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报一报

这一次,报哥含泪求你看完它!

2017-07-21 14:57 编辑:TF003 来源:报一报

2017年7月21日讯,上周五,学弟兼好兄弟马银河发来微信,是篇文章的链接:《募捐:我要我的妈妈》。

我没有在意,也没有点开。因为这样的文章看过太多,而真实的又太少。

直到昨天,校友圈里再次看到他发的链接,看到了大家的来言去语,我才知道,要救的这个人是马银河的妈妈,我的阿姨!

怀着深深的自责,我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这篇含泪的文字:“儿子对不起您,儿子不孝,白活了四十年,居然没有积蓄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而最让七尺男儿伤心的,是面对患癌症需要治疗的亲人,自己却拿不出医药费来。这种无能为力让人近乎绝望,甚至生不日死。

相识20多年,从来没见过马银河求过谁,看到的都是他在默默地做公益,毫无保留地帮助别人。

这一次,他放弃了自尊,甚至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来换回妈妈的健康。“募捐其实就是乞讨。如果乞讨能凑够医药费,我愿意上街乞讨。”在微信里,马银河这么说的,字字滴血。

这是我头一次在报一报里发这样的文章,是为好兄弟银河,也是为我自己。

忙忙碌碌中,我们失去了很多,但最不该失去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助。你今天伸出援手帮助了别人,明天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帮助你。

这个世界是冷漠还是温情,往往取决于你我的一念之间。

期待你们伸出援助之手,我跪谢了!

我要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得癌症了。

如晴天霹雳,我不知所措。事情发生在自己妈妈的身上,做儿子的我,真的不知所措。

怎么会呢?我的妈妈是一位好人啊!

妈妈是一位农村妇女,没上过啥学。但什么东西一到她手里,不一会儿就转到其他人手里了。在老家,革命老区,依然那么贫穷,在那个年代,基本上没有吃的、没有穿的,而她,一块地瓜、芋头,都会分给小孩子们。爸爸是位乡村教师,十里八村的,有时候孩子父母到地里劳作,或者孩子成绩跟不上,就都留在我们家,吃,住。妈妈就给他们做吃的,洗洗、涮涮,从无怨言。

我到了北京打工,妈妈就来看娃。闲暇之余,能跑十五公里外,挖野菜,摘好了、洗干净,装在塑料袋里,分给周围的邻居,还有邻居的朋友。她也让我,分给我的朋友。那是郊区,十五公里啊,她那瘦小的身躯,那得穿过多少路口、桥洞?还会遇到多少不礼让行人的车辆啊!实在太危险了,劝过几次,但她依然十分乐此不疲。挖的野菜,背不动,她就拿个小拉车。

日复一日,妈妈就在身边,我们从来没注意。

握着那粗糙的手,看着皱纹爬满的脸,我的眼泪,真的不争气啊。咬了咬牙,我忍住了,没有告诉她,这是癌症,是要人性命的癌症。医生告诉她,这只是个肿瘤,做个小手术,切除了就可以了。她还问医生,可不可以不住院,还有孩子要看呢。

可怜的我,毕业至今,二十多年,工作之余一直从事公益,资助贫苦的人,二十年如一日。没攒下什么钱。看见、听说,那些贫苦的人,上不起学的孩子,就不忍心。妈妈要做手术了,要化疗了,我请了长假。请假,意味着,连工资也就没有了。

拿到癌症的化验报告,至今,没敢问医生,癌症手术和化疗,需要多少钱。可能三十万,也可能六十万,甚至一百万。而我,可能谁都不信,银行卡余额只有两万。怕是连住院押金都交不起。

如果,能拿我的生命,换取妈妈的康复,我愿意。

如果,让我做什么,能换取妈妈的康复,我愿意。

妈妈,您怀胎十月,给儿子生命,我从小疾病灾厄太多,几次生死,都是您带着我四处求医。能背动的时候就背着我,长大了、背不动了,您就推着小车。在农村,动不动就几十里山路啊。

儿子对不起您,儿子不孝,白活了四十年,居然没有积蓄啊。

我写不下去了。

求佛,求菩萨,保佑我的妈妈,救救我的妈妈!

求求各位,救救我的妈妈吧!

联系人:马银河 18601283309,微信号mayinhe1

农业银行账号:马银河,6228480018706884378,开户行:农业银行北京西城区马连道支行

 

(报哥)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报一报”,还有更多精彩在里面。

来源:微信公众号 报一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