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人文

日本人自古以来也过七夕,但跟中国不是一天,还有这些区别

2019-08-09 08:39 编辑:TF018 来源:北京晚报

小时候听老人说,七夕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不尿炕的童男童女如果躲在黄瓜架下,屏息静气,可以听到他们说悄悄话。

作者:陈喜儒


新华社供图 祁威作

小孩的心眼实,信以为真,又好奇,总希望听牛郎织女说些什么。七岁的那年七夕,从早晨就开始下雨,直到天黑也没停,我偷偷溜出家门,冒着雨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小菜园,藏在黄瓜架下凝神谛听。夜很静,雨时大时小,时紧时慢,雨滴细而轻,落在黄瓜叶上,响起阵阵沙沙声。远处,烟雾迷蒙,不时传来几声蛙鸣。我全身紧张,心跳如鼓……但就是没有听到牛郎织女的只言片语,衣服还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又冷又硬,冻得我上牙打下牙,抖个不停。

年岁渐长,知道中国古人崇拜数字与时间,把正月正、二月二、三月三、五月五、六月六、七月七、九月九这七重日列为吉庆日,认为是“天地交感”、“天人相通”的日子,或许因此才萌生出偷听仙人窃窃私语的美丽幻想。只是地点有所不同:有人说在南瓜架下,有人说在豆角架下,有人说在玉米地里,有人说在果园中……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也不知道谁说得对?

偶翻《京都风俗志》:“七月七夕,人家多谈牛女渡河事。或云是夜三更,于葡萄架下静听,能闻牛女隐隐哭声,而穿针乞巧,今皆不举,惟六日晚间,设水碗于花下,七日中午,妇女以细枝抛入水中,视其影形,以占拙巧,此亦乞巧之别义也。”

何谓“乞巧”?七夕时,女孩们摆上时令水果,朝天祭拜,乞求美丽聪慧的织女赐予她们智慧的心灵、灵巧的双手、甜蜜的爱情以及美满的婚姻。膜拜后,女孩们手执彩线,将线穿过针孔,如果一口气穿过七孔,叫“得巧”;不到七孔,叫“输巧”。她们用的针叫“七子针”,这是一种特制扁形针,针末有七个孔。

也有抛针乞巧者。《帝京景物略》载:“七月七日之午丢巧针。妇女曝盎水日中,顷之,水膜生面,绣针投之则浮,看水底针影。有成云物花头鸟兽影者,有成鞋及剪刀水茄影者,谓乞得巧;其影粗如锤,细如丝,直如轴蜡,此拙征矣。”

七夕时不仅有乞巧的习俗,也有晒书、晒衣的传统。《穆天子传》云:“天子东游,次于崔梁,曝蠹书于羽陵。”东汉崔寔《四民月令》云:“七月七日,曝经书及衣裳,不蠹。”据《宋会要》记载,宋朝仪制以七月七日为“曝书日”,三省六部以下,由皇帝赐钱举办宴会,使之成为学人交流聚会、切磋学问的盛事雅集。这一习俗在流传过程中,也衍生出了不少故事,“郝隆晒书”就是其中之一。郝隆年轻时无书不读,十分博学,但未被权臣桓温重用,愤然回乡隐居。七月七日,他袒胸露腹,于日中仰卧,人问其故,答曰:“我晒书。”他怀才不遇,心里窝火却又不敢明说,只能含沙射影,指桑骂槐,发发牢骚,一逞口舌之快。但“桓温是当时最有才干的野心家”(范文澜语),手握兵权,独揽朝政,操纵立废,觊觎帝位,拿他开涮也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还有性命之虞。连郝隆自己大概也没有想到,斗胆亮了亮肚皮,不仅平安无事,还青史留名,幸甚至哉。

七夕虽然被称为“中国的情人节”,但在西方情人节的猛烈冲击下,处于“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的尴尬境地;对现代女性来说,手之巧拙、女红之优劣,既不影响升迁也不影响婚嫁,七夕实在是可有可无。但在日本,由中国传来的七夕与本土的民俗风情、传统文化相结合,经过多年演变,已经成为全民的盛大节日。

京都府的北野天满宫、香川县的金刀比罗宫、神奈川县的平冢市、富山县的高冈市、宫城县的仙台市,都是庆祝活动最为隆重、盛大的“名所”。那里不仅有花车游行、神轿表演、焰火晚会,还有马拉松、选美、时装秀、歌咏比赛等活动,人们身着华丽的传统衣饰,在锣鼓声中载歌载舞,欢度佳节。日本农村对七夕也很重视,妇女们要洗头,孩子们要到河中沐浴,还要赶在日出前,从植物的叶片上采集晶莹的朝露研墨,把自己的心愿写在长条彩纸上,悬于门口的竹枝,或投入大海,闭目合掌祈祷,据说十分灵验。最有趣的是不知始于何年何月的奇俗:人们到商店买黏米小点心,说是怕喜鹊搭的桥不结实,以此来加固;加之牛郎织女每年才见一次面,也许会有一些情不自禁的举动,因怕喜鹊看到后四处乱说,要未雨绸缪,预备好小点心粘它们的嘴——我虽疑心这是点心铺的店小二胡乱编造的故事,但更希望是好心人对这对苦命恋人的关心与爱护。

七夕这天,大商店门前会摆上两棵高大的柳枝,并且免费提供彩色纸条,让孩子们写下自己的愿望和诗,折成鸟状挂在柳枝上。挂得多了,压弯柳枝,远远望去,还真有点鹊桥的意思。

虽然日本的七夕来自中国,但又与中国有所不同。日本七夕的日期原本与中国一样,但因日本1873年废除阴历,所以变为阳历的七月七日。阴历七夕,月朗星稀,银河在天顶,正是“天街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的好时候,改为阳历后,银河不那么清朗,所以日本的七夕是“下界热闹,天庭迷茫”,此其一。虽然日本的七夕保留了乞巧的传统,但没有爱情的甜蜜和浪漫。七夕最初传入日本时,想必是有爱情的,如小林一茶的俳句:“虫儿们,别哭啊,即使相恋的星星,也终须一别。”这“星星”即指牛郎织女,此其二。节日的主体已不是女孩或者青年男女,而是儿童,此其三。牛郎织女的“负担”加重了,不仅要赐予孩子一双巧手,还要满足他们五花八门的愿望和要求……

 

(原标题: 那对“相恋的星星”)

来源: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TF018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