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画廊 > 在线画展

田迎人黑白油画《银锭桥》

2018-06-11 09:30 编辑:TF006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银锭桥(黑白油画)

 

一座汉白玉石桥之美,就像天悬一弯白月牙。

那么,什刹海上的银锭桥呢,就权当一款银月牙吧。

画家田迎人,是银锭桥的常客。她和许许多多钟情这片海子的人们一样,常在雪落黄昏,抑或月明之夜,在桥上驻足,并从它拱形的石板路上往来穿梭……

古都北京的什刹海,虽然不如南京的玄武湖金贵,它的别号“金陵明珠”;也不比杭州的西湖美艳,它被誉为“西子之湖”;当然也不像西安的渼陂湖资深,它属于“秦汉苑囿”……然而,迄今800年历史的这片迷人的海子,却堪称近代中国的文化渊薮,如今又成为万千中外游客的观光福地。

现在,还是让我们的目光,集中在田画家的这幅黑白油画——《银锭桥》吧。

一坐桥,可以有诸多身份。作为器物,它是横跨水面的一个建筑;承载历史,它又成为一件文物;有幸入画,则可变成经典艺术。

世上,建筑、文物、艺术——一桥多用,即一桥三任的情形,不是很多。我们仅举中国大陆的南北两例:

杭州西湖有断桥,北京什刹海有银锭桥。

前者有“西湖十景”之一的“断桥残雪”之人文景色;后者有“燕京八景”之一的“银锭观山”之历史景观。

应该说,什刹海的银锭桥何其有幸,它既然登堂入室,荣幸地位列画家田迎人的画廊之中,那么,我们就可以断定,它的前程无量,或许会被哪位贵人——收藏家所珍藏。

的确,作为古建筑、古文物的银锭桥,颇有可观;而作为“田氏”黑白油画艺术品的银锭桥,亦值得珍视。

先看什刹海水面上的银锭桥吧。

这座明代单孔桥历经500多年岁月沧桑(2011年修葺完成),12米、宽8米,连接前海与后海,与其相关的“三绝”吸引着众多游人:“观西山”、“赏荷花”、“品烤肉(桥边有“烤肉季”老字号)。

且不说曹雪芹、纳兰性德、朱尊彝抚摸过它的栏杆;蔡元培、鲁迅、胡适在此眺望过西山;老舍、郁达夫、卞之琳俯瞰过水中荷花;梅兰芳、徐悲鸿、张伯驹乘船钻过桥洞……只说它的民间传说之美意,就令人莞尔。据说,凡是牵手从桥上走过的情侣,将会一生相知,相偎相依,不离不弃。因此,这里倚桥扶栏、摄影留念的情侣最多。

再看画家田迎人的画作《银锭桥》。

她将此处风景做了删繁就简地的处理,画面中三分天下的是——石桥、房屋、树木。整个油画作品的风格——简约、干净、素雅、恬淡,与现世生活中常见的场景——繁闹、嘈杂、拥挤、喧嚣,形成强烈反差。画家突显了银锭桥与桥畔建筑、景物的平民特色,此桥与天安门前金水桥的“金身”迥然不同,伴以青灰色的胡同民宅再恰当不过。而其树冠之巨大与枝叶之茂密有些夸张,甚至大胆妄为的取代了穹隆,那是为了烘托和暗示石桥与民房冷静外表下掩藏着或蕴含着的生命活力,不可抑制,更不可阻拦。而画作本身的勃勃生机也随之盎然,意趣深邃。

由于北京地形的特点,是西北高而东南低,所以河流、海子的水势也依地势而行,自西北向东南流淌……那么,什刹海之银锭桥下的水流也如是,比较少见地由西向东流,并在桥下形成倒灌的水浪和水涡……尤其是在与水流反向——自东向西的大小游船,蜂拥行至桥下孔洞的时候……就是这样不易察觉的桥下水流的地理征候,也被田画家的画笔所捕捉与呈现。我们看到画面中的桥下,水流倒灌,层次分明,因此,谁又能说浪漫的艺术家没有科学家的思维和理性?

相关推荐:【田迎人油画作品评析】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彭俐/文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