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艺绽

卡梅隆塑造过多少“女战士”?自《终结者》开始改变好莱坞电影审美趋势

2019-11-10 14:04 编辑:TF008 来源:艺绽

在电影史上,没有一位导演像詹姆斯·卡梅隆一样,热衷于塑造女性英雄形象。可以这么说,在他1984年拍摄出《终结者》之前,好莱坞电影中的女性形象大多是被男性观众消费的角色,不是娇滴滴的花瓶就是那些男性英雄身边的陪衬物。但卡梅隆凭着一己之力改变了这个审美趋势,凭借两部《终结者》,不但让琳达·汉密尔顿成为自己的女友,还将她打造成了拯救世界的超级女英雄。

导演詹姆斯卡梅隆 新华社资料图

此后,卡梅隆几乎在自己的每一部新片中都塑造了一个性格强悍的女战士印象。让人惊叹的是,这些角色无一例外地都取得了成功。这几年,《惊奇队长》《神奇女侠》等漫威超级女英雄大片都很卖座,说起来,这跟詹姆斯·卡梅隆多年来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出生于加拿大的卡梅隆,有一个性格强悍的全能型的母亲,他的母亲叫雪莉·劳,年轻时是一个身材苗条、金发碧眼和精力充沛的女子,卡梅隆是长子,她母亲在三个孩子不到8岁的时候,居然参加了加拿大女子陆军,穿着战斗服,学习蒙着眼睛装配步枪,或者在大雨滂沱中练习队列;她还在奥兰治威尔的女子赛马会上开过运牲口的大车。

在卡梅隆的眼中,自己的母亲是一位坚强独立的女性,是自己影片中的女性角色的主要灵感来源。另外,他母亲不但在多伦多受过护士训练,还是一位绘画高手,曾经荣获全县大奖。这些爱好和天赋也都继承给了卡梅隆,也出现在他的电影塑造的各种类型的女性角色中。

西格妮·韦弗曾经说过,自己在《阿凡达》中扮演的女科学家格蕾丝其实就是女性版的卡梅隆,如此看来,卡梅隆倒是一个心口如一的导演,凭借这些女性角色,卡梅隆不但拍摄了《阿凡达》《泰坦尼克号》两部影史上最卖座的影片,还改变了以往电影中女性角色阴柔的形象,开创了一个新的美学时代。

《终结者》中的莎拉康纳

在卡梅隆最初对《终结者》中莎拉·康纳的设计中,他这样描述,“她19岁,身材娇小,不算漂亮但平易近人,她脆弱的特质下隐藏着一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强大的力量。”

《终结者》中的康纳开创了女英雄拯救地球的时代

说起来,当初卡梅隆之所以把一个女性作为影片的主角,其实是一个意外,他不想流于俗套,喜欢尝试新鲜的故事和角色。当时琳达·汉密尔顿还籍籍无名,但卡梅隆看到了她身上的潜质,卡梅隆看到站在他当时女友赫德家的车道上跑步的汉密尔顿,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人,最终定下了她。

在《终结者》中,汉密尔顿饰演的莎拉·康纳对片中的男主角里斯说,“你觉得我像未来之母吗?我连自己的账本都不会算。”影片一开始,康纳是一个有点手足无措的女服务员,但随着故事的推进,康纳最终成长为一个女战士,还在关键时刻鼓励受伤的里斯站起来继续战斗,她身上的能量被焕发,卡梅隆让这个人物的心理蜕变被全世界的观众接受。

65岁的汉密尔顿再次扮演莎拉·康纳

汉密尔顿的好身材和潇洒动作是刻苦训练的结果。在拍摄《终结者2:审判日》前,卡梅隆请来了以色列突击队员加尔,负责训练汉密尔顿,每周训练六天,每天三个小时,持续四个月。加尔还命令汉密尔顿在黑暗中学习拆解组装三种将在电影中用到的武器。

有一天,卡梅隆带汉密尔顿来到射击场进行实弹射击,汉密尔顿站在人形靶的前面,手里拿着一把点四五的自动手枪和两匣子弹,一声令下,在几秒之内,这个从来没有实弹射击过的女孩居然全部射中靶子。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叹。就连施瓦辛格第一次看到汉密尔顿都感慨,“琳达,你的肌肉太发达了。”

《异形2》中的蕾普莉

卡梅隆对于女性英雄形象的塑造在《异形2》中达到了巅峰,西格妮·韦弗在片中,凭着一己之力,跟片中的“异性女王”搏斗,最终将片中幸存的小女孩带回到了地球。卡梅隆很喜欢雷德利·斯科特的《异形》,但《异形2》在故事上并不是承接前作,而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异形2》中韦弗扮演的蕾普莉最具有女战士气质

片中的蕾普莉是一名女军官,她在片中穿着体恤衫和工装裤,藏在一套机械骨架服里,跟“异形女王”展开了生死决斗。

一开始韦弗并没有接拍续集的意思,但在卡梅隆心里她是第一人选。他是对着韦弗的照片开始写作的。后来韦弗看了卡梅隆的剧本,被打动了,最后接拍了这部续集。影片中蕾普莉一手抱着小女孩,一手端着火焰枪,脸上露出的坚毅表情,完全不输给史泰龙饰演的兰博。

要知道,在拍摄之前,韦弗是反枪支团体的赞助人,但影片中她有三分之二的地方都需要开枪,为了让她适应枪支,卡梅隆给了她一把汤普森冲锋枪,韦弗在打了五十发子弹后,发现自己居然喜欢这种开枪的感觉。

《深渊》中的林赛

虽然《深渊》这部影片不太卖座,但是艺绽君却很喜欢这部拍摄于1991年的影片。该片讲述了一架美国核潜艇突然被撞击,沉没于一个无底深渊,由巴德为首的钻油工人奉命前往拯救潜艇队员的故事。影片中同样塑造了一个性格强悍的女子林赛,拍摄期间,卡梅隆正在经历自己婚姻的危机,他把自己的感受放进了影片中,成为这部影片中最感人的地方。

《深渊》中的女科学家林赛是一个强悍的女人

曾经在《疤面煞星》和《金钱本色》中扮演角色的玛斯特兰托尼奥在片中扮演林赛。林赛是一名工程科学家,设计出钻井平台,同时这也是一个思想开放的人,可以接受地球里有外星人的消息。这部影片需要在水下拍摄6个月,需要强悍的体魄,还要学会潜水,最终,玛斯特兰托尼奥完成了拍摄。

影片中最感人的画面就是爱德·哈里斯饰演的丈夫用打耳光的方式最终救活了溺水的林赛,也让他们破碎的感情最终走向复合。这个情节在银幕上反复被模仿,很多国产片中都出现过类似的桥段。

女性坚强的一面被反复塑造

卡梅隆的电影最喜欢塑造女性角色中坚强的一面。在《真实的谎言》中,杰米·李·柯蒂斯饰演的家庭主妇向往的就是特工的生活,影片最后,她终于如愿以偿,跟施瓦辛格扮演的丈夫一起出生入死。

《真实的谎言》中的家庭主妇希望过特工的生活

《泰坦尼克号》中的罗丝有性格坚强的一面

在拍摄《泰坦尼克》前,凯特·温丝莱特被称为是“胸衣凯特”,因为她拍摄过多部像《理智和情感》这样的古装片,但卡梅隆发现,这个女孩内心具备钢铁般的意思,能够像片中的罗丝一样坚强,最终挺过泰坦尼克沉船的那一晚灾难。影片中,她手中拿着斧头转身潜入水中最终救回杰克的画面,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女战士形象。

《阿凡达》中的公主涅提妮是一位女战士

在《阿凡达》中,“潘多拉”星球纳威族奥马地卡雅部落的公主涅提妮第一次出场就在狼群中救了杰克·萨利,这同样是一个钢铁女战士。另外,《异形2》中的韦弗在片中扮演性格强悍充满正义感的科学家格蕾丝·奥古斯汀博士,让观众印象深刻。今年公映的《阿丽塔:战斗天使》是卡梅隆筹备多年的影片,片中的阿丽塔就跟片名一样,是一个“战斗天使”,她对自己身世的探究、对爱情的向往都有着卡梅隆以往电影的影子。

卡梅隆自己说过,“在电影和生活中,我一直喜欢女强人,我的母亲很独立,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我中意的角色都属于这个类型。”

大家都知道他结了五次婚,生活中爱上的都是性格强悍的女人。

盖尔·安妮·赫德是他拍摄《终结者》时的制片人,当时卡梅隆以一美元的价格把剧本卖给了赫德,作为回报,赫德发誓,除非卡梅隆来执导,不然不拍这部影片。当时很多投资人看不上卡梅隆,但是赫德顶住压力,最后成全了卡梅隆,两人后来结婚了,这是他第二次婚姻。

凯瑟琳·毕格罗是卡梅隆的第三任妻子,她个字高挑,性格坚强独立,曾经师从于苏珊·桑塔格。她拍摄的《拆弹部队》最终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成为第一个获得这个奖项的女导演。1991年,毕格罗执导了由卡梅隆制片的《惊爆点》十分成功。但两人感情却因合作期间产生的摩擦出现裂痕。这段婚姻仅仅维持两年便草草收场。不过卡梅隆很有风度,在颁奖仪式上,他的《阿凡达》输给了《拆弹部队》,他还上前拥抱了前妻。

1993年2月,琳达·汉密尔顿为卡梅隆生下女儿约瑟芬。1997年7月,经过漫长的爱情长跑,两人结婚。女儿出生后,她患上了产后抑郁症。拍摄《泰坦尼克》期间,她还被诊断患有躁郁症,开始接受治疗。这段婚姻仅维持18个月,1999年结束。双方离婚时,琳达分得约5000万美元的赡养费,恰好是卡梅隆拍摄《泰坦尼克号》收入的一半。

2006年6月,卡梅隆跟苏茜·埃米斯结婚,后者在《泰坦尼克》中扮演老年罗丝的孙女。埃米斯生活中也是一个女战士,喜欢开飞机,喜欢射击和骑马,最主要的是,她还是一个性格平和的人,对于出名并没有很大的兴趣。两人生了3个孩子,加上卡梅隆的女儿约瑟芬和埃米斯的儿子,一共有5个孩子。

 

来源:艺绽 王金跃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