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文化

赵覃雕塑作品赏析:自证与自洽

2018-07-18 21:37 编辑:TF003 来源:网络

赵覃是近些年非常活跃的一位当代青年雕塑家,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四年的专业学习奠定了他良好的专业素养与专业基础。而十年的企业管理、设计与实践经验,也很大程度培养了他砥砺和坚忍的性格。他在已经成为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的前提下毅然华丽转身成为一名职业艺术家,他的决绝和勇气,也是我所钦佩的。而他的创作,我想可以用“自证与自洽”来进行评述。

十多年以前,赵覃就以“荷”为题进行艺术创作。开始了他对于物态和传统意象的探索。早期的作品是以写实手法表现荷叶形态,关注造型的结构与尺度,更倾向于传统的学院雕塑体系的延续。但是这开启了他“中式”题材的探究。而其后他又以“荷”作为主题创作了一系列古代高士卓然不群、幽玄深远的作品。这一系列作品已经不再将荷叶以写实手法进行被动的再现,而是把人物造型和荷叶造型相结合,将覆扣的残荷荷叶幻化成古代人物的衣饰,而将人物造型抽象化并与荷叶意象融为一体。

作品追求一种神似的物态之美:隐而不露,意蕴深远。通过巧妙的构思贯连“人”与“物”的共通之处,并找到恰当的艺术语言进行表达,这一系列的作品可以看出作者对于整体的造型形象的演绎还是执着地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寻找形态共性的巧合与突破;作品的表现主题,还是围绕着“人”进行展开。这一阶段也可以看作是作者开始将自己创作由写实主义阶段逐渐向意象的东方审美情趣转变的开始。而赵覃近期的作品中,仍然是以“荷”作为主题,从这批作品中可以看出,作者已经完全不拘泥于传统的人或物的客观形态,而吸取了许多中国传统审美中关于线条、构图、笔墨、气韵等表现手法,将其融入到作品的构成当中;表现内容也抽离了具象的因素,而纯粹表现势与态;而综合材料的运用也使得作品的表现力被大大加强。以线为美、经营位置、虚实相映,大气灵动无不体现出东方审美的独特意蕴。他将自己的观念与作品熔铸合一,以物言志,与物寄情,通过作品完成了自证与自洽。而这种由再现转换为表现的立场与视角,凸显出艺术家对于自身文化背景和传统审美的关注。

此外对于“荷”系列作品的题材,需要更进一步进行解读。“荷”这一题材在中国传统绘画和造像中多有体现。实际上是以通假谐音的方式隐喻内心美好的祈愿。“荷”即为“和”。以往年画中表现“荷”,多以夏荷为题进行单独描绘或者作为家具器物的装饰,或者表现为和合二仙,往往将人物表现为一人手持荷花荷叶,一人手捧食盒。所有这些题材所反映的都是“和美”、“和谐”这一主题。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中,最终将奥运理念和中华民族精神定格在一个“和”字,而最能够体现中华文化文明,最能彰显出民族精神的文字恰恰就是“和”字。“荷”系列作品凸现出赵覃对于中华传统文化的巧妙切入,这一系列作品从一个最为恰当的表现角度,体现出一个内涵宏大的中华文化取向,更折射出艺术家的人文关怀和文化担当。

中国传统雕塑自秦汉以降至宋元明清,每代各有风格。而自五四之后,西学渐进。西方的雕塑教育体系被引入中国的美术教育当中,雕塑教育几乎被西方审美和教学体系一统天下。近当代的雕塑家基本都是在这样的教育背景下培养出来的。而随着中国在世界政治经济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对于本民族的文化自信在当代越来越多的艺术家的作品中得以反映和体现,无论从意识还是表现方面,更多的关注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与艺术技巧,关注并学习传统的审美意趣,从中汲取养料。而应用于个人的创作实践之中。赵覃的艺术实践恰恰切实地证明了这一点。

此外,无论东西方艺术,都有各自完整的体系,东方的传统艺术,自圆与自洽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审美的方式与方法。如同学术探讨中不应只有一言堂,而是应体现百家争鸣的特点。不同的学说之间,既有相互交织的共通之处,亦有针锋相对的激烈冲突。而在过去的数十年,中国由于积贫积弱,导致了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出现了迎合西方,否定自身的错误观念。连徐悲鸿这样的教育大家都抱定着“以西方绘画之科学,改良中国绘画之不科学”的错误教学理念。亚里士多德认为“艺术是生活的映像”,基于此哲学理念下的西方传统艺术延续着自埃及、古希腊到文艺复兴的写实理念,无论东方的绘画,抑或是雕塑造像,从每个局部来看,都是基于东方审美观念下产生的造型形态,都与实际客观物象或解剖结构有一定的差距的,但各个局部组合成一个整体,却会产生极高的审美意象。究其根本,还是由于中国从哲学观到艺术观的完整的审美系统,形成了自圆其说的理论与实践框架体系。

如同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古希腊时期的各个学派。尽管不同学派的学术观点各不相同,可能对立甚至矛盾,但每一种学说,都有自己独特的观点,完善的体系,也就是“自圆其说”,艺术上的自圆其说,成就了不同地域不同审美的艺术形式。从古希腊体系衍生出的西方雕塑与绘画体系,是建立在解剖学、色彩学等科学基础之上的,是写实主义的自圆其说。这其中如有跳脱于解剖学、色彩学实践的局部,如比例、透视、解剖等错误就会产生整体当中的不和谐因素。而东方的艺术体系中,并不以解剖学作为基础。所以,由整体到局部,都是意象的理想之美和心中之美,作为整体的评判标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一幅画像或者一座雕塑,尽管在每个局部都与实际物象有所差距,但在整体上,仍然浑然一体、令人震撼。在赵覃的“荷”系列作品中,可以体会到作者艰难的探索,并且力图营造并完善自己的艺术语言,这种不断地“自证”与“自洽”也成就了他今天的艺术成就。我坚信在不远的将来,赵覃会以更加从容自如的方式带给我们更大的惊喜。

赵覃  工艺美术师 职业雕塑家

1978年4月生于北京

1998年毕业于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装饰艺术专业

200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获学士学位

在校期间获平山郁夫奖学金和光华奖学金

2006年至2016年就职于北京天图集团旗下天图天美创意文化有限公司,任艺术总监及副总经理

2016年至今为职业雕塑家

作者:赵健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硕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彩塑专业委员会主任兼秘书长、中国非遗艺术设计研究院研究员、北京工业大学工业设计系副主任)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