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娱乐

五月音乐节在国家大剧院落幕 公益活动“走出去”还将继续

2019-05-19 11:49 编辑:TF003 来源:北京晚报

深夜11时,来自日本的著名爵士歌手小野丽莎怀抱吉他坐在舞台前方,浅唱着《夏日时光》,在她的脚边,灯光汇聚成的红玫瑰摇曳盛开。如此悠闲的周末夜晚不只属于热闹商圈里喧嚣熙攘的酒吧,也属于国家大剧院音乐厅。昨晚,费城交响乐团的“辉煌之声”刚刚散去,小野丽莎又用慵懒的嗓音唱起了爵士歌谣。在这两场风格迥异的音乐会中,2019年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与观众浪漫告别。

甘源摄

以铜管音色著称的费城交响乐团受邀本届五月音乐节闭幕,并接连带来了两场音乐会。5月17日,他们演奏的谭盾新作《庆典序曲》、贝多芬“田园”交响曲、西贝柳斯《第二交响曲》还在大剧院新闻发布厅、北京坊户外大屏和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央视网等网络平台上为剧场外的观众进行了同步直播。昨晚的闭幕音乐会上半场,在音乐总监雅尼克·涅杰-瑟贡的指挥下,费交首演了国家大剧院邀约谭盾创作的声乐协奏曲《敦煌壁画·九色鹿的故事》,女高音歌唱家雷佳用神秘多变、张力十足的音色描绘了一幅美丽的东方画卷。随后,钢琴家张昊辰与乐团合作的拉赫玛尼诺夫《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将一个个灵巧的变奏演绎出无穷的魅力。下半场,一曲舒伯特的《第九交响曲“伟大”》荡气回肠,近50分钟的演奏结束时,全场掌声如沸。许多观众起立鼓掌,雅尼克带领演奏家们多次谢幕,才“得以”走下舞台。

“我去东咖啡厅买杯饮品,咱们一会儿在场内见”,随着退场的人潮走出音乐厅,刘女士暂别了想要在大剧院四处逛逛的朋友。这句脱口而出的“一会儿见”有点不寻常,因为绝大部分时候,大剧院的剧场每晚只有一场演出。“我经常到大剧院来看演出,一般这个时候都在回家的路上了”,刘女士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已近晚上9时30分。此时,大剧院内依旧灯火通明,许多人都像刘女士一样,正在等待一小时后小野丽莎的“午夜玫瑰”爵士音乐会,公共空间两侧长长的电梯上还有不少刚刚检票入场的观众。“我觉得这有点像看夜场电影,感觉还挺奇妙的”,刘女士说,“希望以后大剧院还能有类似的演出,这样的话,除了餐厅、商场、电影院,大家周末又能有个新的去处。”

两场演出间隔仅一个小时,短短的时间内,音乐厅已经改换一新。费城交响乐团演奏时的几十架谱台全数撤去,换上了简单的钢琴和架子鼓,原本明亮的光线变成了迷离奇幻的灯影。晚上10时30分身穿白衣黑裙的小野丽莎准时登台,一声“大家好”的问候亲切而温暖。这位出生在巴西圣保罗的日本殿堂级爵士歌手演唱波萨诺瓦时不仅有巴西音乐的感染力,又多了几分日本文化冥想的宁静,自2004年唱片被引入内地后便广受欢迎。《搭乘A字号列车》《带我飞向月球》……一首首经典歌曲旋律动人,音乐会的最后,小野丽莎用中文翻唱的《我愿意》还带起了观众的大合唱。正式演出结束后,小野丽莎换上一袭热烈的红色长裙,出其不意地“转战”西侧公共空间的舞台。在音乐和美食的陪伴中,狂欢继续,新的一天已经悄然到来。

今年,五月音乐节以相对“冷门”的管乐为主题,从5月2日开始,17天内18场音乐会集中上演,保罗·梅耶、嘉博·博德斯基、吴巍、吴蛮等中外管乐名家联手波士顿铜管五重奏、中国圆号重奏团、戴中晖小号重奏团等知名乐团,以独奏、重奏、协奏、二重协奏等丰富多样的组合方式,全面展示了小号、长号、圆号、单双簧管以及笛子、笙、唢呐、埙等各具特色的东西方管乐器。

至此,五月音乐节在剧场内的演出场次已经全部结束,但公益活动“走出去”的脚步还将继续,5月21日,朱亦兵大提琴乐团将接力走进中轴线先农坛,助力中轴线申遗。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高倩

流程编辑 TF003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