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人文

王维曾写诗讥讽陶渊明不识时务?两人做人处世境界大有不同

2018-12-06 13:08 编辑:TF021 来源:北京晚报

陶渊明出于愤世嫉俗,不愿与当权的小人合作,毅然弃官归隐。他留下的“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一直为后人所赞誉。但是,也有人对陶渊明的气节看不上眼,甚至加以嘲讽,唐代大诗人、名画家王维就是一个。

作者:李乔


王维搜狗百科截图

《王右丞集》卷十八有一封他晚年写给朋友的信,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近有陶潜(渊明),不肯把板屈腰见督邮,解印绶弃官去。后贫,《乞食》诗云‘叩门拙言辞’,是屡乞而多惭也。尝一见督邮,安食公田数顷。一惭之不忍,而终身惭乎?此亦人我攻中,忘大守小,不计其后之累也。"(《与魏居士书》)

信中提到的《乞食》诗,是陶渊明归隐后晚年遭灾时所作,从诗中可看到陶渊明当时的生活窘况和他对清贫生活的态度,诗云:

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

行行至斯里,叩门拙言辞。

主人解余意,遗赠岂虚来。

谈谐终日夕,觞至辄倾杯。

情欣新知欢,言咏遂赋诗。

感子漂母意,愧我非韩才。

衔戢知何谢,冥报以相贻。

用白话解释,大意是,饥饿驱赶我到乡里去乞食,求乞时不知说什么好,主人知道我的来意后,便以酒饭款待,我与主人谈笑终日,并即席赋诗。我非常感谢馈赠食物的主人,视为馈食韩信的漂母,但我却没有韩信的才能。对于主人的馈饭之恩,只能死后报答了。

从诗里可以看出,陶渊明虽然被饥饿所困,已是相当窘迫,但心境并不灰暗,依然保持乐观的态度,骨头是硬的。

再回头来看王维的信。在王维看来,陶渊明之所以落到乞食的地步,纯属不识时务的结果,是“忘大守小”,不计后果所致,即“小不忍乱了大谋”。按王维的意思,只有“把板屈腰”,稳坐官位,安食俸禄,才是正道儿。对陶渊明乞食的窘况,王维不但未表同情,相反却从《乞食》诗中拈出一句“扣门拙言辞”,讥为“屡乞而多惭”,意思是你老陶乞食时话说不利落,是因为你乞食多了,羞愧所致。

王维这些话,讲的都是庸人的道理,对常人来说不无道理,但透着一股庸俗气,与陶渊明的高尚情操相比,高下立见。王维讥评陶公,历史上知道的人应该不少,因为王维文集流传广,但从未见过有人认同王维这些话,反之,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受到世代人们的褒扬。

王维讥讽陶渊明,其实并不偶然。王维在信中表现出的庸俗气,在他做人处世的其他方面也有所反映。他在《与魏居士书》中对自己的晚年有评语--“偷禄苟活”,这个自评是否符合实际呢?且看几个例子。

在封建官场上,敷衍应酬有时不可避免,避险保身也是人之常情,但这当中有个分寸和节操问题。在这点上,王维颇可訾议。

奸相李林甫把持朝政,作恶多端,王维对他虽也不满,却仍写了奉承李的谀诗《和仆射晋公扈从温汤(时为右补阙)》,赞美李林甫“上宰无为化,明时太古同”。当朝野风传老子显形的荒诞之说,玄宗皇帝迷信道教近于痴狂时,王维又写了《贺玄元皇帝见真容表》和《奉和圣制庆玄元皇帝玉像之作应制》等无聊诗文来逢迎。

同样是诗人,杜甫对于玄宗的穷兵黩武写下了充满批判精神的《兵车行》,王维却写下极尽赞美的《贺神兵助取石堡城表》。对于官场浊流,王维虽也厌恶,甚至在《早秋山中作》中说“却嫌陶令去官迟”,似乎归隐的劲头比陶渊明还大,然终究只是说说而已,晚年居辋川,亦官亦隐,日子过得很舒服。

安史之乱是一次祸国殃民的大动乱,王维没有顶住安禄山的压力,在安政权中任了伪职。这虽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任伪职期间也没做什么坏事,但毕竟不光彩,当然更无法与冒死参加平叛的颜真卿比。大概是感到愧疚吧,王维回到朝廷被赦后,便请求“出家修道”、“奉佛报恩”。

从这几个例子可以看出,王维用“偷禄苟活”四个字来描述自己的晚年,大体上是符合实际的。

王维做人,境界确实不很高,过于世故,过于“识时务”,骨头也软,在人格上是有缺点的。他讥讽陶渊明,是不奇怪的。

说了这些,自然不是要否定王维在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地位。倒是正因为他在文学艺术上的重大成就,不免为他在做人处世方面的境界不高而惋惜了。

(原标题:读王维一封信)

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21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