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闲事

丁克变节了?烫发、吃抗生素、跳肚皮舞的怀孕妈妈这样说

2018-05-11 10:42 编辑:TF0328 来源:北京晚报

在“铁丁”这条路上,当初一堆个性张扬、号称不生娃的姑娘早就叛变了,只有我等一小撮顽冥不化的分子还在坚守。然而突如其来的娃,就这样把我也加入到了变节队伍里。

作者:袖子


 

本来想排除一下怀孕可能的早孕测试,竟然是两条杠,当时我就被吓哭了。头天手欠刚点开了一篇讲生孩子比火烧还疼的帖子,转眼就作用在我心里了,影视剧里各类妇女龇牙咧嘴、痛不欲生的生产画面,在我脑海里一批一批地展现。妈呀,平时我被针扎一下还叫唤半天呢!为了给我压惊,老公给我找了一篇无痛剖腹产的文章,但显然他工作没做到家,文章结尾说产后必须的按压腹部对女性更痛,我又哭了第二轮。

我难受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我从来也不想当妈,当妈——那简直就是庸俗的开始。这源于我刚工作时候,看到两个年轻妈妈堵在通道门口足足聊了一个小时孩子,那响亮的嗓门、一脸焦虑甚至激动时扭曲的表情,在我当时还是浪漫少女的心里留下了创伤型烙印。那俩孩子妈,我见过她们办公桌上的照片,一个生娃前就资质平平,一个可是大美女,于是当时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有了孩子的妇女,美的变丑,丑的更丑。当然这个原因我不太敢跟人讲,我怕挨揍。虽然后来看到很多女性也不是那样,但最初的不良印象实在很难抹去。

而且有孩子多麻烦啊,孕期体形会像熊一样,饮食上也不能胡吃海塞了,为了方便照看孩子估计要跟长辈住一起——虽说虐待、拐卖孩子的保姆是少数现象,但赶上一个不就倒大霉了,必须得轮流看着啊。但是像我这种作息不规律,吃饭只吃肉不吃菜和主食,不会做家务的人……矮马,全都是长辈不喜欢的习性,被轰出去的危险还是很大的。

最最重要的是,我是多么迷恋自由自在的生活啊。大概因为从小家里就管得太严,我特别不喜欢被束缚和责任裹挟的生活。我和老公从结婚就达成一致并贯彻实施了多年丁克生活,被双方长辈当成不孕不育我们也不在乎,要是坦白刚结婚的时候我们就有但没要的事,估计要从家谱上除名了。一直以来,我俩超享受生活的随意,心情和经济上都没有负担:在哪上班就在哪附近租房,自己家房子则租出去补贴过来;只要工作能协调好就出去旅游,绝对的抬腿就走;没猫没狗不养娃,不用对谁负责……日子老逍遥了。况且,我俩这不靠谱的性格也不适合带娃呀,我经常报各种稀奇古怪的培训班,变化频繁,喜新厌旧,有的课上了两天就腻了,性质极其恶劣;我老公则热衷参加各种体育活动包括棋牌类。在他的带动下,我能打台球、羽球、乒乓球,能斗地主、扎金花和德州扑克,我曾报过一个羽毛球培训班,第二次课就把一个队友的龅牙打掉了,赔了人一颗进口门牙的钱;爬个山我就失踪了,老公找到我的时候,正跟队友在山下茶馆里打牌。我老公更二,有一次我发烧,他号称请假在家照顾我,其实是约了几个狐朋狗友来家里斗地主,一边玩一边倒也顾着给我端热水喝,还问我玩不玩,可以分散对不舒服的注意力。

原本就打算这样晃悠下去的我们,突然有了孩子,而且是在我烫发、吃抗生素、跳肚皮舞,总之是可劲折腾的那段时间。而做孕检居然一切正常,大夫只说让我补上叶酸就行了。

我心里对过去的好日子一万个不舍,我以为会继续和老公同盟下去解决掉这个麻烦,当时他正作为我家代表,跟每年都一起结伴出游的夫妻做今年长假的计划。那对夫妻也是个丁克家庭,上次我们在西班牙看到婴儿车里白白胖胖的娃娃,还说好想炸了吃。我唧唧歪歪地跟老公说有了孩子该没法出去玩了,没想到老公说,老婆,咱们都玩了这么多年了,别玩了……

毕竟没有经过心理建设,虽然同意留下这个孩子,但我在各种行为上仍然是抗拒的。不买孕妇服,不爱看跟孩子有关的内容,跟家人隐瞒情况。我还找了个心理老师做咨询,诉说各种不满,但她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人生的意义不在于成功,而是体验。

也是啊,没当过妈的哪有资格说当妈的絮叨,我也想挑战一下,能不能做到当了妈还能美美的,能不能做到别在公共环境大谈娃这娃那的。最重要的,反正我这辈子也跟成功没啥关系,还是体验一下人生的各个步骤,该生孩子就生孩子去吧!

(原标题:丁克变节了)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