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社会

患者致谢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守护天使”:和你聊完 病好了一半

2019-07-15 13:10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不久前,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正式开诊。宽敞明亮的门诊大厅里,随处可见身穿橙色马甲的“守护天使”。

志愿者刘业民在服务中

作为经过正式培训的志愿者,他们专业、细心。而作为基本来自周边社区的居民,这些志愿者又自带一股“亲和力”。他们之中退休人员超过半数,有“夫妻档”,有“老知青”,还有患者家属……无私奉献的同时,他们也在收获着被认可的快乐。

从零组建,凭的是“友谊医院”这块招牌

“5点58分到岗”、“6点10分到岗”……大清早,黄辛的手机就不时振动起来。滑开屏幕,身穿橙色马甲的志愿者已经陆续到岗,并在微信群中发来签到时间与现场图片。翻看着群里消息,黄辛心中涌起一阵暖流。

去年12月底,友谊医院通州院区试开诊。作为门诊部社工与志愿者专职负责人,黄辛提前一个多月便投入到志愿者筹备工作当中。建章立制、设计海报、布置爱心小屋……忙和累自不必说,但最令她担心的,还是能不能招到人。

“虽然西城院区开展志愿服务已经很多年,但因为之前基本没来过通州,哪儿都不认得,真的是‘两眼一抹黑’。”黄辛坦言,她在科主任的帮助下,集思广益,想了各种途径。“加入到微信群,跟社区主任一个个约时间、去拜访,一个个社区做宣传、贴海报。还通过‘志愿北京’官网报名、电话报名、现场报名等多种方式来招募志愿者。”

人生地不熟,招募的又是不能给予报酬的一群人,黄辛手中凭借的只有“友谊医院”这块招牌。而在通州“老街坊”的一片热忱下,她用了8天时间招募到第一批总共4位志愿者,去年12月22日试开诊时,志愿者更增加到18人。

虽然“急需”志愿者,但考虑到在医院这一环境下提供志愿服务的特殊性,黄辛的招募工作紧张高效却决不仓促。“志愿者一定要有爱心、耐心,还得有忍耐力。”黄辛表示,她会与每位申请者单独会面,至少谈话半小时。此外,医院编制了一本志愿者服务手册,其中十二章34项管理制度需再讲解半小时之久。每当新加入的志愿者达到十几人时,还会组织一批集体培训。友谊医院门诊部主任胡路总是会面向志愿者们深深鞠躬,表达对居民的谢意。

令黄辛尤为感动的是,医院给志愿者们排出的值班时间是从早上7点半开始,但因每天早上6点便会放号,实际上快到6点时,挂号机旁等待的患者就会多起来。“我们的志愿者发现了这种状况,经常主动提前,不到6点就有人上岗了。”4月以来,志愿者们更成立了督导小组实行“自治”。每天上报可值班时段,由优秀志愿者担任的督导员根据大家报名情况进行统筹安排,日常工作已运转得井然有序。

倾听共情,“感谢点赞”与“发泄吐槽”都是常态

“您把卡插进去,出来这几个选项吧,您点这个,就到下一页……”上午9时许,一层门诊大厅入口处的挂号机边患者已经不多。利用这点“闲暇”,志愿者刘业民不再为患者“一手包办”操作机器,而是耐心地指导他们自己去点击。

“尤其一些岁数大的,教他们用会了,以后不就方便了嘛!”刘业民笑呵呵地表示,由自己来教更有优势,刚过完69岁生日的他,是目前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岁数最大的志愿者。“刚才我遇到一位67岁的老先生,本来觉得自己记不住。我说你看看我,比你还大两岁呢,他一下就很有信心了。”

刘业民的家距通州院区不远,医院试开诊近一个月时,他无意间看到了志愿者的招募海报,立刻去找黄辛报了名。当志愿者是刘业民“老有所为”的向往,更承载着他的一份情愫。“我是老六六届毕业生,1968年到黑龙江某农场插队,后来加入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直属步兵团。1975年退役后到中苏友谊农场工作,所以我们也称为‘友谊人’啊!”

刘业民热心肠,每逢周五,他早上6点就会到门诊大厅,一直工作到下午3点。除了午餐,其余时间几乎都要站着。但能帮助人们挂上号看上病,他觉得辛苦也值得。“我们这个医院是通州区第一家三甲综合医院,还有很多外地患者都会过来,好多人不容易,就想尽力帮他们解决困难。”

带想要办事的患者去咨询台、搀扶腿脚不便的患者去诊室……志愿者祁满中的“活动范围”远不限于挂号机周边。上岗两个小时,记者点开他的“微信运动”看到,步数已经超过了5000。而再过两小时,祁满中会结束今天的志愿工作,到医院二层透析室,接做完透析的妻子回家。

“我等她的时候也没事做,就想献个爱心吧!”每周一、三、五,祁满中患尿毒症的妻子都要来医院做4个小时透析。今年3月,等候时祁满中看到招募海报,马上报名当了志愿者。爽朗的他笑言自己不会讲太多,因为妻子得到了很好的治疗,他也很放心,单纯地希望“发挥余热,回报社会”。

现在由于妻子病情稳定,每周一到周五祁满中都会来做四小时志愿工作。“这几个月,我都减了7斤分量了!”

和祁满中类似,郭伟的妻子也因病在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做治疗。而郭伟本人就出生在友谊医院老院区,父亲还曾在友谊医院接受过两次高难度的手术,一家人看病基本没离开这儿。新院区建成,郭伟又和友谊医院做了邻居,带着一份质朴的情感,他也成为志愿者中的一员。

身为患者家属,郭伟特别理解患者焦急、紧张的情绪。除了常规服务,条件允许时,他还会扮演倾听者的角色。一次,有位70多岁的患者纠结自己的甲状腺结节要不要做手术,和郭伟聊了近半个小时。分别时患者连连称谢,说感觉心里轻松不少,病都好了一半!

当然,在医院这一特殊环境下,志愿者们遇到的并不总是感谢和“点赞”。刘业民回忆,一次自己吃完午饭回来,发现窗口由于机器检修,人们排起了长队。有位老人看到他的橙色马甲,立刻过来怒气冲冲地问,怎么搞的,我们等得这么着急……

“我赶紧跟他说,您消消气,人吃五谷杂粮难免生病,机器用时间长了就得维修呀。后来他问我,你在这儿赚多少钱?我说老师傅,我一分钱都不挣,我们是给你们服务的。”老人平静下来后觉得不好意思,还向刘业民道歉。“我说没关系的,你们心里不高兴,想发火就冲我们发,能解释清楚的我就给你说说。”在刘业民看来,有些话志愿者说出来可能更管用。“不管病人怎么急躁,咱们志愿者要沉住气。”

扶持互助,给有意愿的申请者锻炼机会

打开黄辛的电脑,93位志愿者资料按加入顺序一目了然,其中超过半数都是退休人员。“你看,这位老志愿者范宝娥,可能钻研了。她把自助机每一页的内容、科室都拍下来,掌握得特别细致,你都‘问不倒’她。”

“这位志愿者沙家平,退休之前是私企高管,他最愿意‘出点子’。给我们写了好几页‘建言书’,包括怎么让医院吸引到更多的病人、班车的停放点怎么设置……他就觉得自己是友谊医院的一员,特别希望友谊医院好。”

……

记者注意到,浏览志愿者名录时,黄辛不由自主地微笑着,几乎每一位志愿者她都熟识,都能说出对方身上的一两个故事。她坦言,许多志愿者跟医院有渊源,对医院有感情,无私提供帮助的时候自己也在收获快乐。“大家都越干越起劲,医院能跟街坊们合作得这么好,我也很高兴。”

于是,本着“尽量满足居民心愿”的想法,黄辛最近还收下了两位或许“不太合规”的志愿者。一位是曾经患过重病的姑娘,虽已完全治愈,但大学毕业后暂时未能就业。“她很勇敢,自己找到了我,我想应该给她锻炼的机会就收下了。现在她每周来三次,表现得很好。”

另一位是7月初才在妈妈陪伴下报名的男孩,他大专毕业,但性格内向羞涩,也还没有合适的工作。最近几天,黄辛安排他趁下午不太忙,在自助机旁值班两个小时。“这个孩子曾跟我抱怨做志愿者太辛苦,但还是坚持下来了。”

目前,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志愿者招募还在继续。在黄辛看来,这一凝结着当地居民一片热忱的院区,完全可以开展更多志愿服务。“我们现在的服务只能局限于门诊楼,未来还希望在急诊、儿科,以及住院肿瘤科等区域开展聊天读报、心理疏导、陪伴检查等各种各样的服务,需要更多的志愿力量。”

(原标题:患者致谢“守护天使”——

“和你聊完 病好了一半”)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魏婧 文并摄

流程编辑 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