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社会

密云党史办调研员冒雨奔赴厂沟门村,寻找关于李万年烈士记忆

2019-07-31 14:19 编辑:TF010 来源:北京晚报

上周日,本报刊发为密云籍抗日烈士李万年寻亲的消息,报道引发读者的广泛关注。本周一,密云区党史办、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冒着大雨,赶往河北省隆化县韩家店乡厂沟门村,进一步确认李万年烈士的安葬地,本报记者一路随行,在巍巍青山中找寻有关烈士的记忆。

■烈士墓被“冲”到断层边

“不推迟,咱们按原计划一早出发。”密云区党史办前调研员林振洪给记者发来这样一条信息。查询天气预报,无论是密云还是隆化,当天都发布强降雨预警,但大雨未能挡住工作人员为烈士寻亲的脚步。早上8点,密云区党史办、退役军人事务局相关人员一行5人,冒着大雨出发,赶往230多公里外的厂沟门村。临近中午终于赶到厂沟门村。在当地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大家冒雨进山。

沿着一条自然形成的沟渠走进山坳,山坳的一侧在雨水的冲刷下,如刀砍斧剁般陡峭,李万年烈士的安葬地就位于半山腰上。雨后,山路格外难行,大家艰难地爬上去,一座不起眼的小土堆出现在眼前,上面压着一块石头,这就是烈士忠骨的埋葬地。

听说烈士老家来人了,村民挽着村里的老党员靳文国赶了过来。靳文国老人确认,这里就是李万年烈士的坟茔。老人告诉记者,75年过去了,自然环境发生了改变,李万年烈士的坟茔慢慢“移”到了断层边缘,需要尽快“抢救”。老人说,知道这件事的村民都上了年纪,腿脚不便,能来扫墓的人没有了。“这是为国家做过贡献的人,不应该被遗忘,所以我们也想尽快找到烈士的家属。”老人的讲述让人心情沉重,大家自发向烈士墓三鞠躬。

■“人圈”断壁残垣依稀可见

史料表明,李万年烈士的牺牲与厂沟门村的“人圈”有关。记者一行跟随村民们来到厂沟门村,这里仍能看到“人圈”的断壁残垣。

所谓“人圈”,是指侵华日军在村子周围建起的石头围墙,围墙大约一丈高,墙上设有炮楼。侵华日军妄图用高墙和炮楼阻断八路军和百姓的联系。

在厂沟门村北侧,一段高墙仍清晰可见;往西走,一段老旧的木梁架在乱石之间。村民们告诉记者,这段木梁,便是当年“人圈”的北小门上的门框。

厂沟门村里,有两间老房子看上去特别显眼,茅草覆盖着屋顶,墙体则是已不多见的土坯墙。村民说,这便是日伪统治时期遗留下来的老房子。遗憾的是,茅草房最早的主人已经难寻,他们可能是那一时期重要的见证者。

在村子南侧,有一道深沟,靳文国告诉记者:”这条沟现在已经干了,以前是一条小河。听我父亲讲,这条河就在‘人圈’的南墙外,李万年烈士正是在这里牺牲的。”

■相关线索还需进一步核实

如今,亲历过那个时代的人至少都80多岁了。令人庆幸的是,村里还有几位当年的见证者。根据老人们的模糊记忆和零碎线索,渐渐拼凑出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

村民曹起云今年80岁,他称亲眼目睹了李万年烈士牺牲。根据老人讲述,当年打中李万年的是“人圈”炮楼上的伪军,使用的是一把“快枪”。老人说,李万年烈士牺牲时身着八路军军服,戴着军帽,倒在了“人圈”外的河沟旁,一条腿蜷着,一条腿伸直,胸前有血迹。安葬烈士时,是村民帮忙清洁了遗体。丁占全也是对李万年烈士有记忆的人之一,说起当年的事,老人还记得,安葬烈士所用的寿材便是从他家拉走的。“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就带着我们去扫墓了。”村里很多60多岁的老人都有这样的记忆。

返程时又逢降雨,回到密云时已经晚上8点多了。虽然奔波一整天,大家并未散去,而是立即商讨下一步工作计划。

密云区党史办前调研员林振洪告诉记者,就目前实地探访情况来看,进一步核实了前期掌握的资料。但由于年代久远,大多数资料均来自老人们的讲述,无论是确认烈士安葬地,还是寻找烈士亲属,相关工作必须严谨、严肃。而李万年烈士牺牲的经过、安葬过程,还有不少细节需要继续求证、核实。下一步,密云和隆化两地的工作人员将保持密切联系,尽可能通过隆化县志及相关资料,深入了解1944年八路军在当地的情况,让李万年烈士的事迹更加完整。

 

 

来源: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