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历史

建设新上海时,曾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

2019-05-27 10:40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黄浦江两岸,连接起上海的过去与未来;流淌的黄浦江水,述说出沪上的风云激荡。1949年5月27日,上海全境解放,历经七十年砥砺奋进,这座城市发生的变化地覆天翻。

作者 卞军


陈昊苏为上海解放七十周年赋诗

“朗月明鲜照夜空,花开胜利满江红。风云改革新时代,上海腾飞造化功。”——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任上海市市长陈毅的长子、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原会长陈昊苏近日应复旦大学、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六师分会、恒源祥等单位之邀来到上海,寻访父亲在上海工作时的足迹,参加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六师分会与恒源祥“新四军之家”签约仪式和“同心向党、共绣国旗”活动,参观复旦大学“陈毅与上海——纪念上海解放七十周年图片、资料展”。虽然陈昊苏时常来上海,但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上海解放七十周年这样别具纪念意义的时间节点上,目睹上海的沧桑巨变,感怀更深。

“起初看到这个日程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我曾经来过的那个地方,记得当时还是上海市民政局……”走过父亲上下班经常出入的大门、步入当年上海市人民政府会议室的陈昊苏努力回想着许多年前来这里参观时的情形。所幸一切都保持着原来的模样——精致的西洋装潢,会议室正中悬挂着1951年1月9日第一届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暨市府委员就职典礼的老照片,会议室外,陈毅在上海解放一周年时题写的“上海人民按自己的意志建设人民的新上海”的金字闪闪发亮。由于大楼正在进行保护性综合改造,陈毅市长办公室里摆放着改造后的建筑模型,展示着陈毅在上海工作时留下的珍贵题词和影像,陈昊苏看到了自己小时候与家人的合影,还不时向身边的工作人员询问这座大楼的改造方案,他希望能够根据当年建设的图纸尽可能地恢复历史风貌,与此同时又体现出大楼原有建筑和新建建筑的区别,“单就市政建设而言,当年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所谓的‘成就’,与人民政府在上海作出的成就不可同日而语。”

1922年,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新大楼建成,这座原本计划将汉口路、汉中西路、福州路、河南路四面围合的大楼,因为先前建造了中央救火站、中央巡捕房等建筑,最终并未围合,至今留有一个缺口。1945年抗战胜利后,这座大楼成为国民党上海市政府大楼。1949年5月24日解放军攻入上海市区,次日国民党上海市政府大楼插上白旗,5月27日上海全境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上海市人民政府宣告成立。5月28日,时任上海市军管会主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在这座大楼里完成对市政府的接管,旧楼新生,这里成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大楼。1949年10月2日,这里升起了上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一些重要会议与活动也都在此举行。这座大楼书写了近现代上海市政管理的历史谱系,凝固着上海特有的历史记忆。2022年,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旧址建成一百年之时,大楼将四面围合,重现光彩;与之熠熠生辉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年来那些将血汗挥洒在上海的建设者,正是他们,让“新上海”的画卷徐徐展开,由构想转变为现实。

陈毅曾说:“进入上海是中国革命的最后一个难关,是一个伟大的考验。”解放上海时,为了防止城市基础设施遭到破坏,解放军尽量不使用重武器,避免展开大规模战斗,如同“在瓷器店里打老鼠”。建设新上海时,面对银行储备被搬空、物资存留寥寥无几、国内外贸易难以开展、市面物价飞涨、盗匪横行、特务破坏等诸多困难和挑战,共产党人迅速应对,积极进行政治、军事、金融、文化等方面的探索,掌控住了局面。

1949年6月2日,上海解放刚刚一周,恒源祥的创始人沈莱舟参加了陈毅在外滩中国银行四楼大厅组织的“产业界人士座谈会”,在听完陈毅建设新上海的想法后,沈莱舟当即决定将储存在香港的二十万磅毛条运回上海,准备在上海开办新的工厂。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同日,沈莱舟新创办的恒丰毛纺厂发行股票,生产出的绒线定名为“红福”。1950年1月1日,沈莱舟将第一斤红福牌绒线赠送给陈毅。近七十年后,当陈昊苏手捧满是复古感的红福牌绒线,感慨万千,他还和粟裕将军之子粟戎生拿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上海绒绣的绣针,参与到“同心向党,共绣国旗”的活动中来,一针一线,神情专注,场面温馨。

在复旦大学参观“陈毅与上海——纪念上海解放七十周年图片、资料展”时,陈昊苏忆及上海解放时复旦学子配合解放军进驻复旦大学校园的那段动人故事;复旦大学的老校长陈望道提议将复旦大学校庆日定为5月27日,意喻上海解放为复旦大学带来了新生。“这个展览对我们后继者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传承过往、创造未来有着极其重要的激励作用。上海建设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需要青年大有作为。”

席卷神州解放风,雄师百万下江东——1959年,陈毅回顾宁沪解放的场景时,留下了如此激昂雄强的诗句。七十年倏忽而过,正如陈昊苏所言,这七十年是“伟大的长征”,但这场“长征”仍在继续,并无终点,展望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原标题:上海腾飞造化功)

来源 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 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