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历史

青山埋忠魂,万古书英名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百岁老战士讲述作战经过

2019-09-17 09:23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从河西走廊南望,陡峭高大的祁连山直插云霄。这座亘古长存的山脉历尽岁月沧桑,阅尽天地星辰。

▌杨昌平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

如今,在甘肃和青海的祁连山脉上,有诸多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战斗纪念碑。从1936年10月西渡黄河开始,在短短的五个月内,21800人的西路军经历了大大小小80多次战斗,只有400余人最后到达了新疆。这支英勇无畏的部队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上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为千里祁连山、古老悠远的河西走廊留下了一段令人扼腕、让人叹息的悲壮故事。

习近平总书记于8月20日上午来到张掖市高台县,参观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一件件实物、一张张图片,再现了当年西路军英勇奋战、血决祁连的悲壮历程。习总书记仔细端详,深情回顾西路军的英雄事迹。他强调,我心里一直牵挂西路军历史和牺牲的将士,他们作出的重大的不可替代、不可磨灭的贡献,永载史册。他们展现了我们党的革命精神、奋斗精神,体现了红军精神、长征精神,我们要讲好党的故事、红军的故事、西路军的故事,把红色基因一代代传承下去。

9月8日上午,由中国拥军优属基金会主办、红军西路军研究工作委员会承办的“落实习总书记关于西路军精神的讲话座谈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北京、甘肃和陕西等地的中共党史和军事研究专家、红军西路军老战士及后代共百余人参加了座谈会。与会人员学习理解习总书记参观高台西路军纪念馆的重要讲话精神,研究落实习总书记讲话的措施。

回望绵延千里的河西走廊,瞩目巍峨耸立的祁连山脉,西路军将士在这片土地上经历的80多次血泪战斗,注定在中国革命史上熠熠生辉!

高台曾是西路军血战之地

习总书记参观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时担任讲解员的王丽霞也来北京参加座谈会,她说自己没想到习总书记对西路军历史这么关注。习总书记在参观陈列展览室的过程中,面对一件件实物、一张张图片,不时插话询问,处处涌动着总书记情系西路军的真挚情怀。她还没想到总书记对西路军历史这么熟悉。参观过程中,习近平总书记对西路军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都很熟悉,如对当时西路军政委员会早期对河西马家军战斗力估计不足、西路军与马家军武装力量对比、西路军机构领导成员等都非常熟悉。此外,习总书记对西路军幸存者以及革命烈士的后代也非常关心。看到董振堂、杨克明的照片时,习总书记关切地询问他们后代的情况,当看到妇女独立团血战康龙寺展板照片时,习近平总书记说,这些女战士被俘以后都不太好,80年代她们的生活都得到了改善。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坐落在甘肃高台县城东南角,纪念馆的前身是高台烈士陵园,是1957年为纪念在高台英勇牺牲的西路军第五军而建造的,红五军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等3000多名革命先烈长眠在这里。纪念馆内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采用传统纪念碑造型,高29.37米。碑身上部的党徽寓意革命战士永远在党的领导下前进,碑体正面为原西路军第三十军政委、原国家主席李先念的题词:红军西路军烈士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纪念碑背面是石刻碑文:“一九三六年十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总部及五军、九军、三十军共两万一千八百余将士,奉中革军委命令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十一月,组成西路军转战河西走廊。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同敌人进行殊死搏斗,历时半年之久,歼敌两万五千余人,有力地策应了河东红军的战略行动,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上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西路军精神永垂不朽!”

高台是兰新公路的咽喉要道,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我军要西进,首先必须占领高台。高台县城傍河南岸,城墙高约三丈,东西城门各有城楼。1937年1月1日,西路军第五军在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的率领下,一举攻克高台,建立了高台人民政府;西路军总部及九军则到达了临泽、沙河一线,红三十军到了倪家营子。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内的雕像。

但是,敌军军长马步芳、副军长马步青很快集中了9万兵力围攻西路军。敌人用部分兵力切断高台、临泽的联系,并分割包围、钳制沙河、倪家营主力,集中2万余人的部队集中围攻高台。

1937年1月12日,马元海调集部队和民团2万余人,在大炮的配合下,攻击高台城。董振堂指挥红五军孤军奋战,抗击敌人进攻,由于敌军攻势猛烈,只能逐步退入城内,依托城墙打击敌人。1月15日,敌人两个营在炮火掩护下,向财神楼连续发动进攻,我军将士严阵以待,用机枪、步枪、手榴弹和石块,不断打退敌人的进攻。激烈的战斗进行了四天,歼敌六百多人。由于城堡工事遭到严重破坏,我军伤亡很大,情况异常紧急。在一无援兵、二无弹药的情况下,率部驻守东城的董振堂命令骑兵团长吕仁礼率部突围。由于高台是西进必经之地和重要据点,西路军总部命令五军死守,不能放弃。面对严峻的形势,红五军指战员采取灵活多样的攻守策略,打退了敌人数次进攻,又艰难地坚守了三天四夜。

1月20日晨,敌人集中全部兵力,用人海战术四面硬拼攻城,指战员们用刺刀、枪托拼杀,用石块砸,用矛戳,用口咬,和敌人同归于尽,继续浴血奋战。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在率军政人员增援西关途中,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年仅32岁。一直率四十五团坚守城东南的军长董振堂中弹,不幸牺牲。

高台失陷后,敌人挨门逐户搜捕红军伤病员和失散人员,许多群众冒着生命危险营救红军战士,如:营长李中荣、战士夏德伟、四十五团政委张力雄、通讯员陈永禄、骑兵团团长吕仁礼、干部团政治处主任徐一新等,为中国革命保存了一批精英。

高台大血战是西路军经历的一场大仗,也是我军战史上一场异常惨烈、悲壮无比的恶战。在这场守城血战中,红五军将士英勇顽强、誓与高台城共存亡。红军将士以简陋的武器和数倍于己之敌展开恶战,坚守孤城达半月之久。敌人攻入城后,红军将士们仍宁死拼杀,鲜血洒满城内每一条大街小巷。

在甘肃张掖市的肃南、临泽、高台等当年西路军将士所战斗过的地方,有数处埋葬着数千具尸骸的巨大坟茔。从临泽通往肃南的公路,有一处河西走廊和祁连山的交界处,名为梨园口,寂静的山洼里耸立着“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梨园口战场遗址纪念碑”,纪念碑后就是一座巨大的坟茔。

西路军在倪家营子失利后突围,然后抢占梨园口,控制进入祁连山的要隘。然而,我军刚到,敌人的骑兵就跟踪而至。不到半日,九军仅剩的半个团约1000余人,仅有少数人突围。不幸的是,我军历史上最年轻的军级指挥员、24岁的九军政委陈海松就牺牲在这里。

2016年的时候,笔者曾到梨园口战场遗址缅怀英烈。梨园口所在的梨园村,也称梨园营,如今是一个有四五十户人家的村庄。村庄的身后只有一条路通向祁连山的深处,两边山险崖峭,嵯峨峥嵘。道口两旁山峦起伏,向南即通往祁连山腹地。梨园口战场遗址纪念碑后边的山壁上,雕刻着鲜艳的红色大字“西路军魂”,真可谓:梨园松海拂忠骨,红军血泪浸山麓。

百岁老战士的强国情怀

正当座谈会开到一半的时候,已经101岁高龄的西路军老战士胡正先来到了会场。听到主持人说百岁老战士来了,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以热烈的掌声向他致敬。

胡正先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6年入红军总部通讯学校学习,参加了鄂豫皖、川陕苏区反“围剿”和长征。在步履维艰的西征途中,胡正先仍然坚持留着部队仅剩的一部电台,紧紧地将电台背在自己身上,坚持到了最后。

今年101岁的西路军老战士胡正先呼吁大家努力工作。

对于自己亲历的西路军作战经过,胡正先也作过介绍。他谈到,西路军过了凉州之后,西安事变爆发。中央当时考虑,让西路军在永昌这个地方先不要走,停下来。西路军停留下来后,马步芳和马步青调集部队前来围攻。此后40余天的仗,打得很辛苦,那时候的河西走廊已经是寒冬,西路军缺衣少食,人困马乏,伤病又多,损失超过6000人。后来,等到西安事变解决以后,中央又来电说继续往西走,不要到宁夏去了,顺着甘肃这条路到新疆去,从新疆接通国际关系。

“人家是骑兵,有后援,资源充足,我们却没有吃的,连水都喝不上,天气又很冷,更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子弹。当时按照配备,三十军每支枪是25发子弹,九军每支枪是20发子弹,五军每支枪是5发子弹,而且没有重武器,只有步枪。一过黄河,就一直打,没停,所以子弹基本上打完了。敌人来了以后,我们都拿起战刀跟敌人拼。还有把敌人的耳朵、鼻子都咬掉的,也不松口。”胡正先回忆,马场滩战役后,西路军在石窝分兵,左支队一直在祁连山里面走,敌人不知道我们走到什么地方。我们一边走,一边防。那个时候我们还有一部电台,专门收集这方面的信息,可以看到敌人部队派人到什么地方了,以及我们的位置和敌人的距离,这一点我们搞得很清楚。

“我们在祁连山里面走了40多天,山里面没有人烟,都是雪山,我们40多天没有吃过一口粮食。这个地方天气恶劣,海拔都是4000米左右,冰天雪地的,我们很多人穿的都是单衣,在这40多天里面,我们也有不少减员,都走不动了。”胡正先说,到了星星峡的时候,陈云、滕代远他们在那等我们,这个地方有我们的党代表,所以我们在这个地方集合,大概400多人,算是回到了家。

1938年,胡正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中央军委二局报务员、电台台长、股长,东北军区二局科长。参加了辽沈、平津、广东、海南岛等战役。1950年后,任中南军区二局办公室主任、广州军区三局副局长,后历任总参谋部三部局长、参谋长、副部长、顾问。曾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在座谈会上,胡正先作了简短发言。他说:“宣传西路军精神,讲西路军的故事很好。西路军是奉中央命令渡过黄河,为人民,为国家献出生命,值得宣传,应该宣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现在我们国家建设得这么好,大家要好好读书,努力工作,为明天比今天更美好而努力!”

抵达新疆的400余人成为革命火种

在座谈会上,国防大学教授刘波介绍说:“一开始的计划是要占领宁夏,然后在蒙古方向取得苏联的国际援助。这个工作就落在了过了河的红四方面军三个军身上,中革军委命令成立西路军,红四方面军的总部率领下属过河的三个军组建西路军,西路军的使命就是打通河西走廊,取得苏联的国际援助。”

“西路军”的总指挥是徐向前,政委是陈昌浩,全军计21800人,其中机关、医院、伤病员及勤杂人员占40%左右。西路军广大指战员坚决执行中央命令,先后转战古浪、永昌、山丹、甘州、临泽、肃南、高台、安西等地,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连续奋战半年之久,对配合河东红军战略行动,推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起了重要作用。但是,时局的变化使西路军往蒙古方向争取援助的计划落空。刘波表示,三大红军主力会师不久,绥远战役爆发,共产国际又把援助的地点改在了新疆方向。西路军去新疆要上千公里,当时大家已经感到这个目标不可能完成了。

西路军将士们战斗过的地方,这些“墩子”上遍布弹洞。

“应该说西路军是一支能打仗的部队,刚过黄河的时候打了几场漂亮仗,他们在一条山地区凯歌高奏,打得马家军满地找牙。有几个战例打得很好,比如在大拉牌战斗中,5个营就打垮了马家军5000多人,而且斩获颇丰,在整个河西走廊征战的时间里,前半段都打得相当出彩。”刘波认为,西路军失败的原因有三,一是地势,靠两条腿走路的西路军和骑着马的马家军相比,劣势太大;二是枪支弹药不足;三是共产国际改变援助方向,作为一支孤军,拿不到援助是失败的重要原因。

不过,西路军仍然为革命保存了骨干力量。接到中央“西路军要保存力量,团结一致向新疆前进”的指示后,李卓然、李先念等率领的西路军左支队1000余人向西疾进,历经罕见的各种困苦和战斗,艰苦行军40多天,进入甘、新交接处的茫茫大戈壁滩和沙丘地带,又经过两天两夜的跋涉,走进了新疆的星星峡,此时只剩下了400余人。1937年5月1日,中共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等,带着几十辆汽车,载运着衣服、食物、药品等到达星星峡,迎接西路军余部,并将他们接到迪化(今乌鲁木齐)。这400多人建立了一个新兵营,实际上是我军最早的一个现代化的军校,为人民军队技术兵种的创建和发展打下了基础。此外,通过党的营救及西路军失散和被俘将士百折不挠的奋斗,仍有5000多名红军将士回到了党的怀抱,成为党和人民军队的骨干。

马场滩战役后,西路军在石窝分兵,最后仅400余人到达新疆。

刘波说:“抵达新疆的400多人组成的新兵营里面,将士们以战斗的姿态学习文化,以战斗的姿态学习机械化。他们学习开飞机,学习开坦克,学习开汽车、修汽车,还有些学军事理论,还有学翻译等等。这里面后来就走出来了三十来个开国将军,所以说西路军保存了革命的骨干力量,西路军新兵营书写了一个传奇。”

努力讲好西路军的故事

西路军的革命精神是什么?在座谈会上,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元帅之子、解放军总装科技委副主任徐小岩中将,结合西路军浴血西征的悲壮史实做出分析:第一是听党指挥的军魂意识。一切听党指挥,只要中国革命的大局需要,就是做出局部牺牲,也要坚决完成党的任务。第二是高昂的革命英雄主义和战斗精神。第三、崇高的共产主义信仰和百折不挠的革命意志。

西路军将士有的参与了创建鄂豫皖苏区,有的参加过宁都起义,有的参加了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这是一支在党的长期培养教育下成长起来的、经过血与火考验的部队,他们都有为中华民族独立解放事业而献身的坚定信念。

徐小岩举了许多西路军将士作战的例子。红九军军长孙玉清面对敌人的屠刀毫不畏惧,坚定地说:“我从参加革命之日起,就把个人生死安危置于脑后,死而无憾,引以为荣!” 红30军88师师长熊厚发身负重伤后被俘,面对马步芳匪军的威逼利诱,冷眼相对,信念更坚,就义前高呼:“共产党万岁!中国工农红军万岁!”红30军88师政委郑维山在西路军被打散后,在穷苦百姓家里养好伤,然后乔装成农民,昼伏夜行,向着陕北,向着党中央,一路乞行,终于在镇原找到了援西军。解放战争中,郑维山将军率领63军,参加了解放兰州的战役,血战窦家山,痛歼马匪军,彻底消灭了这支残杀西路军将士的匪军。郑维山将军在黄河边仰天长啸:“厚发兄弟,我回来了!西路军将士们安息吧!我给你们报仇了!”

如何讲好西路军的故事?徐小岩认为,要深入研究历史,创作丰富多彩的文艺作品。他回忆说,2018年6月,他参加了吴晓利写的《大山的呼唤》作品发布会。这是一本描写西路军女战士的小说,红军到四川后,执行妇女解放、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男女同工同酬的政策,打碎了套在妇女身上千年的枷锁。该书描述了在党的培养下一个川北孤苦伶仃的女童养媳向红梅如何成长为一个具有崇高共产主义信仰的红军女战士,歌颂了红军妇女独立团这支传奇的部队。这样好的文学作品和历史题材完全可以衍生出更多优秀的影视作品。

“青山埋忠魂,万古书英名”,西路军的浴血西征虽然以失败告终,但他们为革命事业作出的贡献有目共睹。回望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前进,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讲,我们要讲好党的故事、红军的故事、西路军的故事。

(原标题:西路军:浴血河西显忠魂)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