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社会

独守老物件展览馆的63岁王金铭盼望:平凡生活也能是非遗的一部分

2019-07-15 10:05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钟楼东边一条小胡同里,坐落着一座摆满了生活老物件的展览馆。63岁的王金铭是这里的讲解员,那一件件年轻人闻所未闻的老物件,是他最亲近的朋友。没有工资,只有热情,王金铭独守着30平方米的屋子,希望自己能为前来探寻旧日生活的人们找到一些快乐。

随着北京提出中轴线申遗工作一步步深入,王金铭也越来越多地关注到这个话题。他有着自己的一番想法:中轴线不仅是都城的中轴线,更是北京人的中轴线;中轴线上除了有钟鼓楼、故宫景山、天坛地坛等经典建筑物,更有着无数北京人的平凡生活。因此,伴随着数百年中轴线的民俗、生活,也应该被尊重与记录。

民俗学者对他的想法给予了充分肯定。中轴线这条北京城的脊梁,挑起了这座文化古城,建筑物的“骨架”与民俗生活的“血肉”,都应得到相应的记录与传承。

63岁老人独守展览馆11年

说是展览馆,其实就是铃铛胡同路南边的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小平房。北京的平房门口常见两个门墩一左一右,但这里与众不同的是,门口摆了四个门墩还有两个石头大磨盘。

门墩、磨盘来自胡同房屋改造时候,他在工地现场的发现。说起这件事情他挺得意,“工人师傅不光给我留下了门墩,还白请我吃饭。”

也难怪师傅们对王金铭格外热情,王金铭在钟鼓楼一带早已是“名人”。自从2008年他在这间小展览馆当讲解员,不知多少人从这里听到了北京史地民俗故事。三年前他到了退休年纪,但仍然每周坚持两三天守在这里,并无一分钱收入。在工地转悠的时候,他也会跟工人师傅们聊起这老房屋,这份对北京城市的热情,被师傅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于是收藏品也多了起来。房间里的大部分收藏品都来自一个民间藏家手中,老家具、老生活用品、老响器,为了做好讲解员,王金铭还特地学了点儿吆喝。远近的人都知道他能讲老北京的故事,附近的小学、社区,研究北京城的大学生、规划学者,也时常会来找他。

孩子们来的时候最热闹,安安静静听他讲完故事,一个个把他围住,无数只小手揪着他的衣服让他多讲一些,让他对这份事业更有信心。而待热闹过去,独自一个人望着这些老物件的时候,他又会想起自己小时候,这座城市还看不到什么现代化的痕迹的时候,那种慢节奏的生活。

一只小鞋,让他想起街坊的小脚老奶奶。老奶奶每天要提着“水汆”沏茶,这物件后来便被铝壶所取代;胡同门外时常传来手摇铃的声音,这声音可能有几个含义,若是铃铛朝上,那应该是附近的小学校上下课;如果是傍晚,那么铃铛朝下,应该是收垃圾的人来啦。

老物件串起了往日的生活。生长在中轴线上的钟鼓楼畔,这些年传统文化备受重视,钟鼓楼不时也会传出久违的声音;然而,胡同里那一声声吆喝、一个个小贩,这些声音却早已被现代化的生活所淘汰。他常常想,汽车的马达声音、异国情调餐馆的音乐,那些声音真的和这座古城相匹配吗?

然而谁也不能拦住生活变化的脚步。“看似那些东西被淘汰了,但是我从孩子们听到老故事、老传统时候那种认真中,看到了老祖宗留下的这些文化的魅力。这些老物件,是这些文化最直接的体现。”

盼望城市的非遗包容平凡生活

很多人称呼王金铭为“老师”,无论对方什么年纪,他都会谦虚地告诉对方“别叫老师,学问不够”。即便是讲述一些老故事的时候,他也会强调,自己的所知所见,不过是一面之词,生怕给听众留下错误的印象。

因为他生活在北京这63年中,也并非一直从事这项工作。高中毕业,当过兵、开过买卖,至2000年来到社区工作,本来与民俗无缘。2001年春节,适逢北京限制燃放烟花爆竹,老城区、文物旁边管得挺严,他就琢磨着换一种形式,带着街坊们过个热闹的春节。他找来了两面大鼓,敲敲打打热闹一番,效果还挺好。

此时的北京虽然还不经常堵车,但街巷中早已没有了吆喝声,手机铃的电子音乐,是街头巷尾最常听见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里,三十晚上那套鼓声,给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带来了一种久违的快乐。他记住了,这就是传统文化的魅力。

2002年,他开始和一些街坊在家门口展示老生活用品,各家各户拿出来点儿旧货,无论是改革开放前的还是清朝的,“街道说,这些都是‘国学’,值得提倡。”2006年,他被邀请到地坛庙会上做过展览;后来还去过平谷桃花节等场合,讲讲老故事,聊聊老物件。

接着北京提出了“中轴线申遗”。去年有专家来到社区开研讨会,本来没邀请他,他也跟着去旁听,并且发现,专家们的意见,似乎总是围绕着建筑、规划,没人谈到生活。他想发言,“专家问我,‘在你眼里是不是只有你自己是专家,我们都不是专家?’”王金铭回答,“我不是专家,但我有话要说。”

之后有考察团队进一步来了解情况,看着这个团队,王金铭又发起了愁,“十多个人,北京人不超过三个,并且只有一个70后,其余都是80后。他们真懂得北京吗?”他再次主动上前,给人们讲解一番自己对中轴线和中轴线周围生活的理解。

“过去各家各户生活条件都有限,所以邻里之间常常有着深厚的感情。”钟鼓楼传出的报时声,那是中轴线周边居民“公用”的一块“钟表”,分享很多共同的生活;可是现在,各家各户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看自己家的钟表,“邻里之情都变淡了,这不也是曾经伴随中轴线的文化吗?”

他说,自己的学问有限,但有着一番热情,希望在未来的中轴线上,看到更多的建筑规划以外、关于中轴线旁北京人生活的遗迹。

民俗学者:生活是最重要的遗产之一

“中轴线是北京城的树干,大小胡同是北京的树枝,北京人的生活便是其中的树叶与果实。”北京民俗学会理事韩硕说。

韩硕说,北京的中轴线上,有着太多体现城市精神、规划科学的建筑;同时,这条线上也遍布着与平民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场所。钟鼓楼在几百年里都为居民们提供报时服务;前门大街作为外界进入内城的必经之路,形成了北京最重要的商业区;天桥、钟楼广场则是文化休闲娱乐区,更少不了平民百姓的参与;永定门外则是人力市场,涉及各行各业。

这些场所在科技发展、生活变化之后,有些地方的功能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这些变化看起来不可逆。“皇宫现在是开放的公园,不再是国家首脑的居住地点;天桥在后来成为了普通居民区,也不再是文艺演出的集散地。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规划引导,让这条中轴线尽可能适应新的生活方式。”比如天桥已经恢复了不少戏院,一些团体固定在这里演出,让老天桥的魅力再次彰显。

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是城市最坚实的基础。如果没有他们,很多设施即便建筑精美、规划合理,也体现不出价值所在。“从这个意义上说,中轴线文化一定要包含生活文化。”

毕竟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掏出手机都能看表,钟鼓楼与市民并无直接的联系了,但其建筑等方面的价值,一样值得我们去保留、保护;但有些东西,比如剃头挑子、剃头匠用的响器‘唤头’,确实不适合现在的生活了,也没有人愿意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去理发。”

韩硕认为,像王金铭和他的老物件展览馆,将老物件集中起来,做一些小型展出,既不给现代城市管理增加麻烦,还让人们有场所能了解到现存中轴线周边的生活文化,是一种挺合理的方式。“最近些年,北京不少社区都开办了类似的展览馆。我觉得可以做一些整合,比如说不同社区展现不同时代、不同行业的中轴线生活文化。这样也能让展览变得更权威、更具体。北京中轴线最繁华,很多地名都带有手工行业特色,都可以作为社区展览的基础;各处都有文保单位、老院落,编成曲艺,在各个社区表演,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都是留住文化的好方式。”

这个想法与王金铭不谋而合,展出品太多,这位老讲解员也常常发愁有些东西摆在角落里,别人看不到。“如果有条件,我想把不同时代的东西分成几个展厅,让大家看到各个时期的中轴线畔普通北京人家的生活。”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张硕 文并摄 编辑 马佳

流程编辑 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