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体育

时间驻留莫斯科:看台上狂喜的法兰西人和失落的格子军团

2018-07-16 09:48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这本书书页的数目不多不少,是无限的。哪一页也不是第一页,哪一页也不是末一页。”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曾在《沙之书》中这样写道。时间总是在移动吗?博尔赫斯想告诉我们的是:时间是无限的,我们也许只是在时间的任何一个节点上。

新华社记者李尕摄

冷雨夜,莫斯科。我站在看台上看着狂喜的法兰西人和失落的格子军团,有种时空交错的错觉。对于法国队和克罗地亚队,我都不陌生。2007年,我曾在萨格勒布世乒赛上买到了第一件红白格子衫,曾在萨格勒布的小镇酒店,生日当天收获了这个只有400多万人口的国家、这个民族给我的珍贵礼物——“雨伞下的爱情”。那是木制的雨伞玩偶,是格子人民的最爱,至今我仍然将其珍藏。

两年前的法兰西体育场,我在巴黎现场见证了全法足球从天堂到地狱的崩塌。那样一个夜晚,笑到最后的是因伤离场的C罗和葡萄牙人,满场蓝白红全成了背景帝。我赛前穿上一件雄鸡队服,赛后惊讶地发现身边蓝色的身影都已早早消逝。

两年的时间,“雄鸡”唱晓、涅槃重生,法国足球没有在同一个坑里跌倒,悲剧变成了喜剧,泪流成河化作了笑语欢歌。姆巴佩接过最佳新人的时刻,我又仿佛回到了四年前的里约热内卢,那时捧起最佳新人的是博格巴,四年之后,两位最佳新人今天在决赛中接力进球……

曲终人散,酒去杯空,荷尔蒙的气息被迅速抽尽,生活归于本来的平静。这并不是一个经典迭出的世界杯,但我们依然没心没肺地为之牵肠挂肚。两年又两年,四年又四年,足球场上的一幕幕定格,重复着并不属于你我的别人的故事。

时间去了哪里?我只知道,不论是书、沙子、世界杯以及我们为之投入的情感,都没有开始或者结束。时间驻留莫斯科,多少年后再回首,我们曾经在这里。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刘大伟

编辑: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