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专栏 > 艺绽

北大毕业当网红,其貌不扬的李雪琴,凭什么称霸脱口秀大会?

2020-09-21 19:56 编辑:TF015 来源:艺绽微信公众号

这季《脱口秀大会》播到现在,谁最火?

答案必须是:李雪琴。

李雪琴是谁?

一个从没说过脱口秀的“网红”,乱拳打死老师傅般地,成为目前《脱口秀大会》前十强的第一名。

一个北大毕业生,纽约大学硕士研究生,休学回国做短视频。

又因为被吴亦凡回应,被称为“追星锦鲤”。

她还是位抑郁症患者,一个自己不开心、却希望别人能开心的人。

01

看《脱口秀大会》的人,最基本的需求就是图个乐,李雪琴是相当好笑的。

李雪琴是《脱口秀大会》的生面孔,她上来就说:“我是个网红。”老实说,她的形象和我们一般认为的“网红”不太一样。她一嘴东北话,还有点丧,每次上台都用一只手死死攥住话筒杆,仿佛没这个杆,她都站不住。

她的段子也丧,却丧得很接地气,让人想不到。在以“婚姻”为主题的赛段,不少年轻选手都说自己被逼婚的窘境,结果这个1995年出生的姑娘上来就说:“我想结婚!”

这可不是个恨嫁的段子,她回忆自己小时候上学,也被男生单膝跪地表白过,但她说出了这辈子对男性说过的最硬气的一句话:“我妈不让。”

脱口秀演员都爱拿男女朋友的关系说段子,李雪琴也是,但她“反其道行之”,经常说着别的事儿,就能把话题拐到两性关系的比喻上,出其不意地制造很多笑料。

进入PK赛之后,选手之间互相选择一对一PK淘汰,她上台说:“你们都没看见,那些人老想赢了,争着抢着就要选我。搞得我压力特别大,我这辈子,都没被这么多男人竞争过。”

她说职场的段子,用的也是这套逻辑。

半夜三点,她的老板给她发微信、打电话,接起来电话,老板的第一句话是:“这大半夜的,你咋还睡觉了呢?”

后来,她不小心把老板的车给烫了个窟窿,老板却没提让她赔,她思来想去,觉得这事儿只有一种可能:“他暗恋我!”

她还能自圆其说:“要不然,你说他为什么半夜三点给我打电话?哼,男人~”

在最近一期十强赛中,她说逃离北上广的段子。不久前,她离开了北京,回到老家铁岭,别人就问她:“你离开北京不遗憾吗?”

李雪琴说:说得跟我得到过北京一样。

对北京来说,我连个备胎都不是,我为它奋斗,为它赚钱,为它付出青春,走的时候还跟它说再见了。

它说:你是谁啊?

北漂的人有没有感到很戳心?

这就是李雪琴,用大张伟的话说,她就是他欣赏的那种“神经病”,思维很奇特,自带气场,站在台上好像什么都没做,但就让人觉得好笑。

02

在参加《脱口秀大会》之前,李雪琴确实是个网红,就……红得有点莫名其妙那种。

她的“出道”作品是在抖音上,站在清华大学校门口,用一口东北话说:“你好吴亦凡,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后来她又在几个地点说了差不多的话,最终竟然得到了吴亦凡本人的东北话回应,从此,李雪琴成为了“追星锦鲤”。

后来大家去李雪琴的账号上看,她经常发的也都是日常生活,搞笑段子特别接地气,比如东北人怎么劝酒、西安人有多喜欢兵马俑这种话题,有点无厘头,都很有“笑果”。

其实,李诞在做这一季《脱口秀大会》时,特别爱用“捧杀”这招,脱口秀演员周奇墨被他捧得天上有地下无,必然提高了观众的预期。对李雪琴,李诞也是一样得捧,不过,李雪琴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网红”,把这记捧杀,稳稳地给接住了。

李雪琴在节目里,先吐槽自己老板让她上《脱口秀大会》:他说我行,有天赋,来了就飞黄腾达了↓

等上了舞台,李诞也开始忽悠她天赋异禀↓

然后李雪琴发出灵魂一问:你说我有啥天赋啊,我现在,就有个饼!

这可能是李诞都没法拒绝的谐音梗

03

舞台之上的李雪琴,一直是丧丧的,如果她自己不提,可能没人想得到,她是个北大毕业生。

她说起这个,也是以自嘲的口吻。

每次直播都有人质疑我,说李雪琴就你这样怎么还能上北大呢?

我说我这样怎么了,就我这样,但凡正常一点,长得好看一点,我都上不去北大。

李雪琴毕业于北大的新闻与传播学院,李雪琴不是她的本名,她叫李雪阳,“破琴”是她在学校的一个笔名,有一次她拍短视频要演一个东北大妈,就把这两个名字捏在一起,叫“李雪琴”,觉得这非常有大妈的气质。

她曾在自述中说起,为什么要走上录短视频这个职业。原来她也曾和几个清华的毕业生一起做过一个节目,节目中她特别不习惯,每说到生活中的什么事儿,身边的小伙伴就能把给它“上一个价值”。

她说:

所以,她成了现在的李雪琴,发搞笑视频,一个又一个接地气的段子。

不过,逗别人开心,不等于自己开心。

小时候,李雪琴成绩就很好,到了初中,她家里突然出过一些变故,她妈妈的情绪非常不好,她就成为妈妈情绪唯一的发泄出口。所以,这个初三的孩子就成了自己“妈妈的妈妈”,凡事要照顾妈妈的情绪。本来她学习没有任何压力,但这些变故让她告诉自己:我不能退步,哪怕考第二,别人都会觉得,完了,家里的事儿耽误这孩子了。因为如果这样,她妈妈就该崩溃了。

在这种情况下,看别人被自己逗笑,就成了李雪琴感到特别安慰的事。

上了大学,李雪琴患了抑郁症,后来去纽约大学读研究生,她因抑郁症发作休学回国。虽说这个时代开始“网抑云”了,但痛苦对她来说,非常真实。哪怕吴亦凡那个视频火了,自己也说不上开心。

我是学传媒的,知道这些平台的调性,知道现在的趋势,也看过那么多的案例。迟早有一天要凉,这个认知是根深蒂固在脑子里的。

凉了我就该找工作找工作,我现在起码在简历上能写,我曾经在抖音上有三百万粉丝,如果去做个互联网运营啥的,人家还能不要我?我也能挣钱,也能活。

她也知道很多人不喜欢她,对这些人,她只想说↓

对于那些喜欢她的人,她也很清楚,她带给人的快乐那不可能是延续的,人真正的快乐肯定是要通过物质或者是精神共同满足的。

“我只能满足你两分钟,我确实没办法让你精神富足,但我可以让你先稍微放松放松,我觉得也算功德一件。”

来源:艺绽微信公众号    作者:韩轩

流程编辑:TF015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