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北京晚报》1960年 一篇报道影响几代人

2013-03-26 03:05 编辑:admin 来源:网络

                             资料图  55年特刊:1960年“千里急救”成就“平陆事件”  春日午后,熙熙攘攘的王府井大街上,“端坐”着一家宽敞亮堂的大型药店——北京医保全新大药王府井店。53年前,当店铺牌匾还是木制时,这儿镌刻的名字是“北京医药采购供应站特种药品经营部”。所谓医者,救死扶伤也。物资匮乏的年代,前柜后店的特药商店,更是生命抢救的枢纽和希望,时不时就有一场取药、送药的激烈“战斗”,包括一千支“二巯基丙醇”运往山西省平陆县的1960年2月3日。这原本只是又一场普通的同死神和的赛跑,可因为一篇《千里急救》的报道,引发了“崇高的阶级友爱精神”大讨论,成就了轰动全国的抢救六十一个阶级兄弟的“平陆事件”。  一千支“二巯基丙醇”的赛跑  “在得到《北京晚报》的报道前,我们只将‘平陆事件’当做工作中的一次普通急救。”沈世英,北京医药采购供应站的退休老职工、公司历史的“百事通”,向记者还原了当年的急救过程。1960年2月3日,农历正月初七,下午四点钟,离特药店停止营业仅有一个小时。“那天晚上政协礼堂有首都商业职工春节大联欢,大家伙儿弄到了票,已经商量好去看演出,突然响起了电话。”电话来自山西平陆县委,当地张村工地有六十一名民工发生食物中毒,急需一千支“二巯基丙醇”,可三门峡、运城、临汾等周边县市均没有此种解毒药,请求北京特药店支援。“当年,为了解决人们对急救药、进口药和高档保健药的需求,北京成立了这么一家特药店,全国仅此一家,所以外地省市一旦出现缺药的紧急状况,都会找北京支援。电话一放下,大伙立即召开紧急会议,急调‘二巯基丙醇’。”原来,本属于稀有药品的“二巯基丙醇”,因为被国营上海第一制造厂成功研发生产,已变为普通解毒药,几天前刚送到位于马连道的仓库。“我们的老工人王英浦,蹬着三轮车跑了30公里,一个小时就从仓库取回了一千支药品。”晚上7点,特药店职工们刚将一千支“二巯基丙醇”装完箱,又接到卫生部的电话,要求在箱子上安装发光设备,以方便夜间空投。“当时店里最年轻的李玉桥,就找到隔壁的五洲电料行,在药箱四周装了十六节电池、四个灯泡,7点30分把药发了出去。”  飞行千里的新闻追踪  “前天晚上,特种药品商店职工为了表示慰问,给平陆县打了一个电话,中共平陆县委书记郝向他们说:‘六十多名中毒病人,经过注射药品后,已全部脱离危险,于的已经要求下地生产。”这是2月6日《北京晚报》第二版的头条新闻——《千里急救》。 在一个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罕有私人飞机的年代,记者是如何挖掘到这条远在千里之外的新闻?5年前,79岁的作者郭仲义曾告诉本报记者,他于2月3日下午接到了通讯员电话,告诉他平陆有人中毒,已联系北京的飞机运送抢救药,询问他愿不愿意去。“我当时急忙背上报社的照相机,跑到王府井特药商店,要求跟机采访,就这么飞到了平陆。”郭仲义回忆时清晰地记得,飞机试验3次后,送药员成功将药箱推了下去。他回到报社后连夜赶稿,并署上了通讯员“杨树茳”的名字。“我是唯一目睹了专机空投,也是第一个采访‘平陆事件’的记者。”  《千里急救》激起新闻热潮  实际上,平陆六十一名工人中毒事件发生后,《平陆小报》编辑常建华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记者。常建华当年在事后回忆,“写了大概一千多字的稿子,被告知不宜宣传报道。”直到2月6日晚上,常建华在收音机前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时,听到一则“首都军民抢救六十一个中毒民工”的消息,“我们一下子醒了。还是大报有水平,选择救人的角度,真巧妙!这不就坏事变成好事了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的消息,就来源于《北京晚报》2月6日刊发的《千里救急》。这篇一千多字的稿件,引发了一场全国范围内旷日持久的新闻热潮,《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山西日报》等报纸也迅速转载或刊发了这一消息,“崇高的阶级友爱精神”和“伟大的共产主义风格”,成为这场新闻热潮的主调。2月28日,《中国青年报》又刊发了长篇通讯报道《为了六十一阶级弟兄》,再次引起轰动,次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报纸都在重要位置予以全文转载。通讯是这么写的:“我们的六十一个阶级弟兄化险为夷了。他们新的更强壮的生命,是党给予的,是同志们用阶级友爱救活的。狂喜从人们的心底里迸发出来……”“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此后便成为“平陆事件”的代名词,而这篇通讯也被选入中学课本,影响了几代人。  报道热情扩散至文艺界  从3月初开始,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记纷纷前往平陆采访,创下了报刊史上的罕见记录。仅根据平陆县档案馆的资料统计,这时期发表在各级各类报刊上的通讯、报道、评论和读者来信,达六百多篇。与此同时,大量慰问信寄到平陆。这些至今还保存在平陆县档案馆的慰问信,抬头大多直接写着“敬爱的毛主席”,接下来摘抄几段《人民日报》的社论,然后是表达自己要“努力工作”、“勤奋学习”的决心。新闻界的报道浪潮,又激发了文艺界和出版业的行动热情。中央戏剧学院实验话剧院和北京曲艺团创作了8场话剧和曲剧《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中央音乐学院创作了6乐章大合唱《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的话剧本、戏曲本、曲艺丛书、通讯评论集、连环画本以及注音扫盲读物也迅速面世。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该厂仅用了22个小时就完成了电影脚本的创作,又用了20多天就完成了拍摄工作。3月28日,北京58家影剧院和俱乐部同时上映,890多个拷贝同时发往全国各地。  特药店走向全国  “‘平陆事件’通过媒体的报道后,在我们医药界也引发了一场关于急救制度的大探讨。”沈世英翻出档案记载,在平陆急救之前,1958年新特药就曾为北京一名肺炎儿童薛理急寻过“万古霉素”和“乙酰普罗嗉针”两种进口特药。“我们统计过,特药店平均每年处理的大小急救业务达1000起。但‘平陆事件’,称得上是全国第一例大规模的药品急救。”沈世英告诉记者,“平陆事件”后不久,4月份,卫生部、化工部、商业部就联合发出《关于组织急救药品经营点,以便即使调拨使用》的通知,指定北京、天津、上海等十大城市为重点储备急救西药的经营点,储备品种以抢救金属中毒、食物中毒及烫伤、烧伤的药品为主,从而告别了“全国找药靠北京”的局面。接着,北京特药店也建立起一套自己的急救供应管理制度,采取专人负责,急救药品集中管理的方法,坚持昼夜24小时有人值班。“一直到今天,我们还有一个24小时急救班,有时送一趟药还抵不上油钱,可治病救命,人命关天。” 今天,走在王府井大街上,你再也找不到被称为“王府井100号”的北京特药商店。沈世英告诉记者,随着城市的改造,北京特药商店也经历了许多变迁。王府井特药门市部先是搬到东四六条;后来被取消了,改建了新特药品公司;2000年之后新特药品公司又与其他经营部门合并,归属华润医药旗下,“马连道的仓库还在的,每天还在做着解毒药的储备,并且坚持夜间实地演练。”沈世英感慨,如今新药、进口药变得容易买到,没必要再专设一个特药门市部,“这就是生活的进步。”   边栏——年度备忘:  1960年,正是全国各地在“大跃进”精神下积极生产的一年,也是列宁诞辰90周年。除了《千里急救》外,这一年,《北京晚报》也用专版的形式,对纪念列宁诞辰90周年给予了重点报道。同时,各行各业的记者也本着报纸一贯的“亲民、为民”的态度,对于农业、工业、商业领域涌现的新生产、新技术、新人物、新生活,进行了通俗活泼的报道。  人物追忆:特药精神还在流传  时光如白驹过隙,翩转飞逝。“平陆事件”发生至今,已整整53年。许多当年事件的亲历者,如平陆县委书记郝世山、特种药品商店党支部书记田忱、北京医药采购供应站副经理林培植,以及《千里急救》的采写者郭仲义,都于近几年先后过世。就连最年轻的大辫子姑娘李玉桥,如今都已是75岁的耋耋老者。“我认识李玉桥10年后,才知道她就是当年抢救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中的大辫子姑娘。”沈世英至今仍记得,他1965年第一次见到李玉桥时,她仅是马连道仓库的一名普通药品管理员,“喜欢文艺、很畅快的一个人,从不主动向人提起抢救的事儿,也从不以此邀功。”直到今天,“平陆事件”仍是新特药商店的标杆事件和教育故事,每一位进入马连道仓库的新员工,都会被组织看一次《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的电影。“时代变了,环境变了,救死扶伤的精神不能变,尊重生命的关怀不能变,克己敬业的态度不能变。”  获救61人名单:  王孝先、武积金、程怪五、景文财、武小留、景点娃、张二小、王建文、董安娃、张木炭、郝仁臣、王三小、宋长青、于银来;董海贯、周满禄;赵铁成、郭玉启、牛丙高、牛根存、牛文成、黄狗朋、张彩学、刁中队、刁小榜、张跟灵、赵代存、赵金堂;仝仁明、雷兰英、刘保全、王好义、伊光证、王东娃、牛官才;刘振江、李创业、赵万里;王万德、吴广新、景五福;张广厚、成中娃、王崇贤、王云峰;李中年、张代胜、李巨、李夏春、李聚财、赵引胜、王茂随、任小球、范周群;毕红伟、秦鸿、景乃记、景榜记;孟随成;张小兰;刘小仓。 信息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赵莹莹/文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