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人文

军旅作家沉石作品鉴赏:《西塞山下长江水》

2017-10-09 11:22 编辑:cxy 来源:解放军报

琵琶声传来,在长江的深处,听来若隐若现,又时而随江雾飘走。 我从赤壁的礁石上仿佛感触到了古战场遗留下的风韵,仿佛从浊浪中听到了琵琶演绎的一个个千年故事。何处是古战场的那个英雄,何处是古战场的戏台,何处又是古战场留下的篇章?作为今天的军人,我沿着长江岸边寻觅,哪怕有一丝的发现。有一点的灵感,都是我精神的一种追求。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我遥望长江对岸,听到了苏东坡在吟诵,那声音还带着低沉的琵琶乐点,是那样有节奏,我想起当地流传的一句话,蒲圻是赤壁之战的武赤壁,黄冈江边的那块崖石,是苏东坡在江边喝酒作诗之地,称之为文赤壁。苏东坡在江边隐居,曾望穿江风,用酒问天,诸葛亮与曹操在此用兵斗智?哪里才是真正的长江军事要塞?

我在江雾中寻觅呀,朦胧中,一位穿着雨披的老翁站在礁石,像吟诗,又像弹琴,我真的分不清思绪在千年之外,还是在眼前。我的心声,老翁似乎听懂了,他转过身子,终于开口说话了:长江赤壁之战,战之蒲圻江中,文在黄冈江石,其实,真正的长江军事要塞在上游的西塞山,是先有西塞山屯兵,后有赤壁之战,你应该去西塞山。 我再想上前追问,琴声远去,老翁渐隐在雾中,那身影似苏东坡不成?不,应该是刘禹锡!难道是他在西塞山向我发出的邀请! 也许是江水感应,我沿江而上,从赤壁的战事中,去寻找西塞山的秘密。

江水滚滚,融入历史沉淀,好像拉回了长庆四年,那一年刘禹锡从夔州出三峡,沿江东下,到和州任刺史,途经西塞山,触景生情,感怀往事,写下了西塞山怀古的诗篇。 江水在摇晃,我一时还想不起那些诗句,努力在沿岸的山水中寻找。穿过一道道江水,在大冶东面的长江边,我看到了一座悬崖峭壁的山峰,前突后宽,宛如一把利剑插在江中,又宛如一艘战舰立潮头,挥千军万马之势。我久久地仰望西塞山,感叹西塞山的绝妙地势险峻,这也许是苍天留给长江的一把长剑,谁占有了这把长剑,谁就会占有长江之天险。我更惊叹,这里才是六朝有名的军事要塞,胜境之意。

攀走在西塞山古老的山间,脚下的岩石始终拍打着江水,我尽量让心再近些,江水有一种灵气,与西塞山似乎有一种贯通交融,江水絮语中,又传来西塞山古树林的鸟鸣,那一刻,我顺势沿山峰聆听,是山林古风,还是老翁琵琶?在我的脑海中萦绕。

当我走向摩崖石刻,山体东北悬崖之中,这里留有不少石刻,如“飞来船”“鳌鱼石”“虎豹关”。在西塞山临江面高高的碑石上,刻有“西塞山”三个大字,是明朝进士朱其昌手书。 我静静地眺望奔腾不息的长江,再望赤壁,由衷地从精神上怀古,此时耳畔想起了刘禹锡的诗,《西塞山怀古》

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我默读着“山形依旧枕寒流”的诗句,用心体味到刘禹锡意境,古人用拟人的手法写出了西塞山超然世外的精神。“依旧”是说三百年前如此,三百年后的今天仍然如此,可见诗人在叹息中有一种寄托。

我在西塞山登高寻味的是山塞之灵,是山塞军事人杰,更是千古战场遗存下文化风骨。在迈向每一级古炮台的瞬间,我只想拉回那一个个历史淹没的人物,在西塞山的每一处,都留下人间的英雄。

这座屹立在长江险境的山峰,我敬畏的是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孙策为报杀父之仇和向西扩张的需要,发兵攻黄祖,在西塞山激战获胜;明末李自成取南京途中“兵败富池口”,后取西塞山转战鄂南。洪秀全率太平军弃武昌东下,在西塞山、道仕袱战胜清将向荣的追兵,东进南京建都……

眼前的江面,我仿佛看到了刀光剑影,还有一艘艘战船在旋转,这江水和山脉已经深深地刻下了那一个个姓名和历史的天空。在西塞山寻找,我看见了隐藏的古币钱窑,六朝军饷在此深藏,可见西塞山的军事要塞之灵。六次发现均在西塞山东,前四次发现仅有文献资料可查,后两次发现则有大量实物为证。最后一次罕见的发掘的实物留有千余斤。

长年居住在道仕袱的村民传说,西塞山埋藏有九个钱窖,按此传说尚有三窖仍埋在地下。 我细心地在泥土中寻觅,看见锈蚀斑斑的青铜铁器,还有埋藏的古代军火库。

西塞下遗址留存着铸造的兵器,据考古者鉴定,曾是三国时期的兵器,有记载周瑜在此造剑,屯兵数万。

还有传说,诸葛亮就是在西塞山部署兵源后,策划了火烧赤壁之战,也有人说,先有西塞山的智慧,后有赤壁之战的辉煌。历史已经沉淀在江底,我在想,也许这座西塞山本身就是一艘古老的战舰,永远矗立在中原长江的急流之中。

在攀爬中,我终于站在了西塞山的顶峰,站在悬崖望去,滔滔不绝的长江之水从山峰劈开而下,形成了两道急流的江面,山峰犹如战舰指挥台,万里江水尽收眼底,那种气势,那种长江之韵,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千年文化的厚重,还有那熟读在人间的诗词歌赋,仿佛都融入我的血脉中。 怀古,乃文人抒发之意。

我也怀古,但我与那些唐宋诗人不同,我面对的是今天…… 蓦地,一阵透明的江雾从眼前飘过,我换了个角度向西望去,发现与西塞山相对应的是一座山边军营,面积不大,还有些险奇,薄雾中还能听到军号声声,那一刻我沉积在幻觉中,在古老的西塞山上,缠绕我的是历史,还是现实?

这时,只见一队军人走过,他们沿着西塞山下,走进了一个广阔的矿区。上山迎接我的竟然是西塞山武装部的同志,我好奇地问:“武装部在对岸的山坡?为什么不搬到城里?” “山坡是很小,但这里能守住西塞山!” 我带着怀疑的口气又问:“一个武装部,能守住西塞山?你们的兵呢?” 武装部的同志没有回答,他带着我朝西塞山下的冶炼厂走去,当我走进这座中国最古老的冶炼厂时,数万的钢铁工人成了真正的预备役战士,他们身穿迷彩训练服,摆开的阵式,形成了一道钢铁山脉,整齐的脚步声中,我清晰地听到了军号声响彻西塞山。

一种无言的对话,好像在问长江,问西塞山?我都把它映在心里,理解了武装部军人的话语。我想,这就是古战场的文化,这就是古战场留下的精神。今天,我还寻觅着什么,望着眼前西塞山的另一番情景,我还怀古吗?虽说我不能与刘禹锡比诗,但我还是从内心涌出感慨的一句:品看今古千秋事,西塞山下长江水。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沉石 摄影:柯于光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