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垂杨柳大火14天后,居民这样度过 | 北晚新视觉

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社会

北京垂杨柳大火14天后,居民这样度过

2018-05-16 22:06 编辑:TF003 来源:北晚聆听

他们戴着口罩拎着麻袋,站在警戒线外,像极了某种意义上的灾民,在公安、消防、街道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有5分钟时间取回生活用品。走出火场,有人拥抱,有人哭泣。也有不经世事的孩子还在叫嚷:“看,我养的金鱼还活着呢。”

老楼失火后第3天,垂杨柳北里23号楼低层住户第一次回家。警戒线外,邻居们握手、相拥

如果再给23号楼一次机会,它会和周边,已经结束危房修缮工程的老楼一样重焕青春。

无论是重新粉刷过的嫩黄色墙面,还是崭新的雨漏管和屋内顶棚,都是送给它的生日礼物,今年,老楼60岁了。

然而,5月3日深夜,老楼经历了命运拐点。家,也有了新的名字。

火灾现场。

1

速8、东长安、富邦。

距离火灾现场一公里的三个快捷酒店组成了起火楼住户的临时安置点。

已经在酒店的标间里住了10天,张斌嫌屋里的空气太闷,出门到东三环辅路上抽了根烟,顺便聊起他为老楼灭火挂的彩。

胳膊上三个芸豆大小的暗红色血泡,左腿上有一片烟盒大小的烫伤。

张斌是最早发现着火的一批人,在楼里和楼外的平房都有房。起火后,他拎着灭火器,冲到老楼面前猛喷。想法很简单:“一辈子的财产都在里面,搁谁,谁不着急?”

火灭了三次,复燃了三次。楼顶的火星掉在他身上,他甚至没感觉出来。回到平房,又抄起脸盆泼水。

此时,消防车赶到,浇过来的消防用水没过了膝盖深。三个民警冲进来,一把把他架住:“你是不要命了?火那么大,泼盆还有什么用?跟我们走!”

因为这件事,张斌第一次进了局子。民警等消防车都撤了才把他放出来,就是怕他回去救火。

5月10日,起火楼外景。透过4层居民的窗户可以看到天空

张斌家里还有四只宠物。住进宾馆后,一只猫和一只狗不知怎么了,从宾馆跑回老楼十几次,就像人一样,“闹着要回家”。张斌一看不行,赶紧送给朋友寄养。

现在,女儿小慧身边,只剩下一岁多的泰迪“多多”和年长的鹿狗“豆豆”。这家宾馆原本拒绝宠物入内,但宠物此时也成了被安置的对象。

回家取东西那天,张斌冲进屋里,先找女儿的书包,但小慧很多的卷子和笔记都被水泡烂了,屋子里严重长霉。在学校,她只能借同桌的资料复习。之前,她立志考上一所580多分大学,但现在心里没底,得加倍努力了。

2

周志真还剩7颗牙,今年90岁。

他是老楼最年长的住户,也住宾馆。

当记者问,“工作组发的一日三餐吃得习不习惯”时,周志真忙说:“还行,还行,就是白菜帮子咬不动了。”

火灾过后,老人的心态,比年轻人要好。起火当晚,他拄着柺棍自己下楼,凌晨3点住进酒店,也照常入睡,不像很多街坊那样,一夜没合眼。

跟在家一样,老人把标间归置得井井有条。年轻的住户,床头堆着啤酒和烟头,老人的床头,却整齐摆放着各种药品,还有几件心爱之物:几把胡琴和两枚党徽。

从老伴去世开始,老人和胡琴寸步不离。他有五把琴。三把京胡、一把板胡、一把二胡。老楼失火前,他总去龙潭公园、天坛公园练琴,后来儿女担心他的安全,让他在楼下练。

周大爷爱拉琴,这是全楼皆知的事。

回到火场以后,周志真找完存折,就是找琴。他家住在二层,没过火也没进水。老人松了一口气,把其中三把琴抢救出来。

有了周志真的琴声,宾馆里的气氛不再沉闷

但之后的5天里,他一次琴也没有拉。直到记者采访那天,他才拿起二胡来了段《苏三起解》。宾馆隔音不好,但街坊们没有介意,说明“老人精神头儿还行”。

每月10号,是垂东社区党员学习的日子。和很多北京老人一样,老党员周志真从未缺勤,即便老楼失火了,他也从家里拿回了两枚党徽,准备学习时戴。

然而5月10日这天,学习活动最终还是取消了。他抽空去垂杨柳医院开了点药,用老人的话说:“这次没向党组织请假”。

3

5月3日晚,当所有救援力量集中在老楼时,老楼的自救也同步展开。

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和死神抢时间。

起火时,患有先天性腿疾的朱业,救出了半身不遂的邻居。

邻居叫兰姨,下楼非常不便。得一只手扶着栏杆,一只手拄着拐杖,才能一阶一阶地下。到了楼门口,还得扶着轮椅才能继续走。

所以,当朱业发现“天都烧红了”的时候,他马上想到兰姨。起火前10分钟,兰姨在报社上班的丈夫值夜班去了。逃难时刻,她被反锁在家里。

朱业打开兰姨家的第一道门,可第二道怎么也打不开了。朱业在家排行老大,楼里人都叫他“老大”。兰姨见到他时,已经乱了阵脚。

“老大,你可千万别走啊!”

“兰姨,不把您扶下去,我绝对不走!”

然而,越是着急,防盗门越拧不开。拧开门,朱业一把把她拽到楼梯口,可兰姨还想回家关电视。朱业紧紧拽着她下楼,到楼下回头一看,两个人的家已经烧成火海。兰姨受了惊吓,被送到了医院。

后来,朱业从消防部门得知,他和兰姨的家,是全楼距离起火点最近的两户。如果人再晚点出来,结果很难说。

现在,表彰见义勇为的工作也在进行,但朱业还住在速8酒店一个6平方米大的房间里。房间非常狭小,只容得下他一个人。

朱业的房间小且憋闷。6平米的空间,也能算作一间房给客人住?

记者采访他时,必须开着房门,坐在床上,否则转不开身。房间里连一个柜子也没有,朱业的新衣服只能往地上堆。

写在文末

人还在,就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对垂杨柳北里23号楼居民来说,这场大火仿佛一个岔路口,将他们的生活引入另一条路。现在想回到正轨,又谈何容易?

大家只能互相宽慰:家没了,幸好,人还在。

水火无情,防患责任重于泰山,垂杨柳北里23号楼就是个现实案例。

附:垂杨柳北里23号楼失火后,北京市公安消防总队轨道交通支队发布《关于开展施工现场消防安全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

记者了解到,事发时,该楼楼顶正进行施工防水作业。5月3日白天,工人在楼顶铺油毡时就着过一次火,用水扑灭了。到了晚间,工人下班后,楼顶再次起火。老楼屋顶为木质结构,起火迅速。

目前,北京市消防局仍未正式通报火灾的最终结论。

文丨张骁

编辑丨张骁 王海涓

出品 北京晚报社区新闻部新媒体小组

来源:北晚聆听

编辑: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