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热点 > 网摘

张玉环:26年不是一句道歉能解决,希望申请国家赔偿弥补遗憾

2020-08-06 09:30 编辑:TF021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4日下午,张玉环回到家中。谈到自己回到家中的感受,他对央视《相对论》记者说:“一睁眼感觉是在自己家了。”一早起来,张玉环先去给父亲上坟,“告诉爸爸,我清白地回来了。”

将近27年没有回家,年迈的母亲都已经认不出他。张玉环和家人抱头痛哭,之后和儿子聊了很久。“我离开家的时候大儿子4岁,小儿子3岁,他们这些年受了好多苦。我听到这些,好伤心。”

与社会脱节太久,离开时家里还都是骑自行车,连手机也没有。现在,张玉环在努力适应生活,家里人也在教他如何使用手机。

目前,江西高院等多家单位向张玉环道歉。他表示接受道歉,但这26年的痛苦和折磨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搞得我妻离子散、一无所有。我要求司法机关追究‘刑讯逼供’人员的刑事责任。”

△张玉环和家人团聚

张玉环回应欠前妻一个拥抱:怕她激动晕倒

张玉环的前妻宋小女1988年与他结婚,后来有了两个儿子。婚后第五年,他们的生活被一场突来的案件打破。1993年10月,张玉环被抓走,直到2020年8月4日获改判无罪。

为了生计和两个儿子的未来,11年前,宋小女决定改嫁,但在签订离婚协议之前,她对现任丈夫提出了三个条件,其中包括必须无条件地对张玉环的两个儿子好,同时允许她随时回去会见张玉环。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前妻宋小女表示,张玉环欠自己一个拥抱,希望张玉环回来后抱着她转。

8月4日下午,宋小女终于与张玉环相见,没等搭话,就因情绪过于激动而晕倒,随后送医救治。

8月5日早上,身体刚刚恢复,宋小女又坐车来到了张家村,人紧握双手,不过没有拥抱。

对此,张玉环对《相对论》记者回应,他担心宋小女的身体,害怕她情绪再次激动,强忍住没有拥抱。“没有拥抱,我怕她太激动,又会晕倒,就握了一下手。”

张玉环说,“宋小女还是要回福建的,她嫁了人了。”

以下是宋小女和张玉环相见时的对话:

(宋——宋小女,张——张玉环)

宋:从你(被抓)走的那一天,我就是亲眼看见你坐上车。

张:是的,你还叫我回来。

宋:我一直等着你,因为我每次去看你,我总是这么的讲,如果是张玉环出来了,他肯定会拥抱我,我每次去看你都想拥抱你,因为这个拥抱,是埋在我心底的。你不拥抱不要紧,但是你知道,你欠我一个拥抱就可以了。你从1993年起欠我这个拥抱,一直欠到1999年,我嫁给了现在的老公。

张:我也理解。

宋:但是这个拥抱你要记得哦,你永远欠我的,是从1993年等到1999年的拥抱,你知道就可以了。

张:……我一个(人)从年轻人现在变成了一个老头回来。但是我一方面还要感谢各政府,还了我一个清白,为我伸张正义。

……就算是拿钱来,也买不回我这27年的青春年华。这些年,小儿子去过监狱看过我两次,大儿子直到昨天才见到,我起初都没认出他来,所以他不高兴,我也理解他。

宋:因为大儿子结婚结得早,他的压力太大了,他十九岁成家,他老婆跟他同年的。19岁,他本来就是小孩嘛。当时,我儿媳妇对我说,妈妈你能不能帮我带小孩,我就跟她说,妈妈不能帮你,妈妈要赚钱,还要给两个弟弟(注:宋小女现任丈夫与其前妻也育有一子)娶老婆,所以他们将来的孩子也是他们自己带。我大儿子保仁,他一个人赚钱,三个人花,他是…(欲言又止)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

张:儿子怨我,我不怨他,因为我知道他们家日子过得很紧,但是我在里面希望他们在外面过得好。希望我两个儿子和孙子还有你宋小女过得好。

宋:是的,我在外面过得挺好。我跟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好(的情况),但是你现在回来了,我跟你说,我过得真不好。我在人前,我还是个人,在后面,我还不如一只狗。狗受伤了还有主人呢(双手捂眼抹泪),主人还能安慰呢。我们三母子很不容易,特别是,王律师或者有记者媒体找我,我是无条件的随叫随到。

张:对,其实我也很感动。

宋(对在场媒体):你们刚才问张玉环要(申请)追责吗,今天我也说一下,从(19)93年到99年,我必须要追究。……

张:(递纸巾)算了算了。

宋:我有肿瘤我有病,为了我的孩子们我别无选择。(抹眼泪)所以我必须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张玉环和家人:希望申请国家赔偿弥补遗憾

谈到过去的近27年,张玉环对《相对论》记者说,自己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尽到父亲、儿子的责任。“上不能孝敬老母,下不能养育儿女,没有看到儿子的成长,非常遗憾。”

他表示,现在希望通过申请国家赔偿弥补以前的遗憾,不过这个想法还没有启动行动。“两个儿子和我都没有房子住。我还要在家里好好孝敬老娘,这么多年都没有尽到做儿子的责任,也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父亲得以释放,张玉环的儿子张保仁内心五味杂陈。“心情非常复杂,这一天我等的时间太久了,在别人眼里都说这是一件好事、一件喜事。在我的眼里,真的是一种悲喜。”

感谢网友:“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谈到未来的心愿,张玉环对《相对论》记者表示:“希望全家平平安安,两个儿子能越过越好。”同时,他还希望政府能考虑分给自己一些田地,能够种田。

案件牵动着全国网友的心,张玉环回应说:“感谢全国帮助、关心我的好心人,感谢国家的政策变好了,还了我一个清白。‘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这句话就印证在我身上了。”

 

延伸阅读:

张玉环接受法院的赔礼道歉,被告知有权申请国家赔偿,审判长答记者问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8月4日依法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

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裁判发生法律效力后,张玉环提出申诉,并于2017年8月22日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刑事申诉书。2019年3月1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并于2020年7月9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原审认定为作案工具的麻袋和麻绳,经查与本案或张玉环缺乏关联;原审认定被害人将张玉环手背抓伤所依据的人体损伤检验证明,仅能证明伤痕手抓可形成,不具有排他性;原审认定的第一作案现场,公安机关在现场勘查中没有发现、提取到任何与案件相关的痕迹物证;张玉环的两次有罪供述在杀人地点、作案工具、作案过程等方面存在明显矛盾,亦未得到在案物证的印证,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本案除张玉环有罪供述外,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张玉环实施了犯罪行为,间接证据亦不能形成完整锁链。原审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达到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认定张玉环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不能认定张玉环有罪。对张玉环及其辩护人、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的应当改判张玉环无罪的意见,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予以采纳。据此,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前述判决,宣告张玉环无罪。

宣判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代表该院向张玉环赔礼道歉,并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

案件回放

张玉环,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宫圳村委会镇头岭张家村村民,今年53岁。1993年12月,时年26岁的张玉环被指控杀害同村两名男童。1995年1月,张玉环因故意杀人罪,被南昌市中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同年3月,江西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一审判决,裁定南昌中院重审此案。

2001年,南昌市中院对张玉环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了“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判决。

多年来,张玉环及其家人、代理人持续申诉,请求法院依法判处其无罪。2019年3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再审该案,并于今年7月9日上午9点公开开庭审理。

审判长答记者问

张玉环故意杀人案再审宣判后,审判长田甘霖接受了记者采访,就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依法再审改判张玉环案有何重要意义?

审判长田甘霖:本案不属于“真凶出现”“亡者归来”的情形,而是按照疑罪从无原则进行的改判。党的十八大以来,江西法院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和最高法院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坚决纠正冤错案件的决策部署,严格贯彻落实疑罪从无原则,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以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对冤错案件发现一起、纠正一起。从“疑罪从有”到“疑罪从无”,是保障人权的必然选择,是司法的进步。再审改判张玉环无罪,充分体现了疑罪从无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贯彻落实。

本案再审宣判张玉环无罪后,将如何处理国家赔偿等问题?

审判长田甘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原判刑罚已经执行的,受害人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本院宣告张玉环无罪后,已告知其有申请国家赔偿的权利。如张玉环提出国家赔偿申请,本院将依法审理并尽快作出决定。

本次庭审中有没有启动“排非”程序?为什么?

审判长田甘霖:再审审理中,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以张玉环遭受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为由,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庭前会议中,就是否启动排非程序,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均表示服从合议庭的决定。申请排除非法证据,依法应当提供相关线索或材料。合议庭经评议认为,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提供的线索和材料不充分,决定不启动排非程序,并形成庭前会议报告。再审开庭时,合议庭宣读了庭前会议报告,告知了不启动排非程序决定及理由。但就张玉环有罪供述的合法性问题,合议庭多次充分听取了张玉环及其辩护律师的意见。

 

 

(原标题:无罪归来!张玉环接受《相对论》专访:26年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 央视新闻 澎湃新闻

流程编辑:TF021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