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今日主打

北京“小松鼠”空中捉虫救护林区 北晚记者跟随机组记录飞防全过程

2018-04-17 11:54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2018年4月17日讯,清晨5点半,通州区潞城中路旁的一片空地上,一架身长约10米的直升机停在这里,接受机组人员最后的检查。谢秀军正在配制适合喷洒内杨树林的药液,准备加注进悬挂在飞机下部的药箱中。

被称为“小松鼠”的直升机,在15分钟之后,螺旋桨飞速转动,伴随“嗡嗡”的轰鸣声,“小松鼠”腾空而起,飞向了西侧的杨树林,将药物准确洒向一片片树林,防治即将羽化的春尺蠖。

曾为战斗机飞行员的机长,目不转睛地盯着操作台上的精密仪器,一只手放在遥控杆上的按钮上。“小松鼠”平均15分钟飞回一次,飞回时原本承载的600公斤药剂已喷洒到杨树林中。

为何采用飞防的方式喷洒药剂?“小松鼠”如何完成飞防任务?记者跟随机组记录下“小松鼠”飞防全过程。

“小松鼠”贴着树梢撒药

清晨5点半,通州区潞城中路旁的一片空地上,已经停泊了一架白色直升飞机。在机身下部,悬挂着一个大的药剂箱,飞机两侧各有一根长杆,黄色的喷嘴一字排开。

“飞防对于天气的要求比较高,除了场地要平整,风速要低,还不能下雨。”北京泽瑞恒病虫害防治技术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谢秀军表示,喷药的当天一般风速不超过5米/秒,晴天、无雨雾,作业后12小时无降雨,最适合喷洒温度为10℃至30℃。

通过飞机进行撒药的方式,防治春尺蠖羽化。通州区林业保护站工程师王致远表示,春尺蠖也就是大家俗称的“吊死鬼”,以树叶为食,对生态环境造成威胁,一般需要在五一之前对春尺蠖的羽化进行人工防治。“如果过了这段时间,春尺蠖羽化了之后,大量的春尺蠖很快就会把树叶吃掉。”

一个大塑料桶摆放在飞防现场,距离飞机大约十米远,地面工作人员正在配制药物。“飞机飞一次需要装药的总重量在600公斤左右。”谢秀军一边配药,一边注意着药与水的配比。此前的飞防作业一直使用的是“运五”小型运输机,“运五”对起降场地要求较高,必须要在机场跑道起飞,受限比较大,飞机据树梢最低高度要达8至10米。而“小松鼠”机身小巧,只要有一块空旷的平地就能起飞、降落,飞行过程中可自由调头,作业精细度更高,并且飞机距树梢高度最低可达5米,能使药更好地附着在树木上。

在王致远看来,螺旋桨快速旋转产生的向下气流,也可以加速形成气雾流,增强药液雾滴对农作物的穿透性,减轻农药的飘移程度。

空地上,一根白色管子插入药箱中,通过泵机将药剂注入箱中。

云南凤翔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机组负责飞防的具体飞行任务,机务员黎谢洲爬上飞机,对飞机油管等部位进行最后的检查。

记者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了解到,目前采用的搭载喷洒器械的专业飞机,开展超低空作业,是国际、国内农林业普遍采用的防治方法。与传统人工农喷洒相比,飞防市场竞争充分,综合成本低,而且防止速度快、防控效果好。2018年,计划作业1200架次,涉及海淀、丰台、门头沟、房山、通州、顺义、昌平、大兴、平谷、怀柔和密云等11个区,飞防范围以五环以外的农田林网、片林、高速路和主要干线公路两侧绿化带为主。

飞行15分钟救护1500亩树林

清晨5点45分,黎谢洲双脚跨立,站在距离“小松鼠”十米远的地方。舱门关闭,直升机螺旋桨启动,飞速旋转的螺旋桨带来的强大的气流,让近处的人很难站立。

黎谢洲抬起左手,伴随着飞机巨大的轰鸣声,“小松鼠”拔地而起。螺旋桨“嗡嗡”的轰鸣声卷起杂物飞向周围的工作人员。

此次喷洒的范围是京哈高速以北至通州界内的林片区。执飞的机组中,有一名驾驶员,一名副驾驶员,两名机务员、一名航务员和一名油师。“机长是曾经战斗机的飞行员。”机务员自豪地告诉记者。

窗外出现了大片林地,机长目不转睛地盯着操作台上的精密仪器,一只手放在遥控杆上的按钮上。“小松鼠”沿着树林片区飞行,机长按了一下按钮,机身两侧的雾化器开始喷出细细的水滴,水滴在空中形成雾,直接落在几米之下的杨树林上。飞机的时速约在120公里,飞机的喷幅为50米。

“喷杆上分布着几十个喷嘴,飞机达到指定地点后,飞行员打开喷嘴,药剂就会呈扇形喷洒出去。”谢秀军表示,飞防一个架次约为15分钟,就可以完成1500亩林地的防治。“每年的春季喷洒,在通州区域内需要起飞66架次,防治的面积在9.9万亩。”王致远说,飞防在春季、夏季、秋季各要进行一次。

药箱中的药剂喷完,飞机开始调转方向返航。

远远传来隆隆的轰鸣声,王致远和谢秀军将目光投向西南方向。

直升机降落后,工作人员迅速将白色管子与药箱相连,打开高压泵,已经调好的药剂再次被注入药箱。不做停留,黎谢洲检查飞机部件后,再次跨立站在机前左手上举,“小松鼠”再次腾空而去。

每年的三月底到九月底是飞防机组最为忙碌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飞,每天休息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时间。“机务和航务在飞行之后,要清洗飞机,然后整理数据。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第二天清晨又得开始飞防。”

“如果66个架次集中飞行的话,在3天左右就能够将9.9万亩的林地覆盖。”王致远说,由于飞行管控、天气等原因,飞行很难连续进行。“我们也要在五一之前完成飞防,否则等到春尺蠖羽化之后,喷洒的作用就不明显了。”

飞防前后都需要“做功课”

“小松鼠”起飞后,王致远便开始关注电脑中的数据变化。

一套名为“林业有害生物飞机防治精准化作业监督平台”的系统中,可以实时看到飞机的飞行速度、飞行位置、药剂喷洒的瞬间流量等数值。

航务员手中拿着航线图,不时与空管部门进行沟通,了解飞行情况。“有的时候给我们两个小时作业时间,两小时之后,需要再跟空管部门协调,如果空中条件允许,看看能不能再给我们一些时间进行作业。”

在平台中,飞机的标注点在不停移动。飞机按照平台中已设置好的路线进行,在平台中用红线标记。喷药之后,红线周围便会多出一条阴影,表明该区域已经完成喷洒。“可以实时看到喷药量,经度纬度和航速都可以进行监控。实时的数据监控,可以随时对药量等进行调整,让喷洒更加精准、规范。”王致远说,喷洒时,每小时流量在3立方米至4立方米之间。

在飞防前,王致远和同事会还需要在作业区设置的标准地内,对树林的情况进行调查。选择标准株10棵,对虫害情况进行抽样调查,从而确定该片区域中的虫害等级。在图中标记分为红、黄、蓝、白、黑五级,红色为虫害最为严重的区域,白色为几乎没有虫害的区域。“黑色区域为有围栏等设施,无法进入调查的区域。撒药的时候,就要有侧重点,红色、黄色区域就要多撒几遍。”

飞防之后,林地中有第三方机构对药剂喷洒情况进行检测。在树林不同区域设置若干A4纸大小的硬黑纸片,药剂喷洒完毕后,工作人员将纸片回收进行雾滴数量检测,每平方厘米雾滴在2滴以上为合格。“喷洒的药品也是经过严格的配比和质量把关,需要对人畜没有副作用,对土壤也不会造成污染。”

王致远与同事还会在冬季和春季分别进行越冬基数和越冬死亡率的调查。通过寻找石块等地的蛹,进行解刨观察其状态,据此获得更多的信息,用来查看当年的防治效果,并可为下一年的防治工作提供依据。

轰鸣的“小松鼠”每隔十几分钟就会回到空地中加药,而后再次飞向林地。经过3个小时的飞防作业,小货车上的药剂桶都已经变成空桶,“小松鼠”共完成了9架次飞行,1.35万亩林地穿上了防虫保护衣。

“治虫”月历

飞防分春防、夏防和秋防三个阶段。

春季飞防:3月20日至3月底,以防治双条杉天牛成虫为主。4月5日左右到4月底,以防治春尺蠖和杨潜叶跳象为主。

夏季飞防:从5月上旬开始至8月上旬结束,以防治第一、二代美国白蛾幼虫为主,兼防国槐尺蠖、延庆腮扁叶蜂、板栗害虫。

秋季飞防:从8月上旬开始到“十一”前结束,以防治第三代美国白蛾幼虫为主,兼防杨扇舟蛾、杨小舟蛾等其他食叶害虫。

飞防所使用的药剂主要是20%除虫脲和20%杀铃脲,两者都属于昆虫生长调节剂,作用机理是抑制昆虫幼虫、卵和蛹表皮几丁质的合成,使害虫不能正常蜕皮、虫体畸形而死亡,总体控制害虫基数。

此类药剂只对具有蜕皮习性的鳞翅目害虫(俗称:毛毛虫)有效,对人畜无毒、无害,对市民晾晒衣物、吃东西、郊游等生产生活不会有影响。

无公害防治率可以达到95%以上。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赵喜斌 孙毅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