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艺绽

黄磊海清《小欢喜》聚焦高考,是多少人不欢喜却忘不掉的高三生活

2019-08-03 08:50 编辑:TF021 来源:艺绽

刚开播几天的《小欢喜》,拍得太真实了。让已经结束高中生活十多年的艺绽君,放佛瞬间回到了高三。

如果说三年前的《小别离》描绘的是中国式家庭迈过中考这道坎,那么《小欢喜》聚焦的高考,无疑是更难解的一道题。

《小欢喜》的代入感很强,一切场景、情节设计、服化道的细节,都是从营造真实感出发的,最典型的是高三学生们总会穿着大一码的校服。

诞生了清华北大学生的出租房中,有写满了“我恨”的试卷墙。

剧中设置了三个高三考生家庭,都极具代表性。“摩登家庭”的父亲方圆、母亲童文洁与儿子方一凡、外甥林磊儿的关系开明而和睦;拒绝前夫乔卫东的单亲母亲宋倩,则对女儿乔英子展开了“全包围”式的关切;“留守少年”季杨杨,面对“空降父母”区长季胜利和刘静的突然关怀,显得无所适从。

三组家长,黄金阵容,黄磊、海清、陶虹、沙溢、王砚辉、咏梅…每一个名字都是实打实的演技派。

海清饰演的童文洁在车里教育儿子方一凡这一段,太真实了,有多少人会心一笑,想起学生时代老妈因为恨铁不成钢,责骂自己的场景。方一凡刚说了一句:妈,董文洁直接回怼:你不要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方一凡那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小表情,是多少高中男生当年的翻版。

不得不说的是,扮演母子的海清和周奇乍一看就像亲生的。这选角,服!

再说第二组家庭。学校组织高三开学誓师大会,要放飞心愿气球。沙溢饰演的老乔顺着闺女的意思,帮她写上“顺利考上航天专业”,而陶虹饰演的妈妈宋倩呢,一定要再加一句“一定考到七百分”。

女儿英子终于忍无可忍,把心里话吼了出来:

最终在争执中,气球破了,英子哭了,陶虹老师“想触碰女儿又收回的手”,戏真足!

英子卧室与客厅的一堵墙竟被打成了一扇透明的窗,能够方便母亲随时随地掌握动向。成年的孩子竟然在家中没有半点私人空间,无形中强化了母女之间的紧张关系。

第三组家庭也很有代表性。王彦辉饰演的区长季胜利,工作繁忙,想多关心一下儿子季杨杨,加个学生家长微信群,一听说里面有四五十个人,季胜利立刻拒绝了:万一同学家长要加我,我不太方便。

青春期的孩子们,都喜欢吐槽自己的妈妈。这边英子刚说完,“我妈就是个狠人,贼专制。”

方一凡马上说,“你妈多好啊,天天笑呵呵的,温柔又慈祥。”

然后矛头一转,对准自己妈妈:

《小欢喜》将孩子青春期的叛逆、敏感与对高考的焦虑、惴惴不安融合在一起,他们不理解爸妈,也始终坚信爸妈“不理解”自己。没完没了的争吵源于考生自我意识和家长意愿之间的背离,彼此依赖却又总是心生芥蒂。

而从更广的视角看,《小欢喜》通过折射整个高考在社会家庭中的变迁,直击教育、婚姻、亲子关系等国人关注的重点话题。

事实上,早在三年前拍完《小别离》后,黄磊就特别想做《小欢喜》。作为该剧的总编剧,黄磊起了《小欢喜》的剧名,“破题”一语中的:中国式的欢喜来自于“熬着”,过了一关就开心一下——初中考高中算过了个小关,高中考大学就过了个大关。

对中国家庭而言,高考是对整个家庭的试炼,高考过后,大多数学生会进入教育资源集中的城市,又将是父母和孩子的别离。因此,高考洗礼中的亲子关系,是个双向的“变形计”。这或许正是《小欢喜》最值得期待的地方。

所以黄磊说,《小欢喜》想探讨的是,子女长大后父母们该如何面对自我。在这小小的欢喜里,父母们要选择把自己活得更好。他也表示,相较于《小别离》是父母面对子女的成长和别离,《小欢喜》更多探讨的是父母直面自己的长大,“我们对儿女施与的影响和教育,将会影响他的一生,影响这个社会,也会影响我们自己生活的环境,我们首先得是我们自己,然后再是父母。”

作为一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从目前播出的情况来看,《小欢喜》是对得起观众期待的。随着剧情的展开,想必会出现更多值得探讨的话题。汪俊导演说过一番大实话,“现实主义的创作一不小心就脱离生活,狗血悬浮,我们还是希望《小欢喜》能够承载普罗大众真实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

《小欢喜》要稳住啊!

来源:艺绽

流程编辑:TF021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