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人文

《未名诗歌分级读本》有了不少变化,但有一点始终没变

2019-09-17 02:34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墨西哥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的这首诗《生活本身就是闪电》被《未名诗歌分级读本》小学卷第3册收录。选编这一册的学者冷霜在分享会现场朗读这首诗时,相信在场的听众们也体会到了有如闪电的诗歌之美。

作者 曾子芊


《未名诗歌分级读本》的旧版是于2010年出版的《诗歌读本》,一共六册,同样由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洪子诚主编,并由长期从事诗歌教育和研究的学者担任各册分主编。《诗歌读本》自2010年出版后,受到了读者的欢迎,也收获了一些改进的建议。重版缘起自前年,亲自编选过《给孩子的诗》一书的诗人北岛在拜访钱理群教授时,二人一拍即合,商讨出了重版《诗歌读本》,即《未名诗歌分级读本》的构想。近日面世的是其中的3册小学卷。

与旧版相比,《未名诗歌分级读本》的改变主要体现在分卷的设置上:原先的学前儿童卷、大学卷和老人儿童合卷在新版中被移除,内容变得更加集中,由小学卷3册、初中卷和高中卷组成——从中可以看出新版本对小学儿童读者的格外重视。

第二个大的变化是对选录、解读的作品做了调整:原先是新诗和旧体诗词兼顾,如今改为仅收录新诗,也包括用现代汉语翻译的外国诗歌作品。编者解释说,这样的调整并非意味着古诗不重要,恰恰相反,古典诗歌是每一个中国人宝贵的财富。只不过,新诗在诗歌教育中一直被重视得不够,而古诗的出版物还是相对较多的。

小学卷的编者之一冷霜表达了参与这项工作体会到的兴奋感。多年来,他在诗歌写作和研究中收获了许多快乐,在大学里开设诗歌课,一部分原因也是希望把这种快乐传递给学生。不过,他也发现,由于一些学生没能在更早的时候接触到诗歌,他们对诗歌已很难产生兴趣或者说敏锐的感觉。因此,冷霜一直怀有一种心愿:希望现代新诗能在读者更年轻、感受力最丰沛之时被接触到。

但是,编者们也纷纷表达了在具体编写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冷霜把选诗比喻成在海边挑选贝壳;小学卷第1册的编者牟坚也说,这些诗是她“一首一首捡回来的”。为编选本套诗集第一次召开会议的时候,出版方曾希望编者能拿出具体的时间表。牟坚拒绝了,她的理由是:“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教孩子一首诗,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为什么要把这首诗拿到孩子的面前。”对此,有人表示不解:好诗那么多,选一些给孩子的诗应该不难啊。“不,我不选的好诗,也要有理由为什么不选它。”牟坚很坚定。

“好诗有很多。但诗歌的好、诗歌能给孩子带来什么样的心灵反应,这是两回事情。”对牟坚而言,比起诗歌本身,她更看重的是诗歌对孩子的心灵作用。“诗是有时代的,现代诗歌有很多非常好,但所描绘的可能是悲伤、颓废。给儿童的诗要阳光、正向、心态积极,为他们种下好的种子,因此非常难选。”牟坚还说,有些诗作,与其说自己是选给孩子的,不如说是选给家长的——这个时期家长实际左右着孩子的理解和成长方向。

为挑选到最闪亮的“贝壳”,编者们翻了很多诗集和选本,同时还要考虑到小学读者的识字量和理解力。他们发现,要挑出真正适合小学生阅读的诗歌,确实非常不容易。有一次,冷霜翻完了一整本儿童诗集,发现真正符合他的要求的诗只有一首。至于《生活本身就是闪电》,原先替代它的作品其实是海子著名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冷霜总觉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那么适合五六年级的孩子来阅读”,直到发现了《生活本身就是闪电》,才算“挑到了合适的诗”。

“我的孩子总是问我一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冷霜说,“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无边无际的东西?”孩子们总会对“无限”产生兴趣,总在想宇宙之外有什么。通过选择这首诗,冷霜想告诉孩子们的是:虽然人类的生活在宇宙中转瞬即逝,但有意义的生命就像闪电一样耀眼。他希望孩子们能明白,有限的生命也具备独一无二的价值。

冷霜还提到了自己挑选作品的标准以及对诗歌和儿童关系的再思考:儿童诗不应是现代诗中比较“低级”的一个门类。它们应从文字层面和表面意涵上说,既能为儿童所接受,在现代诗歌最基本的标准上来看又是一首好诗。

《未名诗歌分级读本》小学卷第2册的编者李宪瑜认为,中国孩子从小接受的诗歌教育以古诗为主,现代新诗不是那么多。原因之一可能是大家觉得现代诗比较长、不押韵,不适合给孩子看。但这次编选给孩子的诗歌读本的工作让她对学科、新诗、文学教育甚至亲子之间的交流都有了新的看法:“一开始我选诗的时候首先会想到顾城等诗人,但后来发现早期的新诗,如钱玄同、周作人的诗,孩子们在读起来的时候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困难。早期新诗的那种活泼、清新、稚拙的风格,与早期白话诗歌语言在今天的再度‘陌生化’,恰好与这个学段的孩子颇为相宜。”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卞之琳这首创作于1935年的著名的《断章》,若放在大学的讲堂里讲,往往会被讲得很高深。李宪瑜则试着从另一个角度看:这首思辨的、哲理的诗,同样也是一首游戏的诗。“如果一个孩子来画这首诗,会怎么画?在做游戏的过程中,也许孩子们恰好就能无意命中这首诗核心的部分:相对关系。”

尽管与旧读本相比,《未名诗歌分级读本》有了不少变化,但为孩子们选编诗歌的宗旨始终未变。钱理群教授曾在旧版序《让诗歌伴随一生》中提到“诗教”的重要性,强调了诗歌对提升、净化人的心灵的作用。一位中学老师马小平也曾如此阐述为什么人类需要诗歌陪伴一生:“人生活在两个世界里,首先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里,生活在一个世俗化的世界里,生活在一个充满着丑陋和污浊的世界里。但这绝不是生活的全部。我们每一个人还拥有另外一个世界,那是一个意义的世界,是一个诗意的世界。”相信正是怀着同样的心情,钱理群教授最后真诚地感叹道:与诗相伴,其乐何如!

(原标题:与诗相伴 其乐何如)

来源 北京晚报

流程编辑 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