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娱乐

今年是金星舞蹈团二十周年 她为何能坚持这么久?

2019-10-16 11:20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今年是金星舞蹈团二十周年,坚持了这么久,给我自己吓了一跳。我曾经天天想放弃舞蹈,因为舞蹈实在太苦了!但后来发现,我放弃不了,否则我就没‘根’了。我的一切源于这个舞台,我对我的这个‘出身’特别看重。人一定要尊重自己的‘出身’,所以我得把这个‘根’保护好,这就是我建舞蹈团的目的。”在很多观众印象中,金星是犀利的评委,是直言的主持人……太多人只记住了她那张能言善辩的“嘴”,却忘了她更厉害的“腿”,忽视了她最重要的身份。其实,金星是一名以舞蹈为生的专业演员,是一个极其热爱舞蹈的艺术家。

“技术娃娃”一跳20年

1985年,17岁的金星就在第一届中国“桃李杯”舞蹈大赛中以舞蹈《帕米尔牧歌》夺得人生第一个金奖。1999年,金星创办民营现代舞团“金星舞蹈团”。如今,金星舞蹈团每个月都在中国各个城市巡演,并且“舞”遍全世界各大艺术节,向国内外观众展示中国现代舞的发展和水平。今年,金星舞蹈团迎来建团二十周年纪念。12月20日,上海大剧院将举办一场名为“舞@上海”的特别演出,荟萃《红与黑》、《脚步》、《海上探戈》等金星舞蹈团经典作品。演出刚一开票,不到一个小时,所有门票全部售罄。

近日,记者来到上海,跟随金星,沉浸式体验到作为金星舞蹈团一名成员的感受,也见到了金星不为大众所知,但却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另外一面。

金星舞蹈团位于上海杨浦区时尚中心园区内,是由瑞士艺术家设计的,简约、开阔,艺术氛围浓厚。进门的大墙上,除了金星作为舞蹈团艺术总监的照片,还悬挂着16位在职舞者每人的头像。在金星舞蹈团,金星没有自己的办公室,行政人员办公区也不大,而最好最舒适的空间全都留给了舞者们。中央供暖的大排练厅、练功房宽敞明亮,还有好几处专门的演员休息区、用餐区、洗浴室。

早上10点,金星一进舞蹈团,便挽起头发,直接走到排练厅门口。她倚着门,看了一会儿正在进行每天上午第一堂芭蕾舞课训练的舞团演员们,提了几句意见,然后就脱下外套,脱掉鞋子,穿着宽松的训练服、光着脚走进排练场。她招呼记者坐在早已准备好的沙袋垫子上,自己则直接坐在了白色的排练厅地上。

一改平时给人印象深刻的眉飞色舞、活色生香,在舞蹈团排练场里的金星,整个人都沉静下来,像一个纯粹的舞者。金星说:“我在学现代舞以前,就是桃李杯第一名的‘技术娃娃’,我经历过那个阶段,所以我知道把这种重视技术转换成用肢体语言说人话,是多漫长的一个过程。中国其他地方我管不了,但在金星舞蹈团,只要跟我学舞蹈,我就能教会你怎么用你的身体说你想说的话。这个‘话’不见得多大,也许词汇量很少,但它是干净的,是属于你的。我从来没有说过你必须要跳得像谁谁谁一样,也不要跳得像我一样,我最怕这个。因为我小时候跳舞,一直被老师说要跳得像谁,我心里一直是抵抗的,我抗拒跟别人一样,我可能一辈子也跳不成像别人一样,但我会有别人所没有的。在我当学生的时候,我说不出来这个话;但我当了老师以后,我鼓励所有演员不要做任何人,跳你自己就可以了。包括舞蹈团,包括我做事情,也都是这个理念。”

这里个个有故事

也正是这样的理念,让金星对舞蹈团每个舞者都充分了解和尊重,她随手一指,就能说出他们每个人背后的故事。“现在带着大家训练的韩斌韩团长,是我从餐厅里‘捞’回来的。他跟黄豆豆是同班同学,跳的非常好。但他从上海歌舞团到了歌剧院后,成了伴舞的了,这么好的演员,竟然就去餐厅工作了。2003年,我从餐厅里把他给‘捞’了出来,成为了我的舞伴,一直跳到现在。”“这个上海姑娘,以前是跳芭蕾舞出身的,现在35岁了,已经是孩子妈妈了。她能跳、能编、还能教课,是很好的舞者和编导。”“那个女演员,刚生完孩子100天,还在喂奶呢,又回来练功了。”“这个灰衣服的小伙子,23岁,来自山东。他18岁时,零基础,跟妈妈要了点钱,就来上海要跟我学跳舞。我让他先在我们团每天晚上的业余班上课,带班的老演员跟我说这孩子有点悟性,我一看确实有悟性,虽然零基础,但让他在业余班学了一年以后到舞蹈团来跳舞,现在跳的很好。我招演员从来不是只考一次试,因为有些人可能条件和技术还不错,但根本不热爱舞蹈,来几天就觉得没意思,不想学了。” 金星说,无论是老演员,还是新演员,每天都一样,要在舞蹈团坚持练功,而且每天都要从最基本的调整呼吸、地面动作开始练起。就连金星自己也经常跟着一起练功。“我要上台演出之前,一定也要练功,最少要练一个月,才能上舞台。否则不管你是老师、还是大师,台上一下就把你给比下去了。”今年三月,舞蹈团为了纪念二十周年,把以前的十个作品放在一起拍了个电影。金星最开始没想自己上,只想让年轻演员跳,但大家都说“金老师跳吧,留个纪念”,于是她练了一个半月,去跳了其中三个作品,“53岁了,跳我24岁的作品,累死了!”

“舞”后状态都对了

这样一套数十年坚持不懈的训练方法,让金星舞蹈团的舞者们拥有了不一样的功底和气质。金星骄傲地说:“我2004年带我们舞蹈团到欧洲去演出,当时有欧洲演员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我的训练是成功的。他说,‘金老师,我看你们舞蹈团的演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训练背景出来的。’因为有的人是芭蕾演员出身,有的以前是跳古典舞的,但我就是要把他们全都‘抹’自然了,就是一群跳舞的人,这是我追求的。在舞台上,看不出你的训练背景,看不到你的技术,那才是现代舞的最高境界。而那些拼命表现技术、炫技似的表演,还是延续了武术、杂技的概念,那不是真正高级的舞蹈。” 除了金星舞蹈团独特的训练方式,金星还会经常请外国专家来给舞蹈团上课或者排戏,“我从来不说哪个是老演员,哪个是新演员,这样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平等的。”

忙碌了一天,金星不仅没有丝毫疲态,反而比早上更容光焕发。她说:“我特别享受这个状态。如果我从电视台回到家,人就是拧巴的。但我从舞蹈团、排练厅回到家,都说我红光满面的。这里一切都特别舒服、干净。我们的舞者,每天下了班以后,不会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反而很愿意在舞蹈团待着,会有种被保护的安全感。这个安全感不是我给的,是整个环境带来的,是舞蹈给他们的。当我在外面遇到各种解决不了的问题,感觉一团糟的时候,我赶紧开个车来到舞蹈团,进到排练厅,换上练功服,练上一天功,状态就全对了,就全捋顺了。我在这里‘修’我自己。”

“我不是艺人,是舞者。我不是明星,是金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舞蹈团回到家中,金星分别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各发了一条感受:“每天看到金星舞蹈团的舞者们训练、跳舞时,是我最幸福、快乐的时候。”

(原标题:金星最厉害的是“腿” 用身体说出你想说的话)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王润

流程编辑 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