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画廊 > 在线画展

田迎人静物油画《妩媚的花》

2018-06-04 13:56 编辑:TF006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妩媚的花(静物油画)

 

我们发现:自己长得越妩媚动人的女人,越是喜欢欣赏妩媚骄人的花。

女人对花儿不会心生嫉妒,因为女人和花儿——她们在这个世界上,属于完全不同的花的种族。事实上,花儿再美,也不会和美女争夺帅哥。——这话刚一出口,我又得收回。历史上确有“梅妻鹤子”的故事,宋代林逋于杭州孤山以梅为妻,那可真真是梅花夺走了一个风流才子。林和靖为他的“梅妻”赋诗,情意绵绵:“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陆游也对着花儿,说过痴情汉的醉话:“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当然,画家田迎人不必有这种担心。她无需与大自然的花朵争锋,而她的笔锋,则饱蘸油彩,为花儿浓妆艳抹,非要让这些花卉成为人们永久的心事。油画《妩媚的花》就是证明。那些毫无保留地赞美花儿的人,总是能忘我忘情地拥抱生活。“若无鲜花美女,不愿生此世界”。潇洒如清代涨潮的名士,也还是要把鲜花与女人并称,甚至在其心里不分伯仲。文人一赞美女,必言“闭月羞花”。

女人可以如花,但花却不似女人。其实,是我们人类中的女性看到花儿美貌,硬要与花朵攀亲攀故,而那些在明媚春天里傲立林间枝头的奇葩异卉,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愿意穿上彩裙,或蹬上高跟鞋,做那爱逛商店的女人的意思。古往今来,总是人们在叹息“人比黄花瘦”,而红花黄花们却未必买账,它们才不愿意自贬为人,被人家不停地议论什么轻重胖瘦呢。一句话,自然界的植物——花卉倘若有心,一定不想改变身份,踏入社会。

没有鲜花盛开的世界是不可想象的,有了花朵灿烂不知道欣赏是大煞风景的。女孩儿们从小就喜欢穿花衣裳,正像男孩儿们喜欢骑马打仗。而成年女士们哪有不喜爱花圃园囿的,或养花,或插画,或簪花……她们不惜使用几千斤花瓣提炼出1克的玫瑰精油,使劲浑身解数也要与女性同类比美比香比魅惑。画家田迎人几乎不施粉黛,偶尔略涂口红,她把天性爱美变成了油画之魅。她的确为我们画了许多花朵题材的油画。

田画家的花卉油画,有写实的,但不都是写实的,不都像欧洲传统的静物画那样的逼真,一丝不苟,只求形似。她已经厌倦了做一个照相机式的画家,而是想着有所突破,画出一种意念与感觉中的形像来。形像,不是意象;意象,却可以是形象。像这一幅作品《妩媚的花》中花之妩媚,就是有些抽象的,也是想象的,还是意念的,基本上忽略具体形象的。我们不能用“像与不像”来判定一帧写意兼写实的油画的优劣;正像我们不能根据一部故事片的故事是否真实,来判定一部影片的成败一样。

你看到画中这个花瓶与花的背景是虚拟、假设的吗?

是的,那是虚拟的、假设的背景,是我们生活中很难遇到的场景。假使这幅画要是再早画几百年,就有可能是犯上,是否有满门抄斩的杀头之罪,也未可知。黄色,那可是皇家专用的色彩,难道你田画家想要翻天,想做皇帝不成?!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正是这一扇屏风一般的黄色背景,巧妙地衬托、烘托出红红绿绿好大花束的鲜艳、妩媚。假使我们撤掉这一黄色“屏风”,面前,那藏蓝色的花瓶先就显得黑乎乎的,难看;而从花瓶爆炸般怒放的红红绿绿、白白蓝蓝的彩色花丛,也同样会显得俗气。正是那一片从天而降的色彩——明黄,让我们的眼睛感到舒服,心情也随着妩媚的花朵一起绽放。

相关推荐:【田迎人油画作品评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彭俐/文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