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画廊 > 在线画展

田迎人静物油画《缤纷》

2018-06-04 14:00 编辑:TF006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缤纷(静物油画)

 

一束花,就是一个世界,一个缤纷的世界。

女人天性爱花,花也象征女人。那么,一位女画家怎么能不喜欢花呢,又怎么能不去画花。但是画家田迎人所画的花,都不是原野上生长的花草,而她心田中萌生的花卉。在她的笔下,那些妩媚迷人的植物性的芳菲,无不闪烁人类精神性的辉光。

就看眼前这幅油画《缤纷》吧,那一束绚丽的花朵,像是花朵,又宛若精灵,给人以宇宙之大、任其空灵飘飞的感觉。它们朵朵红润鲜明欲燃,轻盈袅娜欲舞,扬眉吐气欲歌,娇羞含情欲醉……它们唤醒我们生命中沉睡着的激情,激情涌动……

我们早已经说过,田画家所画的静物画——瓶花,几乎都有一个极为突出的特点,让人很好辨识,那就是,她把花和花瓶当做一体,甚至把花瓶也当做花来画。花是鲜活的,花瓶也是鲜活的;花是动态的,花瓶也是动态的。花与花瓶,似连体婴儿。

在田画家的画布上,就有这样奇特的景观:

花与花瓶一起绽放,一起舞蹈。

有时候,花瓶喧宾夺主,抢了花的风头和镜头的情形也是有的。像这幅《缤纷》就有这种倾向。本是花的“托儿”的花瓶,不在屈尊,摇身一变,成为聚焦中心。它以一袭藏青色加乳白和嫩绿的宽大袍子,吸引人们的眼球。不妨再细细地打量,你会发现,一个仰头、平身、飞翔着的美貌小天使,她的眉目清秀,而神情高贵,非常惹人爱怜。她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镜,正在凝视着我们和我们生活的天地……

单说这一花瓶吧。

你在哪里见过这种形制、款式、颜色与图案的花瓶吗?它像是玻璃制品,又不像;看似陶瓷物件,又走样;说是泥瓦塑造,又怎么可能……总之,你很难看出、猜出它是由什么材料制作。而这些思虑,都不关田画家的事。她才不管这花瓶的确切身份与DNA呢。她只管这花瓶与花儿协调,共同和谐地表达画家此时此刻的情感和思想,或许直白,或许深刻,或许宏阔,或许微妙……

只要有突出的个性与气质,而且鲜活无比,哪怕身材是胖墩墩、肉呼呼的,一只花瓶的可视性与吸引力,也就一点儿也不输给瓶子里的鲜花。

公平地说,瓶子里的鲜花也好美呀!

我大略数过了,这些可爱的花朵,可不止是“五颜六色”的美丽馨香,至少这里可见的色彩繁缛,真个“缤纷”,它们中有绛红、明黄、黛蓝、银白、豆绿、藕荷、兰紫、浅灰……每一种颜色都是一种情绪,一种感觉,一种符号,一种观念……这些颜色为什么要组合在一起,组合在一起后的效果如何,不同的观赏者会给出不同的答案,而不同的答案,则显示出我们内心主观世界与外部客观世界的丰富与复杂。

画家田迎人和许多真正的艺术家一样,喜欢做极致的事情。她总是将静物画中的“静物”,放置在一个极端的环境里或非常的状态下。从而彻彻底底地把一个“静物”变成了“动物”。让所画的形象动起来,活起来,火起来,是她一贯的主张和常见的做法。而这一幅作品《缤纷》是最好的例证。这些神采飞扬的花朵们的飞翔之态,大概只能出现在以下的极端事件中:谁家的窗户在一阵剧烈的风暴来临时,被吹开了,或根本就没曾关闭。于是,花朵们开始任性,开始纵情欢腾、曼舞、飞升了……也感染着我们和它们一起任性,一起纵情欢腾、曼舞、飞升……

就这样,任性的田画家,生生地将延续了何止数百年的西方油画之“静物画”这一画种,变成了活生生的“动物画”。当然,这里所说的“动物”,是动态的“动”,不是动物的“动”。

相关推荐:【田迎人油画作品评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彭俐/文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