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今日主打

最后一个见到“北京人”头盖骨的中国人离世 “北京人”头盖骨去哪儿了

2018-04-14 21:22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日报

2018年4月14日讯,著名古生物学和古人类学家胡承志于昨日逝世,享年101岁。

北京人头盖骨模型。

很多人知道胡承志的名字,都是因为“北京人头盖骨之谜”——胡承志曾经独立制作了一批“北京人”头盖骨石膏模型,1939年,他制作的模型在丹麦哥本哈根世界人类学大会上展示,受到科学家的广泛赞誉并被多国博物馆收藏。抗战期间,珍贵的“北京人”头盖骨不翼而飞,至今下落不明,胡承志的模型成为绝版,而他本人还是最后一个见过“北京人”头盖骨的中国人。

胡承志,1917年生于山东。13岁时父亲去世,因家贫而辍学。1931年3月,经邻居介绍,14岁的他到北平协和医学院解剖科实验室,给加拿大学者、解剖科主任步达生(Davidson Black)当杂工。那时,地质调查所和协和医学院合作成立了新生代研究室,主要开掘周口店猿人化石,做新生代地质、古人类和史前考古研究。

胡承志到协和医学院之时,正值裴文中发现“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后不久。

1936年11月26日贾兰坡发现了北京人完整头骨。

最初,胡承志在协和医学院只是一个书童,帮学者们借阅图书。但他勤奋好学,步达生不会讲汉语,他苦学英语,数月后就可以与步达生会话。步达生观察到胡承志手脑兼敏,灵巧聪慧,便选了他学习修理“北京人”和山顶洞人化石。

1934年,步达生去世,德国学者魏敦瑞(Frnaz Weidenreich)接替步达生主持研究,聘请蒋汉澄到新生代研究室制作石膏模型,胡承志跟随学习。由此,他与一批地质名家、与“北京人”化石结下不解之缘。

1936年,19岁的胡承志独立制作了一批“北京人”头骨模型,其中就包括先后发现“北京人”头盖骨的裴文中、贾兰坡二人所发现的化石。胡承志在模型的内壁刻上自己的姓名和完成日期。模型仿照原来色泽,除重量不同外,与原标本几无二致。

如今,“北京人”头盖骨不知流落何方,能够使人们较为直观地一瞻“北京人”风采的,便是胡承志制作的这些贮存于中国地质博物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等地的模型。

“北京人”头盖骨究竟是如何“消失”的?记者曾就此进行采访。

“北京人”离开协和医学院是在珍珠港事件两天前,即1941年12月5日。据胡承志回忆,在珍珠港事变前,大约在11月中旬,新生代研究室女秘书息式白匆匆来到实验室,要求胡承志速将“北京人”等装好,秘密送到协和医学院总务长博文的办公室。

胡承志对这一天早有准备,已经做好了两个大白木箱。两三个月前,归国不久的新生代研究室主任裴文中就告诉他,“‘北京人’化石要全部装箱运走。”胡承志问什么时候装箱,裴文中说:“听信儿。”

现在“信儿”来了,却不是来自裴文中。胡承志知道事关重大,当天下午先到兵马司胡同的裴文中办公室,向他当面求证。裴文中告诉他:“你赶紧装吧。”

胡承志当即赶回协和医学院实验室,先将房门锁上,然后开始秘密装箱。两个木箱一大一小,小的为120厘米长,30厘米高,70厘米宽;大的为130厘米长,30厘米高,70厘米宽。由于他一个人搬不动这两只木箱,还请了协和医院解剖科技术员吉延卿帮忙。整个装箱过程只有他们两个人。

胡承志将“北京人”化石从保险柜中一一取出,每一件都包了六层:第一层包的是擦显微镜镜头用的细棉纸;第二层用的是稍厚的白棉纸;第三层包的是洁白的医用棉花;第四层包的是医用细纱布;第五层包的是白色粉莲纸;第六层再用厚厚的白纸和医用布紧紧裹住。包好后,每个头骨装入一个小木盒,并用汲水棉花将小木盒剩下的空间填满,然后再将这些小木盒一一装进大木箱里,最后再用木丝填实。

“北京人”化石主要装在较大的一个木箱里,另一个较小的木箱内主要装的是“山顶洞人”化石。全部装完后,再严密封盖,在外边加锁,并在两个木箱的外面分别标上“CaseⅠ”和“CaseⅡ”的英文。

胡承志和吉延卿把两个木箱搬到博文的办公室,当面交付。他当时能够获知的信息,也只到当夜,这两只木箱被悄悄运至北京的美国公使馆。

按照中美协商和美国公使馆的安排,这两只箱子被标上美军军医威廉·弗利的名字,以私人行李的名义从前门火车站装车,直发秦皇岛,之后搭载计划于12月11日进港的客轮“哈里逊总统号”,前往美国。

两只木箱由专人护送,跟随美国海军陆战队登上了开赴秦皇岛的专列。8日上午,列车按计划抵达目的地。但“哈里逊总统号”却没能靠港。因为就在前一天,日军突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哈里逊总统号”在长江口外被日本战舰追捕,触礁沉没。

而刚刚抵达秦皇岛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列车和军事人员,一夜之间就成为了日军的俘虏。

至此,“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不翼而飞,留下一段至今未解的历史之谜。

来源:北京日报▪纪事(bjrbjishi)

作者:米艾尼

(原标题:百岁老人胡承志离世,他是最后一个见到“北京人”头盖骨的中国人)

来源:北京日报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