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闲事

这位准妈妈为何这般害怕独处 还一直想变成“拇指姑娘”?

2018-09-07 09:24 编辑:TF2018 来源:北京晚报

一天,我偶然在他的文件夹中看到了他们公司的调令,我数了数,一共有5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女的。我一下子就火了,质问他怎么从来没提过这个情况。对我的无端怀疑,老公却出奇的平静,说,你生气不在这个女同事上,而是因为我要去南京。我问他哪里不对劲,他说是一种感觉,感觉我特别想变成个拇指姑娘,让他装到口袋里,随他一起去南京。

作者:梁明霞 蔡岫


资料图  制图:关印

咨询师:“梁明霞与精神分析”团队,梁明霞,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学讲师。

来访者:小雪,害怕一个人在家的准妈妈。

【来访者说:老公要去南方工作】

我结婚三年了,最近的生活一团糟:老公工作调动要去南方工作。我一开始觉得没什么,走就走吧,反正以前他总是管我,走了之后我就自由了。而且他要去的南京离北京也不远,动车挺快就能到。再者,小别胜新婚嘛,每周我都可以过去找他玩,说不定还能找回曾经恋爱的感觉呢!但等到确定他要走的时候,我却郁闷了,几乎每天都在跟老公碎碎念夫妻怎么能分开?老公安慰我,这个项目一直是他负责的,从大局考虑他必须得去,而且他不会去很久。

本来以为自己平静了,但越接近他出发的日子,我越沮丧,而且程度在不断升级。一天,我偶然在他的文件夹中看到了他们公司的调令,我数了数,一共有5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女的。我一下子就火了,质问他怎么从来没提过这个情况。对我的无端怀疑,老公却出奇的平静,说,你生气不在这个女同事上,而是因为我要去南京。我问他哪里不对劲,他说是一种感觉,感觉我特别想变成个拇指姑娘,让他装到口袋里,随他一起去南京。

听了老公的话,我终于崩溃了:那时的我刚怀孕,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也不能因为老公短期外调就辞,老人得等到我生产才能来北京……给我最大的打击当然是我一直依靠的男人不能陪在身边,我得一个人生活一段时间。现实真的很残酷,我该怎么办呢?

老公托朋友找了一位心理咨询师,我也觉得自己时常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好像必须得有个人在身边才能生活。我重复地问自己:一个人的日子我该怎么过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来到了心理咨询室。

【咨询师说:需要人保护的高中生】

第一次见到小雪的时候,她给我的感觉特别像一个需要人保护的高中生,所以当她说她都结婚三年的时候我挺惊讶的。小雪很敏感地捕捉到了,并且说在现实中大家也都觉得她挺小的,挺照顾她的。

她告诉我,她的老公是她大学的师哥,非常优秀,毕业后留校成了她们班级的辅导员,她现在的工作也是老公帮忙找的……一直以来都是这个男人在照顾她、保护她,她也就很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这份照顾。但没想到偏偏在她怀孕的时候老公工作调动,这让来访者几乎陷入到恐慌当中。

在我试图去理解这份恐慌背后的信念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咨询过程中,小雪一直在说她的老公,这让我头脑中对他老公的印象比她还丰满。我在想,在现实生活中小雪是不是也是这样,以老公为中心,把自己渺小化,突然想到了那个“拇指姑娘”的比喻,我很想知道她印象中的拇指姑娘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来访者说:孤独的拇指姑娘】

“拇指姑娘”的童话是我自己看的,我印象里妈妈或爸爸没有给我讲过故事。我妈不爱看书,我爸是老师,他爱看书也爱买书,但通常他会给我买一堆书回来让我自己看。他爱看的书是历史方面的,都特别厚特别大。我爸看书特别有意思,一次看一堆书,他会看着看着就找另一本,然后再找一本,三四本对照着看。爸爸看起书来会特别专注,可以午饭都不吃,我妈对此很有意见。

这点我受我爸爸的影响,看书也喜欢摆一堆。每逢寒暑假,爸爸妈妈去上班了,我都得一个人在家。我会在爸爸妈妈离开前摆好今天一天要看的书,通常会摆很多。爸爸妈妈走了之后,我就开始自己和自己说话,和书里的人物说话,那时候我最喜欢的故事人物是拇指姑娘,因为我很希望像她一样,可以被装进大人的口袋里,就不用一个人在家了。我还会给每本书起一个名字,然后跟他们一起上课、做游戏、过家家。

我妈后来跟我说,有一次她加班到很晚才想起来我爸出差了,我自己在家还没吃晚饭,于是赶紧往家赶。到家一看,我在书堆中睡着了,当时她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觉得我特别可怜。把我叫醒之后,我对她说,妈妈,我梦见自己变成了拇指姑娘,你把我装到口袋里去上班了。妈妈后来经常提起这个事情,可能觉得内疚吧,我自己倒觉得没什么,习以为常了。

【咨询师说:梦是愿望的表达】

小雪在说到爸爸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骄傲,我如果不打断的话,我怀疑我们的咨询时间又用来刻画一个父亲形象了。这个父亲形象其实和来访者的老公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在找寻心中的另一半的时候,其实已经在脑子中有了一个原型,这个原型的形成与早年和异性父母互动有关。和其他人的原型相比,小雪脑中的原型显得尤为高大,高大到整个的空间中只有爸爸,对现在造成的影响就是,小雪在现实生活中只有老公,这表现在咨询中提及老公和爸爸时,没有她自己,所以在咨询中我要一遍遍地把她拉回到自己身上。

尽管如此,来访者说自己的故事依然有限,尤其是触碰到她的内心世界时,她很容易“溜走”,但我还是从她的梦中找寻到了一些关键的信息。在心理咨询中,梦是我们了解来访者内心潜意识的一个途径。一般说来,梦是内心愿望的表达,来访者梦见自己变成了拇指姑娘,被妈妈装在口袋里去上班了,这说明在小雪的心里,她是非常渴望妈妈的陪伴的。

小雪在提及和书里的人物对话时,她说得很高兴,似乎一个人玩得也挺好,但在她表述的过程中,我还是感觉到了一份缺失父母陪伴下的失落与孤单,尤其在听到她描述童年生病的场景时尤甚。

【来访者说:不想一个人在家】

一个人在家最害怕什么?生病吧!尤其是现在我是一个孕妈妈,我每天早上都会量体温,记录在小本上。其实我身体挺好的,至今为止,也没有因为生病住过医院,但我就是害怕。

我记得初中的一个暑假,有天早上醒来,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我感觉头特别疼,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我知道自己可能生病了,就学着我妈去药箱找药,但也不知道哪个药合适,就每个都吃了点,结果吐了,吐得特别严重,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睡过去了。

再醒来就到中午了,我自己爬起来想找点吃的,这才看到我妈给我留的字条和饭,她去培训了,要两天后才回来,想起我爸其实整个暑假都去外地了,我当时突然就特别害怕,好像自己会死在这个房间里。后来的事情记不太清了,似乎打电话给妈妈也没打通,可能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吧,等再醒来的时候,烧就退了。我记得我当时特别想吃火腿肠,然后就出门去买,小卖部的阿姨认识我,看我脸色苍白,就问我怎么了,她把火腿肠放到粥里,让我在她那吃了顿饭才放我走。

后来,我就很少一个人呆家里了,无论严寒酷暑,我宁愿去离家挺远的图书馆学习看书,也不愿意呆在家里。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我也算好时间,估计爸爸妈妈到家了我再回来。我特别希望家里有人在迎接我,有好几次,我知道家里没人,但还是下意识地敲门。

现在,我一想到老公去外地,我每天要一个人呆在家里,我就想哭,我真的觉得我没有办法面对很多事情。我害怕我自己的状态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尽管每次产检时医生都说一切正常,我还是特别担心。

【咨询师说:创伤记忆的持续影响】

咨询进行到现在,小雪提到了她从习惯一个人在家到害怕一个人在家的关键性事件,这一事件在心理学上可以称之为创伤性事件,创伤性事件对于一个人起作用的病因不是躯体伤害,而是恐惧的影响,这称之为“心理创伤”。心理创伤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一种创伤的记忆,犹如进入身体中的异物,在很长时间内继续起着作用。

小雪的例子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生病带来的恐惧是:“当我独自在家时,很可能没有一个人真正知道我还活着。”这是一种接近死亡的恐惧,一般的成人都难以承受,小雪用了回避去适应这种难以承受的痛苦,小卖店的阿姨则给了小雪这样的提示:和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活下来。这就有了后来小雪宁愿去外面的图书馆也不愿意在家的经历。这段心理创伤就这么影响着小雪,直至现在。

我们在咨询中试着去回顾这一事件。通常,痛苦并非一个人心理创伤的来源,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痛苦不可避免、失望亦不可避免,关键是有没有一个人充分理解到她的这份痛苦和失望。心理咨询实际上创造了这样一个环境,使得儿童早年无法忍受的痛苦和失望有一个人去承接,去安抚。说得再确切一点就是,小雪在心理咨询室里重新再长一回,只是这一回,有咨询师共情式的陪伴,使得小雪曾经的“创伤”有了愈合的可能。

【尾声】

在咨询中,有一句话对小雪的启发很大——要共情别人先共情自己。她听了我的建议开始看一些心理学的书籍,目标是在了解自己的基础上去做一个内心强大的妈妈。

幸运的是,通过跟领导多次沟通,小雪的老公留在了本地,表面来看她的生活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矛盾不存在了。但实际上,小雪的内心已经强大了很多,即使老公依然去外地,她也没有那么害怕独处了。

(原标题:不能独处的拇指姑娘)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2018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