场,是长安城为数不多可以公开观看的地方,是城中最佳的玩乐去处之一。……贺知章住的宣平坊,正在乐游原东北角。他选择这里,一方面是因为这里柳树甚多,那是老人最喜欢的树木;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在南边的升平坊中,设有一处东宫药园。太子对这位耆老格外尊崇,特许东宫药园可以随时为其供药。贺知章致仕后,把京城房产全都卖掉了,只剩了这一座,可见是非常喜欢。”马伯庸对贺知章府邸“柳树甚多”的描述还是比较真实可信的,毕竟当时长安孩童口中都会吟诵他的“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一句。乐游原上视角开阔,也无毗邻皇城的压抑感,也是培育出大量诗词名作,如李商隐的名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便是出自《乐游原》一诗,再如李白《忆秦娥·箫声咽》的“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除乐游原外,长安城东南由黄渠水系流经的曲江池和芙蓉园也是一处极好的赏景去处,不过在冬季河水结冰,花草凋零,显得略微冷清。唐长安大部分是在隋大兴基础上兴建,但曲江池和芙蓉园是唐单独建造的,杜甫的“江头宫殿锁千门” 便是描绘芙蓉园的景致。《巍巍古都》中描述,曲江芙蓉园是开放的公共游乐园,本是汉代上林苑的一部分,苑中有水流曲折,故名曲江,唐玄宗开元年间凿为池,称曲池或芙蓉池,环池离宫别馆,花木繁茂,时称帝城盛景。《长安十二时辰》中,狼卫在旅贲军的围追堵截下逃往曲江池,城门严查,这处水系却可通往城外,“这个池子一半位于城内,占了两坊之地,另外一半在城外,与少陵原相接”,迷宫般的园林是藏匿的好去处。

府兵制的崩溃

《长安十二时辰》中写道,突厥狼卫潜入长安城,绑架了王宗汜将军的女儿,这里的“王宗汜”便是玄宗时的名将王忠嗣。王忠嗣幼年被接入宫中抚养,唐玄宗收为假子,赐名忠嗣,颇得圣上青睐,天宝初年,大败突厥叶护部落,取乌苏米施可汗首级至长安。小说中,突厥贵族对其恨之入骨,欲借女儿威胁当时在前线与突厥作战的王忠嗣。“狼卫”便是突厥部落的精英,被派入长安执行此任务。

张小敬(右)与狼卫的搏斗

故事还提到,开元二十三年,张小敬等安西都护府“第八都护团”奉命去守拨换城(今新疆阿克苏市)外三十里的烽燧堡,也就是围绕烽火台而造的小城,其实这件事史书上并无记载。当时,安西都护府主要的压力在于西边各国和南面的吐蕃,至于突厥的压力已经转给北庭都护府。小说中作者叙述的重点并不是交代唐朝的外事背景,而是与这些人息息相关的府兵制度的崩溃,就在张小敬他们这场战争两年后,府兵制便名存实亡了。

府兵制建立于西魏大统十六年(公元550年),一直到唐代由唐太宗于贞观十年(公元636年)重新划分全国为10道、630余府。这“府”也就是折冲府,入军府的男子平时农耕,守卫京师,根据任务出征戍边,这些士兵就是府兵,是当时唐朝的兵力主要组成部分。士兵的部分武器装备比如战马、武器、马镫、被褥、炊具、粮草等都要自备,而盔甲、长矛、弓箭等则是由官府统一配发。去当兵每户家庭还要承担大量开销,因此在初期普通的农户甚至中农也无法支持这样的开销。而在当时能为国家当兵还是一种荣耀,大多参军的都是世家大户或者家境殷实的富裕子弟。平时的耕种交给佃户而不用担心收入来源,只管放心练兵,这种又有社会地位又能实现抱负的模式,在唐初为大唐提供了非常强大的战斗力,塑造了府兵制的巅峰。

府兵制鼎盛与所处的时代环境关联非常大,而它的衰败也是一样。府兵制比较依靠兵源自身的经济条件,而随着唐朝的发展,均田制被破坏土地兼并日益增多,大量户口流失导致府兵制征不上来兵。另外,随着唐朝疆域的不断扩展,比如张小敬所在的安西都护府,在现在的新疆西部,而当时一个长安人离家这么远,在这个地方冒着生命危险戍边,可见他们心中的不满。而边疆驻防所需的兵力越来越多,内地又征不上来兵,让他们轮替的时间越来越长,士兵们越发感到自己这样做的意义何在,思想上产生极大的厌恶。而原来守卫京师的任务也被各种专门募集的禁卫军所代替,府兵的荣耀感下降社会地位降低,甚至沦为权贵的私人奴仆。随着军府设置数目越来越多,唐朝自开元以来边境压力激增,频繁的用兵,使得量上去了质下来了,精兵不断被稀释。

为了弥补兵源,唐朝在坊间招募各种健儿作为临时兵源,这些人有些是临时的有些是长期的。由各个军区按照固定名额招募,吸收了大量的流民,减少了内地城市的治安压力。比如张小敬就是参加募兵的健儿,并非是府兵制出身。而募兵制可以说是大势所趋,健儿的出现和发展更加加快了府兵制度的瓦解,最终在开元二十五年,由李林甫主导玄宗允许各军区自己募兵。实行募兵制以后,唐朝军队总体数量减少,但核心战斗力提升,天宝年间唐朝边境形势由颓势转为主动。曾经为国家付出的府兵,在旧制度濒临崩溃的边缘,似乎一夕之间就被历史扔进了垃圾桶里。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