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深读 > 纪录

追忆中轴线古建修缮那些事:永定门镇物都有啥?后门桥下刻着北京城?

2019-06-14 13:26 编辑:TF010 来源:北京晚报

作为北京的重要历史文化遗产,中轴线申遗综合整治规划实施计划已基本完成,力争在2030年基本达到申遗要求。其实,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保护中轴线古建一直是北京文物部门的重要工作。

邓伟  摄

“从前门箭楼的修缮,到永定门城楼、天坛围墙的复建,再到先农坛和故宫御花园的维修,这些年来,我一直与中轴线上的古建筑打交道。一生能有多长?如果你专注做一件事,30年太短。”今年,时值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成立30周年,公司董事长、古建专家李彦成回忆起这些年来与中轴线古建之间的故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复建永定门城楼

合龙中轴线南起点

“说起中轴线上的古建修复故事,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永定门城楼的复建工程。”永定门是明清北京外城城墙的正门,位于左安门和右安门中间,是北京外城城门中最大的一座,也是中轴线的“南起点”。这项工程是南中轴线整治工程的核心项目,2003年动工。

李彦成介绍,永定门的复建工程全部根据1937年北平市文物整理委员会对永定门城楼的实测图和1957年永定门城楼拆除时留下的图纸施工,城楼的彩画是传统的“雅五墨旋子彩画”。“为了寻找永定门的历史照片、测绘图纸,我们来到了当时还被称为国家文物研究院的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找到之后如获至宝。”李彦成追忆道。

李彦成至今记得,当初在工程的招标会上,自己为了争取到项目是如何说服专家的。“我们为了参与修复永定门城楼,不仅认真地研究了实测图纸,还准备了合适的木料。公司曾经有过前门楼子修缮的经验,我了解城楼的结构,城楼的复建得用铁梨木。为此,我们特意准备了12根14米长、直径50多厘米的金柱用料——铁梨木!”经过严格的评比,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得到了专家们的认可,成功拿下了这项意义非凡的修复项目。

2005年9月11日,永定门城楼的脚手架开始卸架,标志着永定门复建工程最后一道工序——油漆彩画完工。整体工程在当年国庆节前交付使用。此前,依照中国古建筑传统,在故宫老专家们的见证下,永定门城楼进行了“合龙”的仪式,即将装有五色宝石、五色缎、五色丝线、五香、五药和五谷等“镇物”的宝匣放置在建筑正脊正中的“龙口”,以祈求避灾免祸、出入平安。

“印象最深的是,在永定门城楼复建完工后,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先生打电话来,要求亲自‘登门’看看这座意义非凡的复建建筑。”李彦成回忆道,侯仁之先生坐着轮椅亲临现场,参观之后感叹道,“永定门城楼的复建为首都增添了无限风光。”

清淤地安门后门桥

镇水神兽归位保持原貌

“1993年,我们对后门桥进行了抢险修缮。我从小就听老人说,后门桥的桥底下刻着‘北京城’三个字。在修缮后门桥的时候,我曾经特意去找过,那时淤泥已经把整个桥梁‘淤’上了。”李彦成回想起20多年前修缮后门桥时的一段趣闻,至今仍记忆犹新。“在给整个桥梁进行化学保护和清淤之后,我曾和当时的东城区文委副主任一起钻到桥底下去认真寻找这个有关‘北京城’的传说,遗憾的是并没有找到。”

后门桥本来叫“万宁桥”,位于北京的中轴线上,在地安门以北、鼓楼以南的位置。由于与前门南北相对,京城百姓俗称地安门为后门,因而这座桥也叫后门桥。这座桥跨什刹海入玉河处,始建于元代,是一座单孔石拱桥。它不仅是元大都城内通惠河上的重要通水孔道,而且是北京漕运的重要标志。

李彦成回忆,因环境变迁等因素,当时后门桥下河道湮塞,券洞被积土掩埋,桥面除两侧行人过道尚存局部条石墁道之外,其余均改为沥青路面。“因为年久失修,部分望柱、栏板都散失了。现存的栏板石构件大都残损、风化严重,倾斜歪闪。1993年,在北京市文物局的组织下,我们对桥栏进行了抢险,对尚存石栏板进行复位、归安及加固处理,并对石构件进行了化学保护。”李彦成说,在修缮过程中,对已损毁散失的石构件,古建公司选用了与原有构件的色泽、质地相同的石材加工,严格依照原构件的造型。而在对现存构件进行修补时则严禁使用水泥,“残缺部位较大的,就选用色泽质地相同的石料,按残缺部位的形制加工,用高分子材料粘接。对残缺较小部位就用高分子材料加石粉修补。”

“淤泥清理之后,我们在河道里挖出了后门桥的‘镇水神兽’。”李彦成感觉这“神兽”十分珍贵,向当时的文物部门领导提议:是不是可以将文物送去博物馆进行保管和展出,再复制两件“神兽”摆放在后门桥原本的位置呢?“时任北京市文物局局长的孔繁峙回应说,不可以,文物必须‘归位’,保持历史风貌。”如今,这些“镇水神兽”仍旧神态各异地蹲守在后门桥下,寄寓着保一方水运平安的美意。

修缮故宫古建筑

聘请古建专家传帮带

“我们古建公司与故宫的故事可谓说来话长。不过,最初的时候,我们既期望参与故宫修缮,又不敢去参与故宫工作,心情很矛盾。”李彦成坦言,在公司成立之初,因为自觉“手艺”不够成熟,故宫内部修缮的“大活儿”都不敢承接,生怕一个闪失“碰”坏了故宫的珍贵古建、文物。

直至1991年,李彦成将故宫的十位老古建专家请到了公司。“我就是想让这些具有几十年宫里手艺的老木匠、老瓦匠、老油匠们能够以‘传帮带’、言传身教的方式,手把手地帮助我们的工程师们尽快进步。”李彦成还记得,当时有一位叫刘文忠的老师傅,拿着一本写着密密麻麻笔记的工作日记本作为“教案”为古建公司的员工们上课,“那应该是当年修缮故宫角楼的第一手资料。”

此后,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先后配合故宫进行了紫禁城西城墙、金水桥等重要古建的修缮项目。如今,施工人员正在进行故宫筒子河围房的建设工程。故宫筒子河的围房位于故宫城墙与筒子河之间的狭长地带。明代,这里曾设有守卫的值房。清代,随着守卫制度的逐渐完善,从紫禁城东南角、西南角向北至神武门东、西、北三面沿护城河内侧与城墙间加盖了732间守卫围房。1930年,这三面的围房因年久失修多数坍塌,已经无力修复,因而大部分被拆除了。新中国成立后,故宫博物院于1950年对遗留残坏的围房进行了维修保护,对坍塌的驳岸也进行了修整。1999年,故宫启动护城河治理项目,对故宫古建围房值房进行修缮。至此,神武门东、西两侧围房各有19间,东西华门北围房各40间。

“这次的修缮是为了在故宫内部管理区域范围内增加管理用房,解决故宫办公用房和停车需求。同时,也将从建筑外观与形制上,恢复故宫建筑群的完整性。”据古建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根据乾隆年间围房档案记载与现有的建筑测量结果对比,平面尺寸相差无几。“因此,我们在施工时的比例尺度都是按照现有围房建筑遗存实测结果进行设计的,而在墙体砌筑、油饰彩画等方面,则按照清代晚期的传统工艺及样式予以完成。”记者了解到,这项工程预计将于今年7月底竣工。北京市文物古建工程公司供图

 

来源:北京晚报 孙乐琪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