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国内

5·12记录:新老北川之间的穿行者 用镜头记录毁灭与重生

2018-05-10 11:39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北川新县城位于安昌镇以东约两公里处,地处黄土镇与安昌镇之间,距离北川老县城23公里,紧邻安昌河。新城依山傍水,自然条件优越,一条支流穿城而过,整个城市的建筑也显现着浓郁的羌族特色。汶川地震后不久,庞贵举便在老县城的废墟外,搭建了一个平台,取名“望乡台”,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已是断壁残垣的老县城。庞贵举也开始通过相机,为来到老县城的人留下人与城的纪念。

北川新县城,写着“巴拿恰”的门楼前,62岁的庞贵举拿着相机,对准穿着羌族民族服饰的拍摄者,在“北川巴拿恰”前留影纪念。

2013年春,庞贵举来到了北川新县城意为“做买卖地方”的“巴拿恰”前,与朋友一起租了间照相亭,以照相与出租羌族民族服装为业。

十年中,北川浴火重生般的变化,保留在庞贵举的镜头中。

庞贵举

62岁,北川人。

2008年地震后,在外打工的庞贵举费尽周折回到了北川。因北川老县城封闭无法进入,许多人在山上的公路边眺望北川县城,庞贵举发现了景家山上的一块高地,可以看到老县城遗址。震后不久,庞贵举便在老县城的废墟外,搭建了一个平台,取名“望乡台”,在这里可以看到被地震摧毁的老县城。庞贵举为参观者义务讲解地震故事,北川的历史与文化,直到2013年春天,庞贵举来到了新北川经营起一间照相亭。“这也是对全国人民对我们帮助的感恩。”

    望乡台上的讲解员

北川新县城,一排排崭新的楼房错落有致,羊角、羊头这些羌族标志的图案随处可见,凸显浓郁的羌族风情。新北川大道、滨河路、新川路修葺一新,学校、医院、超市也一一齐备。

“巴拿恰”源于羌族语言的音译,意为“做买卖的地方”,也成为北川新县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庞贵举的照相亭就在巴拿恰前的禹王桥广场,2013年开始,庞贵举来到这里。

来巴拿恰前,庞贵举一直在北川老县城,一个可以看到老县城废墟的高地。大地震后,在外打工的庞贵举费尽周折回到了北川。因北川老县城封闭无法进入,许多人在山上的公路边眺望北川县城,庞贵举发现了景家山上的一块高地,可以看到老县城遗址。震后半年,庞贵举向信用社贷款5000元,在高地上搭建起一个约30平方米的祭奠台、购入望远镜、相机、地震纪念画册等,摆起了小摊子,取名为“望乡台”。

许多北川老县城里的幸存者也在这里纪念亲人,一些外来人则在这里远眺满目疮痍的北川老县城,感叹一段凝固了的时光。庞贵举也在这里成为了一名讲解员,讲述着老北川县城的故事,以及羌族文化。

    巴拿恰前的摄影师

北川是我国唯一一个羌族自治县,新县城中无论是公共设施建筑、安居房建筑还是休闲娱乐建筑,外观上都融入了羌族元素。

庞贵举夫妻穿着民族服饰自拍纪念照

巴拿洽商业街上开有风味餐馆、烧烤屋、土特产店、羌族手工制品店……。对面的广场上,庞贵举的照相亭旁,挂着几排羌族的民族服饰,游客在这里花上十元钱,便可将穿着民族服饰的身影“刻印”在新北川。

“望乡台”拆除后,庞贵举在老县城周围通过拍照的方式维持生计。直到2013年春天,庞贵举来到了新北川经营起一间照相亭。

外地的游客围拢在照相亭的民族服饰旁,挑选着喜欢的样式。一家老北川人带着外地的亲戚来到了北川新城,参观着新北川的变化。

在广场上,一大家子人合影留念。庞贵举拿起相机,选择避开耀眼的光线,又能体现新北川特色的拍摄角度。拍摄中,庞贵举注意着每个人的表情。拿到照片后,一家人连连称赞照片拍得好。在照相亭中打印照片的庞贵举也露出了笑容。

庞贵举仍旧不愿站在广场上招揽生意,坐在照相亭附近,有人咨询时,他才凑上前介绍。几名年轻的游客在自拍后,来到了庞贵举的照相亭,想要打印出拍摄的照片。“给点钱就行。”在游客咨询价格后,憨厚的庞贵举并未开出离谱价格。“虽然我靠这个养家糊口,但也不能没有诚信漫天要价。”

庞贵举的照相亭,是与朋友共同创办,一共有三家经营者,每家每月经营十天。在不经营的时候,庞贵举也愿意拿着相机,在新老北川中走走,记录老北川的过往,也不忘捕捉新北川的点滴变化。

    时代之间的穿行者

爱好摄影的庞贵举,与相机打了几十年的交道。

与庞贵举不同,照相亭的另外两名经营者少有摄影经验,在经营伊始,庞贵举闲暇中还负责教他们摄影技术。

照相亭一年的租金,庞贵举需支付6000元,平均下来,每月他可以得到2000多元的收入。在庞贵举看来,他们的创业之路也并不容易。庞贵举的家住在北川通口镇,震后房屋毁坏。在得到了相应的援助后,自己花了不到10万元,建起200多平方米的新房。

2012年夏天,庞贵举生平第一次来到北京,住进了当年赴北川抗震救灾志愿者的家中。“大,真是太大了。”这是庞贵举初到北京的印象,因为地震,他与许多当年的北京志愿者成为朋友。

7月1日,庞贵举在天安门观看了升旗仪式,当国歌响起时,他早已热泪盈眶。“幸亏有北京和全国人民的帮助,我们才能很快重建家园,开始新生活。”回到照相亭后,每当遇到北京游客,庞贵举都能一下子从他们的口音中识别出来,也会与他们聊起自己在北京的见闻。

北川新县城,小区周围遍布绿地,干净整齐的街道向前延伸,路旁栽满了各种花木。一个现代的小区旁,保留着一处木质旧民居,显现着纯朴的模样。

“一晃十年,时间会抚平我们的伤痕,但没有让我们忘掉过去。”北川新县城与老县城相距23公里,从新兴的现代城市到已成地震遗址的废墟间,庞贵举和北川人也经受着心灵的反复震撼与洗礼。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赵喜斌/文  白继开/摄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